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
全站熱搜標籤
# 欣傳媒
欣傳媒服務
欣傳媒
欣講堂
欣會員
BLOG
欣嚴選
客服問與答
沒有未讀通知
看所有通知
旅遊金0
我的訂閱
建立部落格
登出

【110年全國運動會】女子組自由車個人公路賽 - 後勤人員視角

發布時間 : 2021.10.21

10 月 20 日,筆者起了個大早前往 110 年全國運動會自由車個人公路賽的起點。

這天的行程比較特別一點,平常我可能是蹲在路邊守點拍照的人。但是 10 月 20 日我搭上彰化縣的隊車,作為後勤補給的一員。

天還沒亮就出發了,想想自從疫情爆發以來、我似乎再也沒有這麼早起過,灌了一罐咖啡驅散一點睡意立刻上路。

比賽當天,我和另一名負責女子組的支援工作,在開賽之前還有點時間可以拍攝男子組出發前的畫面。男子組哨音出發之後,我和小夥伴一起奔向支援車,開始了全程緊跟的待命支援任務。

【110年全國運動會】自由車個人公路賽 - 相簿

▲彰化縣代表鄭雅霙在真武殿之前追擊黃亭茵的畫面。

 

隊伍合影

▲南投縣代表與馮俊凱合影。

▲花蓮縣代表隊。

▲桃園市代表隊。

▲臺東縣代表隊。(照片由 FTL Cycling Team 提供)

▲新北市代表隊。(照片由 FTL Cycling Team 提供)

▲今年的冠軍隊伍,台北市代表隊(照片由 FTL Cycling Team 提供)

 

路線資訊

基本上,男子組與女子組共用同一個路線。女子組路線相較於男子組,在台2線少了一個折返點,路線終點同樣位於北星真五寶殿那個爆幹陡的陡坡上。

 

補給位置

簡單提一下,全運會的公路賽前30公里與終點前20公里不能補給,其他路段如果選手有補給需求可以舉手示意,裁判車會以無線電呼叫隊車上前給予選手動態補給。

定點補給的位置,則是在離開萬里隧道、右轉玉田路的爬坡路段。

 

從台2線出發

女子組在男子組之後的十分鐘出發。車隊跟隨著選手的集團出發,這是整場比賽最讓筆者感到膽戰心驚的路段,左轉進入101線道之前不斷有民車闖入,選手們在3公里放行之後的速度其實並不慢,集團均速大約40公里,在這種速度下充滿著各種潛在風險,集團需要有足夠的空間移動。無線電不斷傳來裁判的呼叫,希望押隊人員不要讓一般車輛靠近集團,場面一度有點混亂,最後連跟隨的隊車都需要出面阻擋。

▲離開白沙灣遊客中心之後,右轉進入台二線,三公里之後正式放行開始比賽。

一路上的標示應該是足夠清楚的,但無法理解的民眾,似乎不會被路線上的告示喝止。過往的數場比賽看下來,民眾對於運動賽事不理解、甚至不屑一顧的態度,其實是讓筆者感到最心寒的。

事前的交管消息

交管的訊息並不是當天才發布,告示牌也擺了幾天,我覺得如果是連告示牌都看不懂的文盲,最好還是不要考駕照。全運會是全國性的賽事,這些來自各縣市的選手們需要在這一小段時間內擁有比賽的舞台。

▲出發之後左轉進入101縣道之前是讓筆者感到最緊張的賽段。我真的很擔心不斷逼近的一般車輛威脅到選手的安全。很多人連「保持安全距離」的觀念都沒有。

 

101縣道淘汰賽

進入101縣道之後,雖然路寬縮減,但是大幅降低的車流量讓小夥伴和我都稍微鬆了一口氣,同時溼滑未乾的路面卻也讓我們感到擔憂。

▲「在這裡會刷掉一批人」在轉進101縣道之前,同車的小夥伴嚴肅的說。

女子組在101縣道上並沒有明顯的攻擊行動,集團帶頭的幾名選手維持著穩定的速度前進,在這裡掉隊的選手很難在接下來的濱海公路追上集團持續推進。

「小霙的爬坡能力夠強,在101這邊沒問題。」小夥伴這裡指的是彰化縣的代表鄭雅霙,他表示,只要不在這裡開掉,接著順利的突破北海岸,一路拚到真武寶殿的陡坡甚至有擠進頒獎台的機會。

「XXXX號選手落後...」

無線電不斷傳來裁判回報哪位選手從主集團掉隊。

如小夥伴所言,逐漸有選手跟不上集團的強度而落後。筆者印象比較深刻的是桃園市代表、背號2013的選手一度在101縣道落後,接著自己開了一波強度,在右轉回到台2縣之前追回主集團,接著一路拚到終點完賽。

