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1. 首頁>
  2. 旅行

只要在群體裡,人的群體智慧就會集體下降——尤其當這一群人是飢腸轆轆的朝聖者

By 林廷璋2023/04/15
article cover

記得有聽人說過,只要在群體裡,人的群體智慧就會集體下降。我真心覺得這句話是真的,尤其當這一群人是飢腸轆轆的朝聖者。

圖:太陽尚未升起,朝聖者的一天就已經開始了(蔚藍文化提供)

有間便宜的吃到飽餐廳!

前一晚埃爾武爾戈拉內羅(El Burgo Ranero)的庇護所,是一間看起來有點年久失修的庇護所,一樓是交誼廳和廚房,二樓有三間寢室,每間寢室裡至少有八張上下舖,腳下的木頭地板會在我們踩上去的同時嘎嘎作響,整間庇護所可以說是相當古色古香(?!)。

屋內實在太冷了,我和詹姆士都覺得冷到受不了,於是決定去鎮上附近晃晃,嘗試撿一些適合的樹枝或木柴,然後一起搬回交誼廳。我們把撿來的木材丟進壁爐燃起火焰,室內頓時溫暖了不少,大家也紛紛把洗好的衣服拿出來掛在壁爐周圍烘乾,有壁爐真好。

在這樣的夜晚,我們一群人聊起了隔天的計畫。

聽說,在萊昂(Leon)有一間中式的吃到飽餐廳「Wok Hui Feng」,裡面有各式各樣大家想吃的東西:螃蟹、孔雀蛤、壽司、烤肉、炒飯、炒麵、沙拉、水果、甜點、飲料,和一大堆我們朝思暮想的東方食物,而這樣的天堂只需花費不到二十歐元!對於我們這群天天吃西班牙料理,而開始想念亞洲食物的朝聖者來說,這家餐廳此刻的存在,其重要性可是遠遠大於聖地牙哥呀(喂?!認真嗎?)。接著,有人突然在手機地圖裡找到了餐廳的位置!喔喔喔,「One Piece」是真實存在的!在場的大家都相當振奮,每個人都想要明天就去那間宛如《海賊王》「拉乎德爾」的餐廳飽餐一頓。

回到現實,如果明天晚餐要在傳說中的餐廳吃飯,代表大家都必須走上三十八公里才能抵達,我個人至今的紀錄是一天最多走三十四公里多,從沒走三十八公里這麼遠過,所以面對這個目標,我其實也沒有把握。

但記得有聽人說過,只要在群體裡,人的群體智慧就會集體下降。我真心覺得這句話是真的,尤其當這一群人是飢腸轆轆的朝聖者。

於是,我們幾個人互相約定好,明天無論如何拚死拚活我們大家都一定要走到萊昂,一起去吃那傳說中的餐廳。

圖:這段彎來彎去的天橋是我再也不想走第二次的路(蔚藍文化提供)

路再遠,也還是得走

隔天七點多,天還沒亮,我打開門、壓低帽沿,轉過頭跟大夥道別,大家彼此間也都很有默契地確認過眼神,提醒著我們這一天的任務!關上門,我出發了。

如果這時候身邊有攝影機在拍攝的話,導播應該會配上這兩句旁白:「風蕭蕭兮易水寒?壯士一去兮不復還?」大概就是這種感覺,嗯!

這一天的路程是會先微微下坡,然後再緩緩爬升越過一座小山丘,再往下走下山丘就可以抵達萊昂,整體地勢來說不算困難。但當我經過一座又一座小村莊,中途休息了好幾次,拿起地圖,卻覺得我跟萊昂之間的距離一直沒有縮短!這時候我不得不承認,對我來說,三十八公里果真是個未知的領域,但為了我與夥伴們的約定,我只能背起背包咬著牙繼續ㄍㄧㄥ下去。

擋在終點前的關卡

這一天我的身體狀況其實很不好,不知道為何就是覺得哪裡不對勁,所以嚴重拖累到前進的速度,真的走得很崩潰。距離萊昂約五公里時,就在我終於感覺好像快走到萊昂的時候,我看到了眼前出現一座奇怪的建築,靠近看之後才發現,這是一座人行天橋,這天橋上有著好多好多彎彎曲曲的髮夾彎,照天橋平坦的橋面來研判,當地政府應該是特別設計讓腳踏車騎士能夠牽車跨越天橋,因此才會做出這樣一座繞過來繞過去、對朝聖者不友善的天橋……

突破天橋關卡後,總算有接近大城市的感覺,我計畫先去萊昂大教堂旁邊的庇護所,但沒想到前進沒多久,我就碰上第二個關卡:肯德基!

圖:金色的萊昂教堂(蔚藍文化提供)

如果我沒記錯的話,這應該是我從SJPP開始走朝聖之路以來,遇上的第一間肯德基,我很想進去吃上一桶炸雞,遠離炸雞漢堡這麼久,我真的好想念他們,我相信他們也一定在想我(咦?)。肯德基是在馬路的對面,而馬路這一側則有一間看起來非常棒的庇護所,所以如果我現在走進這庇護所,就可以馬上休息,然後吃對面的炸雞漢堡和可樂。天啊!我真的超級無敵想吃炸雞啦!

