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
全站熱搜標籤
# 欣傳媒
欣傳媒服務
欣傳媒
欣講堂
欣會員
BLOG
欣嚴選
客服問與答
沒有未讀通知
看所有通知
旅遊金0
我的訂閱
建立部落格
登出

一首曲子的記憶-德布西阿拉貝斯克 No.1

發布時間 : 2013.08.03

圖片說明:印象派畫作,Paris - Musee d''Orsay: Claude Monet''s Nympheas bleus(圖轉引自Flickr:wallyg)


現在回想到自己學鋼琴的過去,總覺得老是被奏鳴曲夾殺,日子都是灰色的。彈的都是莫札特奏鳴曲1 & 2、海頓奏鳴曲1 & 2 & 3、貝多芬奏鳴曲1 & 2(兩本很大本,如果厚度變成莫札特譜本厚度應該可以拆成四本...)、舒伯特奏鳴曲1 & 2 & 3,練了這麼多奏鳴曲,說實在的,很膩。之所以說日子感覺是灰色的,因為我的奏鳴曲全部都是全音出版社的灰色譜本。

因此在當時有點不喜歡奏鳴曲,但並不是討厭,只是因為練習頻率過高而沒有喜歡。那時後只要偶爾穿插練習不是奏鳴曲的曲子,就像是吃太久的白粥突然加了一點香鬆,宛如人生突然變得有顏色,對那香鬆自然就難以忘懷。同樣的,對那些曲子,我當然就多了一些偏愛,而且印象深刻。

練琴如同減肥一般,總會遇到停滯期。有一陣子練習貝多芬奏鳴曲,練到無法有突破,老師就因此先讓我換個口味,開始練習德布西的阿拉貝斯克 Arabesque No.1,Arabesque音符裡斑斕的顏色,徹底拯救我於灰色的世界當中。或許是因為這首曲子的英雄形象,讓我對這首曲子有非常多的愛。

圖片說明:德布西(Claude Debussy),法國印象派作曲家,1862-1918


來說說此首曲子的故事-1888年,雖然華格納已經去世5年整整,但是他在音樂與戲劇的影響力持續在歐洲發酵。德布西也受到了華格納粉絲朋友們的影響,到了拜魯特音樂節觀賞華格納樂劇時,被華格納的樂劇理念還有巧妙的和聲設計所震懾,他就此突然醒悟,德國音樂文化因為華格納橫掃全歐洲。普法戰爭的失敗已經帶給法國人羞辱,在音樂文化上怎麼能輸!!(法國人對自己的文化萬分驕傲)身為法國作曲家,應該要建立法國自己的風格。那法國有甚麼風格?!


圖片說明:1889年巴黎萬國博覽會(圖片來源:WIKI)


1889年德布西參加在巴黎舉行的萬國博覽會,遇上了印尼甘美朗音樂,一聽傾心。他寫給詩人陸爾斯的信中提到「爪哇音樂能夠表達出最細膩的藝術內涵,甚至是一種難形容的優美色調。這讓我們慣用的西方音樂結構主幹:主音和屬音,跟空洞的軀殼一般」。甘美朗音樂不同於單旋律抒情語法不同,多聲部的旋律線條與不同聲部間的緊密關係,讓音樂更富有層次感與內涵,這就是德布西想要的音樂特質!他深深地為這種東方曲調所著迷,因此在創作之中時常使用東方特有的五聲音階。

同時他看到了來自阿拉伯花紋般的裝飾風格,素材取自自然界,圖中充滿藤蔓植物彎曲纏繞的意象,不斷的重複與延伸,曲線優雅且渾然天成。相當符合德布西著重自然與靈性的創作理想。因此就誕生了《Arabesque》組曲,也是德布西發展新音樂風格的一個嘗試。

圖片說明:Arabesque的圖騰


德布西從圖中的風格可以獲得如此靈感,太厲害了。整首曲子就像是一個花園一般,充滿生機與活力。在進入這個花園之前,會遇到茂密細長的藤蔓擋住你的視線,但隱隱約約還是看的到花園。前奏的三連音就像是藤蔓,能夠像藤蔓一般彎曲與不斷延伸,他雖遮住花園的視線,到反而替花園增添了神祕感與你的好奇心。從第三小節開始,開始增添層次,就如同你慢慢前進,一層層的將藤蔓撥開。到了高音漸慢的地方,一切豁然開朗,透進了陽光看到整個花園美景,就在那一刻,彷彿時間停止了,瞬間停止呼吸。

主題開始後就是開始描寫花園的景色,雙線旋律的層次就像花園中茂盛的生命力,不一樣的花花草草各憑本領生長,雖然雜,卻亂中有序。當旋律推上最高點時,進入第二段,突然靜下。就像是挖掘了花園的另外一塊池塘區,水池倒也替花園增添了靜謐感。而其中出現的突強,就像是在池塘附近突然出現窸窣聲響,接著往下走的旋律,也像是找出了窸窣聲的始作俑者,可能是一隻青蛙或是兔子,讓人鬆了一口氣。

圖片說明:十月的莫內花園蓮花池,一片綠意。


再回到主題,就像重回到原本的花園,但是因為逛花園而速度比第一次慢。結尾就像看到夕陽照在花園中,一切都變成金色,最後依依不捨地離開花園。

以上又是小劇場,幻想的範本就是電影《祕密花園》的場景。

曾經在大學藝文中心對著工友伯伯的台式頂樓花園彈,也曾經面對我家的小陽台彈,在一個密閉小空間彈等等。但每次彈這首曲子,不管人身在哪裡,靈魂彷彿進入了另一個世界,到了一個彩色的花園,一個在台灣我從來沒有看過的,我幻想中的花園。

直到在法國念書時,我所在的城市的美術館夜間開放,也在美術館內部舉辦演奏會。演奏會結束後,法國的朋友借用了一下鋼琴,彈了一首曲子,也邀請我一起。那個展間剛好就是放印象派作品的地方。我坐上那台平台鋼琴,面對的就是印象派作品,內容就是一幅花園,那時很自然地就彈出了Arabesque No.1。

隔天,剛好前往法國北部的Giverny,去拜訪莫內花園。莫內花園完全就是我心目中Arabesque的花園版本。當天早上只有四度,Giverny到處都是霧,莫內花園裏面的植物雖然不像夏日時一般茂盛,但初秋的樣子卻有更多顏色。花園中爬滿了藤蔓,也有蓮花池,不過裡面沒有太多小動物,大動物(人)倒是蠻多的。在逛花園的時候,腦袋裡面想的全部都是這首Arabesque No.1,彷彿這首曲子就是為了莫內花園而有,Arabesque No.1裡的斑斕色彩還有生命力全都在莫內花園裡。

從此對Arabesque No.1的記憶,就是莫內花園裡的一草一木。

分享我覺得最流暢、最符合我心中意象的版本:


文/E

填問券,送好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