fake advertisment

PR

  1. 首頁>
  2. 旅行

[跟著馬世芳去旅行]英倫搖滾朝聖之旅第四天:愛與搖滾在英倫。

By 欣音樂2013/10/01
article cover

離開倫敦的早晨終於下起陰雨,或許是漸漸適應高緯度的氣候,即使驟降了好幾度,我並沒有瑟縮進厚大衣的念頭,反倒有點期待。去年才來過台灣的太空實驗樂團Spiritualized在《Cool Waves》裡唱到:Cool waves wash over meLay your sweet hand on me \'Cause I love you ▲Spiritualizes – Cool Waves這樣漫天的涼意,正適合在英國說愛,和搖滾。圖片說明:Imagine Bar。圖片提供:陳延碩。在牛津參觀完頗負盛名的基督學院後,有個哈利波特和愛麗絲夢遊仙境以外,約四十分鐘的自由時間,出門前瀏覽

離開倫敦的早晨終於下起陰雨,或許是漸漸適應高緯度的氣候,即使驟降了好幾度,我並沒有瑟縮進厚大衣的念頭,反倒有點期待。去年才來過台灣的太空實驗樂團Spiritualized在《Cool Waves》裡唱到:
Cool waves wash over me
Lay your sweet hand on me
'Cause I love you
▲Spiritualizes – Cool Waves

這樣漫天的涼意,正適合在英國說愛,和搖滾。

圖片說明:Imagine Bar。圖片提供:陳延碩。


在牛津參觀完頗負盛名的基督學院後,有個哈利波特和愛麗絲夢遊仙境以外,約四十分鐘的自由時間,出門前瀏覽獨立音樂網「Deep One Perfect Morning」,上頭有推薦數間英國值得一逛的唱片行,其一就位於牛津。依循獲得的指示「從High St.走到底經過圓環到Cowley Road路上就會遇到」邊吃鮮奶製成的冰淇淋邊悠閒地散步,漸漸轉為大步競走,15分鐘後High St.卻怎麼也看不到盡頭,後轉為發足狂奔。跑出大學校區才看到圓環,又復行幾分鐘終於眼角瞥看到橘色的看板,門口的立牌寫著「To Make Things Right Turn Left」,喘著抵達Truck Store。自2011年營業,Truck Store給了牛津人除HMV(英國知名連鎖唱片行)以外的選擇,最大的特色是有販售當地的樂團作品,也提供表演場地。回了一大口氣,我立馬挑了前幾天在倫敦Rough Trade沒入手的Drenge、二手的Dandy Warhol跟Blur,以及架上一張手繪封面陌生的專輯,要12鎊。滿身汗的走到櫃台想問是否有當地出產的樂團?店員指著我手中的專輯說,這就是了。迅速結帳,臨走前不忘拍照留念,一切在兩分鐘內完成。順便拎兩張免費的英國獨立音樂大賞合輯,一張送給和我一同大冒險,轉眼間又要跑回集合地點的友人。

圖片說明:延碩在Truck Store前留影,圖片提供:陳延碩。


待回國後查,才知道買的是Ralfe Band的Son Be Wise,樂團主腦Oly Rafle是個天生的浪人,旅居柏林、冰島、墨西哥和英國,專輯風格也受到各地不同的音樂影響,在欣快的民謠、耳語式的情歌以及哥德低吟中擺盪。已故傳奇DJ John Peel曾說過「很難猜測他們都是受誰的歌影響」來稱讚他們的多元。原本我期待的只是滿足戀物慾的lo-fi草莽樂團在自宅錄製的車庫單曲,卻意外挖到寶,過量流失的ATP(編按:Adenosine triphosphate 三磷酸腺苷,負責細胞中能量的儲存與傳遞。)也算死得其所了。

▲Ralfe Band - Woman of Japan

歷經一天半較富古意的向北巡禮,沿途有莎士比亞故居史特拉福(仍有一間HMV在附近對我們伸出魔掌),在考文垂不斷激起大夥內心唐頓莊園戲碼的Comme Abbey,和保有都鐸式建築和古城牆的切斯特。到了利物浦,片刻不遲疑,我們往Mathew St.移動,因為那是披頭故事最初延燒開來的場景。

圖片說明:世界上最有名的酒吧之一─Cavern Club。圖片提供:陳延碩。


每個樂團的成名路徑上都有間潮濕悶熱又破舊的場館,建在地下室尤佳。Mathew St.上的Cavern Club就是披頭專屬的發源地,1961年自漢堡密集的演出歷劫歸來後,技術更純熟的披頭四當年中餐時間在Cavern Club表演了共三百多場,在上班族間迅速累積名氣,也是在這裡,他們遇見了傳奇經紀人Brian Epstein,四個年輕人(正確來說是三個,當時林哥還沒加入)的命運和未來六十年的流行音樂,就此丕變,當然,傻到拒絕披頭唱片約的Decca公司也是。