但不行!我不能背叛兄弟們!我們已經約定好要住在教堂邊的庇護所,然後一起去吃傳說中的餐廳,所以我狠下心忍痛跟肯德基道別,繼續往教堂邁進。但是果然自己是騙不過自己的,雙腳開始故意用疲累當藉口,埋怨我為什麼不去吃炸雞。距離教堂只剩短短的二.四公里,我卻已經氣力放盡,花了比平常慢上一倍的速度,拖著腳步一步一步慢慢地龜速往前爬。

好不容易,萊昂教堂的尖塔出現在視線的遠方,然後越來越近,終於,我走到了萊昂教堂!我站在教堂前面看著雄偉的萊昂教堂,眼角泛出淚水,不誇張。

圖:迷之聲:聽說這一群人好像都傻傻的?(蔚藍文化提供)

傳說餐廳的最終章

走去旁邊的庇護所按電鈴,按了許久卻發現沒人應門。不會吧!庇護所居然沒營業!

一時之間我也亂了手腳,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我也不曉得這附近還有哪裡可以住。當我還在思考下一步的時候,智圓和阿信剛好就從街角出現,我趕緊問他們住在哪?阿信住的就是肯德基對面的庇護所,智圓則是住在大教堂另一側的飯店裡。

智圓說:「我住的是雙人房,你要來跟我一起住嗎?」我連忙答應,因為我再也沒有力氣走去別的地方了,於是智圓就帶我走到大教堂旁邊的飯店,我住進了久違的雙人房。真是舒適。

洗完澡休息後恢復了點力氣,我才開始擔心我的夥伴們,不知道他們能不能按計畫走到萊昂,小吳就傳訊息說大家都順利抵達萊昂了,待會晚餐時間直接在餐廳會合。想到大夥兒都信守我們的諾言,一起拚到了萊昂,真是感人呀!

我查了一下餐廳的位置,咦!

餐廳不在市中心,距離我現在位置大約要走兩公里,來回大概要走上一個小時,雖然覺得有一點遠,但想到那滿滿的食物,我還是穿了鞋出門去。

走到餐廳時韓國夥伴們也都到了,大家都餓得要命,我問他們後來住在哪裡,沒想到他們全部都住在肯德基對面的庇護所,因為他們都敗在肯德基那一關……

圖:萊昂的「Wok Hui Feng」餐廳裡面各種美味的亞洲料理(蔚藍文化提供)

他、們、每、一、個、人、都、去、吃、了、炸、雞!

而且讓我想翻白眼的是,除了阿信以外,其他每一個人都是走一段路之後就放棄,改搭車來萊昂!不對呀,不是說好一起走路的嗎?

等等!他們都住在肯德基對面,也就是說,他們為了吃這一餐,必須要來回走上六公里才能到這家餐廳。剎那間,我不但釋懷了,還忍不住笑了。深深覺得我們這群人是不是瘋了呀?明明今天大家都已經走了很遠的路,然後又再多走了這麼多路程,僅僅是為了吃這一頓中式吃到飽,真的是好傻好天真。

記得有聽人說過,只要在群體裡,人的群體智慧就會集體下降。我真心覺得這句話是真的,尤其當這一群人是飢腸轆轆的朝聖者。

...

相遇,在Camino(左右兩翻雙書封設計):走過朝聖之路的夏與冬- PChome 24h書店

——本文摘自《相遇,在Camino:走過朝聖之路的夏與冬》 林郁?, 張凱絲 ◎著,蔚藍文化出版

...

延伸閱讀

...

作者簡介

林郁? Smallove

朋友都稱呼我「小愛」,是一個不安於室的旅人,喜歡在旅行中過生活,從開始背包旅行就知道自己比較適合獨旅。
足跡遍布三十多個國家,除了聖雅各朝聖之路以外,日本的熊野古道、四國遍路、土耳其的利西亞之路也都有留下足跡,同時也是臉書社團「一起走上熊野古道吧」版主。其他比較有趣的旅遊經驗,還有搭乘西伯利亞鐵路從北京到海參崴,在土耳其探尋聖經啟示錄裡出現的七個小亞細亞教會遺跡。
近幾年開始探索臺灣的山林,跟朋友們一起走過臺灣的幾座百岳,目前仍然以龜速收集百岳中。不僅喜歡山也喜歡海,自從2020年抓到機會在墾丁學了潛水和衝浪,之後就經常帶著面鏡呼吸管往海裡跳。

張凱絲 Casey Chang

曾經是一位工業設計師,過著朝九晚五的日子,原本以為沉重的家庭重擔跟差勁的外語能力,這輩子都沒有出國的機會。
在二十八歲那年鼓起勇氣,隻身到澳洲跟日本打工度假、食宿交換,練就出雜草般適應性。開始喜歡上一個人自在的旅行,只要看到想去的國家有廉價機票就會激動不已,足跡慢慢出現在各個國家。南美洲的旅程雖然驚險不斷但這輩子有說不完的故事;飛到冰島想像自己是白日夢冒險王的華特;在世界的中心-烏魯魯打地鋪看星星;從法國的南邊越過庇里牛斯山徒步八百公里到西班牙北部。
我在澳洲的那些日子轉職為咖啡師,並且出版自己的旅行經驗成為作家,目前正在學習水彩速寫跟Podcast網路廣播,希望未來不只是用文字也能以圖畫、影音多方面分享旅遊故事。著有《東京.停泊日》、《澳客行:澳洲文化與美食的那些事》。

________________

編輯整理|Ryan Lin

圖文提供|蔚藍文化

朝聖之路camino萊昂教堂El Burgo Ranero法國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