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
全站熱搜標籤
# 欣傳媒
欣傳媒服務
欣傳媒
欣講堂
欣人堂
BLOG
欣嚴選
欣會員
客服問與答
沒有未讀通知
看所有通知
旅遊金0
我的訂閱
建立部落格
登出

[彭文苑]旅行,重新認識空間和自己

發布時間 : 2013.08.26



撰文 / 江蕾

「每個人一定要給自己一次獨自旅行的機會」這是彭文苑談起旅行時說的第一句話。或許有人會覺得一個人旅行很孤單,但是彭文苑卻覺得「獨自旅行,尤其去語言不熟的地方,是學習勇敢、學習判斷、學習不要貪心最好的方法」。


獨自旅行,全然的自己做主                 

彭文苑在德州大學奧斯汀分校攻讀建築碩士時,做了一次為期四個月的歐洲「壯遊」;那是建築系一份很特別的「作業」,前兩個月由教授帶著同學旅行,後兩個月開始,就自己選擇想去的地方,用任何自己想得到的方式理解一路上的空間和建築,四個月後回到學校,完成一份有主題性的報告和作品。

回想起這趟旅行,彷彿就是前幾天的事,彭文苑連細節都可以形容的很清楚,「那是我第一次自己一個人旅行那麼久,因為要去四個月,從北歐到南歐,所以我背了35公斤的大背包,從夏天的薄衫到冬天的羽毛衣全部裝了進去」。教授與同學們在挪威的赫爾辛基集合,一路往南到羅馬,之後同學們就展開兩個月的「自由發揮」,考驗才真正的開始。

彭文苑在巴塞隆納現代美術館有一段「刻骨銘心」的回憶。(圖/彭文苑提供)

為期四個月的歐洲「壯遊」;那是建築系一份很特別的「作業」,圖為畢爾包美術館(圖/彭文苑提供)

威尼斯的河岸美景。(圖/彭文苑提供)

威尼斯的河岸美景。(圖/彭文苑提供)



彭文苑選擇的路線是西班牙、法國、阿姆斯特丹、英國,這段十分「建築」的路線,因為每個同學選擇的路線都不一樣,所以彭文苑在這趟行程裡絕大多數時間都是一個人,「除了建築的追尋,更像是自我的追尋」。在那段時間裡,彭文苑沒有任何人可以商量,大到要看哪棟建築、小到中午該吃甚麼,都必須自己做決定,但換個角度說,「這也是我一生中可以全然自己作主的時候」。

大部分的旅人會透過大眾交通工具來認識一個城市,彭文苑當然也不例外。「你就隨便跳上一路公車,看看你敢搭到多遠,然後挑個『順眼』的站下車,逛完之後再原路回去」。完全丟開旅遊書的建議,雖然沒有了參考,但也沒有了刻板印象,藉由這個地區的紋理、觀察附近多是哪類型的商店或建築,「你可以依照自己的規則來定義這個城市」。不過,在彭文苑那次壯遊的後兩個月,他又多了一個認識城市的方法。


從「人」來定義城市

這個方法,對彭文苑來說算的上是「刻骨銘心」的回憶。彭文苑在後兩個月的「自由活動」,某一站去了白派建築大師Richard Meier的巴塞隆納現代美術館;那是一個有著美麗夕陽的傍晚,美術館裡像平常一樣擠滿了觀光客,彭文苑為了素描並且觀察建築的光影,他挑了穿廊的盡頭席地而坐,與觀光客們保持了「彼此看的見卻又不會被打擾」的距離,忽然間他的脖子從後面被人勒住,大概在幾秒鐘之間,彭文苑從「朋友跟我開玩笑」的念頭,意識到不對勁,隨即被另外兩個人揍暈!幾個小時之後他在原地醒來,不但大背包不見,還滿身是傷,他狼狽的走回青年旅館後,同學紛紛勸他乾脆先回家,不過彭文苑倒是很豁達,「我都已經那麼慘了,行程還不能走完,豈不雙重損失?」於是他開玩笑的說只好靠同學接濟完成剩下的旅行。從那一次之後,彭文苑旅行時除了觀察空間,更觀察「人」;「一個地區的人流露出如何的神態,從容、緊張、冷漠、愉悅…這些都更能顯示這是個怎樣的城市」

旅行就像人生,充滿意外、驚喜和感動,如果一直害怕走錯路,怎麼能放鬆的欣賞沿途風景呢?(圖/彭文苑提供)




近幾年開始事務所的工作,彭文苑已經很少有機會再像學生時代那般心無旁騖的長時間旅行,大部分的旅行都是為了工作,然而那一次難得的獨自「長征」,卻讓彭文苑學到了與自己相處,雖然過程中曾經迷路、曾經坐過站、曾經沒東西吃、甚至那次可怕的「劫難」,但是「旅行就像人生,充滿意外、驚喜和感動,如果一直害怕走錯路,怎麼能放鬆的欣賞沿途風景呢」。

====================
團隊簡介
彭文苑
以設計首獎畢業於美國德州大學奧斯丁分校建築研究與逢甲大學建築系,曾任職於美國加州洛杉磯Teague Design專案設計師與英國倫敦Zaha Hadid Architects主導設計師。現為行一建築國際事業有限公司設計總監與大合先進工程顧問股份有限公司設計顧問,並於交通大學建築研究所兼任助理教授與淡江大學建築系兼任講師。

立即加入欣傳媒Line@,月月抽好禮
加入好友
填問券,送好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