付三英鎊,你就可以下樓體驗空氣不流通,汗會直滴地上的歷史痕跡,樓梯旁是歷來表演者的照片,走到最後一階,看到小牌演員James Marsters(最有名的角色是Cult經典魔法奇兵裡的吸血鬼Spike,電影則是爛片七龍珠的比克大魔王…)和他的樂團Ghost of the Robot在此演出的照片。

台上穿著花椒軍曹艷色軍裝的致敬團賣力模仿,在我購買Cavern Club 的圓標黑色T恤時,身旁妝容極似The Kiss、氣勢很殺的大叔正與友人一起大聲唱和《Hey Jude》,想來是要錄製一段視頻供日後緬懷,回頭看見馬世芳老師,手裡也是一件紅色紀念衫。

圖片說明:搖滾阿伯在Cavern Club台上奮力模仿,圖片提供:陳延碩。





Mathew街上還有當年披頭們買酒的The Grapes,以歌/輯為名的酒吧如Imagine、Rubber Soul,走到盡頭,對街的人行道上還有著一尊獻予寂寞之人的Eleanor Rigby。

圖片說明:馬世芳老師左手邊這位是Eleanor Rigby,她是一位寂寞的女士,這首歌也獻給所有寂寞的人。圖片提供:陳延碩。



▲The Beatles - Eleanor Rigby

再回頭一看,白金唱片牆邊,藍儂銅像倚牆斜立,一臉痞樣;佇立二樓高手持吉他的也是藍儂;紀念商店上方橫著四人的半身像,惜麥卡尼斷了一臂;還有由聖母和四個嬰兒表達的意象雕刻,下排的題字再真實不過:Four Lads Who Shook The World。就像迪倫之於紐約,這是披頭的城市,由Mercey河孕育出的搖滾拓荒者,而這條主題樂園街更是一磚一瓦都為延續六0年代的夢,對利物浦人而言,用盡所有力氣去驕傲,都不嫌多。

圖片說明:聖母與四嬰─Four Lads Who Shook The World。圖片提供:陳延碩。


在Mathew街上還有一面牆,刻滿了所有來Cavern Club表演過的音樂人,稍微找尋了一下,Oasis的左右是Rod Stewart和Judas Priest,下方則是Elton John與Eric Clapton,於是「喀」的一照,我私有的名人牆一隅成形。更右側是才剛加入的Adele,只好飲恨。

圖片說明:Wall of Fame on Mathew St.。圖片提供:陳延碩。


因為是國際披頭週,晚上在靠港口的Philharmonic Hall有著一連串表演,開場的是以翻唱披頭四歌曲成名的民謠歌手Hal Buce,當地最紅的致敬團Cavern Club Beatles負責早期的歌曲,來自蘇格蘭的Them Beatles則一路模仿至六九年,每個時期還有相對應的造型。趁著休息,我環視整場,站著隨音樂搖擺的都是髮蒼齒搖上了年紀的人,大家臉上都洋溢著難得的活力,以及青春湧上心頭的甜美,有些可能還參雜「老子當年可看過本尊」止不住的得意。但或許是三段表演加起來太過漫長,或許是廳內的空氣不流通,連日的勞累在此時襲向每個團員的眼皮,索性閉上眼,手不忘記打拍子,半夢半醒間,最後的記憶是Mother Mary智慧的話語……

▲Them Beatles - Norwegian Wood

出身80中期的我,來不及躬逢搖滾最璀璨的年代,總常幻想能重回某些歷史時刻某些地點,像是1974年的CBGB,和Patti Smith一起看Television;或1976年的曼徹斯特看Sex Pistols,成為四十人之一,但時光就像一條奔流的河,無法逆溯,太多的樂團和場館都隨著長河的起落而消散,只有幸運的少數,歷經歲月沖刷,卻仍被保留在最美的階段,閃耀且不朽,一如利物浦,一如Cavern Club。



跟著馬世芳去旅行,英倫搖滾朝聖團日記連載中。

----------------------------------------------------------------------------
陳延碩,筆名因奉。
大學畢業已好幾卻仍眷戀青春。
崇拜比自己更喜歡音樂的人,正努力往半醫半廝混的混搭生活前進。









fake advertisment

PR

fake advertisment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