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
全站熱搜標籤
# 欣傳媒
欣傳媒服務
欣傳媒
欣講堂
欣會員
BLOG
欣嚴選
客服問與答
您的通知
看所有通知
旅遊金0
我的訂閱
建立部落格
登出

海上情書:討海人寫給至親摯愛的情書

發布時間 : 2015.10.02
3,996
0

圖片說明:《海上情書》電影海報 圖/前景娛樂 提供

一出海,全世界就把他們忘了,他們也忘了全世界。

三艘從台灣出發的圍網漁船,由台籍幹部率領一群來自中國的船員,遠渡重洋到赤道海面上追逐鮪魚,敲打著節奏,繞著圓圈撒下大網,彷彿跳著海上的圓舞曲。滿載之際泊入小島卸魚,短暫把酒尋歡,隨即又漂向綿延無邊的大海,日復一日不斷輪迴,而這一追就是三年、六年、九年,甚至一生。

海上與陸地,兩個不同的世界,過著各自漫長的時間。男人出海過了半年,不看照片就想不起妻小的模樣;而在陸上的女人守著家,出生到現在還沒見過爸爸的孩子,已經會對著相片喊爸爸了。出海原是為了討生活,然而長期在外漂泊,海洋反而成了生活的全部。他們在海上時不停提醒自己與陸地之間的聯繫,一直想著要回家;回到陸地之後,卻被海上生活制約,生理時鐘提醒他們撒網、捕魚的節奏,而家鄉的一切看來已人事全非。

「海上生活好像一場夢,越走愈遠。向前看,看不到盡頭;回頭看,已經分不清自己是在夢裡,還是夢醒了。」

美麗的海上風光,船員間溫暖的互動與人情,一封封情感豐沛的家書,妻子在港邊離別時流下的眼淚。導演郭珍弟和柯能源合作的《海上情書》,用抒情而腳踏實地的鏡頭,紀錄了討海男兒不為人知的真實模樣。

圖片說明:《海上情書》電影劇照 圖/前景娛樂 提供

圖片說明:《海上情書》電影劇照 圖/前景娛樂 提供

【關於電影】

台灣有許多不同的文化體驗:眷村或大稻埕的時代記憶;農村的樂活哲學;客家的勤奮儉樸;原住民的生活態度與歷史軌跡。然而身為一個海島國家,卻鮮少有人將漁民的文化透過影像呈現出來,的確是個遺憾。

高雄是一個海的都市,繁忙的港口、大大小小進出的船隻與各式相關的店家與餐廳,以及特有的漁業文化,深植在許多人的成長記憶裡,支撐了許多家庭的生活。然而,遠洋漁船一旦出海就是好幾年的時間,對於船員們在陸地上的家人、同事,以及相關產業的人員而言,海上生活總是蒙著神秘的面紗,雖有聽聞卻不能了解實際面貌。當導演郭珍弟提出記錄遠洋漁業的構想時,慶峯水產公司也認為這是感謝船員辛勤勞動,送給他們家人的一份禮物,因此才實現了這個拍攝計畫。

圖片說明:《海上情書》電影劇照 圖/前景娛樂 提供

世界鮪魚需求量,至少有一半的產量都是由來自台灣高雄前鎮漁港的台灣男人負責捕撈的。來自台灣的漁撈長與中國漁工,每天日以繼夜,不分晴雨,指揮高科技圍網船隊,在赤道附近的中西太平洋上,努力找魚、捕魚、撈魚,他們一年有三百天在漁船上度過,唯一能接觸陸地的時間是每趟漁船滿載之後進港轉載卸貨。也只有在這段期間,才有機會與從台灣飄洋過海來探親的妻子短暫相聚三到五天,之後,男人們又要與妻子在碼頭告別,繼續出海打拼。

雖然遠洋漁業性質特殊,但廣大的勞動階級不也都過著類似的生活嗎?晨出夜歸的長時間勞動,使勞動者與家庭之間產生了隔閡,「缺乏家庭生活」幾乎是勞動階級的共同經驗。船就像一個框架,框起了船上人們的人生寓言,讓陸地上的人能一窺海上生活的樣貌;但也更像一面鏡子,從裡頭反映了普世的處境。

跑船就像是被關在修道院裡,每天日復一日面對無盡的大海,與世隔絕。遠洋捕魚十分艱辛,船員們幾乎都是為了給自己深愛的人一份更好的生活,才會離鄉背井從事這份工作。與至親摯愛分隔兩地,飽滿的情感卻送不出去,他們寂寞的心情,只能在抵達島嶼時立刻衝去打國際電話,才能暫時得到抒發。

一部替討海人寫給家人、愛人的一封情書,也是獻給廣大勞動階級的贊歌。

下一頁:獻給所有勞工的電影

圖片說明:《海上情書》電影劇照 圖/前景娛樂 提供

圖片說明:《海上情書》電影劇照 圖/前景娛樂 提供

【導演的話】

紀錄片有一股力量,影像是一面鏡子,我們與自己每天過的日常生活距離太近,反而看不清真相,紀錄片保持了一定的距離凝視他人的生活,而我們說不定可以在其中看清自己的癥結,或看見問題的另一個面貌。

《海上情書》就是這樣的一部電影。以遠洋漁船為鏡,映照出廣大勞動階級,以及生存的真實面貌。海上男兒們追著串仔(鮪魚),串仔追著丁香(小魚),而丁香又追逐著浮游生物,日復一日,尋尋覓覓。生存就是食物鏈,在M型社會的今天,好萊塢宣稱「努力就會成功」的美國夢已不復存,上層階級與下層階級距離越來越遠,如果弱勢族群想要翻身,吃掉更下層的人只是治標不治本,必須要聯合起來互相支持,才能夠組織成能夠對抗上層的勢力。

圖片說明:《海上情書》電影劇照 圖/前景娛樂 提供

遠洋漁船上的「奴工」問題,便是這樣一種下層階級對更下層的剝削。討海生活本就不易,隨著陸地上產業的發展,以及海洋資源的銳減,討海的利潤已不能與數十年前同日而語,好比中國沿海城市已少有人上船做遠洋漁工,只有內陸的偏遠城鄉,或更貧困的礦區子民願意做這樣的工作。同樣都是為生活所苦的人,船長虐待底下的員工,並不能使自己晉身上層階級,也只是維持在下層而已。

對比於這樣的處境,本片所紀錄的漁船便完全不同。電影裡討海主角們(福伯、志伯和辰哥)所率領的大型漁船有著層層分明的分工,船上的管理制度也很完備,各組人馬都有自己無可取代的專業,獲得彼此的尊重,加上大船並不是一、二個人就能掌控,因此他們用專業取代暴力,用合作取代剝削,大家一起同心協力把船開向更富饒的海域。

生為社會中的一分子,我們大家不也是坐在同一條船上嗎?


人是可以思考並洞察結構的,而紀錄片就是提供思考的材料。福伯、志伯和辰哥他們性格重情義,對人慷慨,並感謝大自然,為生活而純粹努力,展現出人性高貴的一面。雖然遠洋漁船是個特殊的職業,但是勞動的處境,以及身而為人的價值,都是普世皆然的。希望這部片能為紀錄台灣漁業文化提供一些貢獻,也獻給所有為愛勞動的人。

【更多相關】
敬請關注《海上情書》Trapped at sea, lost in time的FB粉絲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