▲桃園市代表隊李雅熏選手在101縣道單獨追趕主集團的身影。

▲即便只是些微的落後,一個人追趕集團還是需要相當的勇氣。

 

風雨交加的濱海公路

進入台二線之後,天氣真的非常姆湯。零星的降雨伴隨著逆風的風勢,讓場上的選手備受煎熬。

「靠北阿不是說不會下雨的嗎......」

「應該就這樣,不會再下大了......」

我和小夥伴講著幹話。

此時我心中默默的祈禱,希望不要在這裡遇到爆胎的問題。在這種經歷過雨勢沖刷的路面,路面上的雜物很容易匯聚在公路的兩側,還好因為交管的原因,選手們行駛的路線不會侷限在道路的一側,確實可以降低爆胎風險。

補給車上載著備用輪組可以隨時更換,但假設爆胎修復落後1分鐘,接著要在逆風的雨勢下單人追趕集團會非常吃力,如果在這種情況下開掉,可能連完賽都有困難。

▲剛從101縣道回到台2縣,乾燥的路面只是暫時的假象,雨勢一度大到我只能關著車窗避雨。

幸好,雨勢並沒有持續下去。

 

玉田路的進攻

集團一路前進,通過萬里隧道,接下來右轉玉田路來到定點補給的路段,之後會在此折返重回台二線。

我們的支援隊車才離開萬里隧道、剛要右轉玉田路,小夥伴馬上喊到「有人進攻了!很大力!」

隨後裁判車的無線電傳來報號,我們確認了進攻的分別是邱聖芯、曾可妡、蔡雅羽三人。

「小霙呢?」

「在主集團這邊。」

筆者沒有預期到會有選手在玉田路就發動攻勢,此時距離終點還有一半的路程。

不得不說,選擇在玉田路進攻真的是非常優秀、也相當大膽的戰術。

歷經北海岸一半路程的摧殘之後,即便是跟在集團裡面的選手也消耗了許多體力,定點補給附近是個有點陡的爬坡,這裡的確是比較容易鬆懈的路段,回到台2縣,原本大逆風的北海岸將會轉為順風,差距有可能進一步擴大。

我原本預想的戰況是,主集團全員順推完北海岸、前段班的選手維持穩定的速度前進「自然淘汰」跟不上的選手,之後在北15鄉道十公里爬坡決勝負。事實證明,我太天真了。

 

被台中市代表隊掌握節奏的集團

接著車隊從玉田路折返回到台2縣,主集團的人數剩下10人左右,騎乘的節奏完全被台中代表團的選手掌控。

「追不上了。」

「主集團幾個人組織起來追上去可以嗎?」

「體力消耗太大,也可能被台中整碗端走。」

我問車上的小夥伴,還有沒有追擊、並且在真武殿爬坡反超的可能?他認為這個行動需要有經驗的選手,可以在第一時間反應過來,組織集團中同樣都是單打獨對鬥的縣市代表一起追擊,才有可能讓主集團突破台中隊的封鎖。

但,也未必追上去就能扳回一城,台中隊的選手也能在這種情況下搭「順風車」,甚至重新掌控集團、再次壓制主集團行徑的速度。

實力堅強的黃亭茵此時也還在主集團內,逃脫集團中也有和她一樣同樣來自高雄市的代表邱聖芯,有人追擊的情況她也有可能上前壓制。

隨著主集團和逃脫集團的差距從兩分鐘、五分鐘,眼看著追擊已經越來越困難,當差距擴大到十分鐘,追擊戰術已經是天方夜譚。

緊接著,真武殿前十公里的爬坡戰開始了,即便沒有爭取頒獎台的空間,比賽也會繼續進行下去,盡可能將名次推進是接下來唯一的挑戰。

▲主集團這裡的速度完全被台中代表隊掌控,逃脫集團在玉田路進攻、主集團由台中隊的隊友控速,他們的戰術完全奏效,頒獎台的冠軍之爭,落到了逃脫的三人手中。

▲我們在台二線與通過折返點的男子組選手於對向車道交會。筆者手上對焦速度不太夠力的老相機,忽然神來一筆捕捉到逃脫集團的畫面,覃兆楷、林偉揚、李廷威、何彥誼此時與主集團保有大約三分鐘的時間差。

(照片由 FTL Cycling Team 提供)

 

決勝!真武殿!

雖然筆者也算是台北人,但我是真的沒爬過真武殿,真的爆幹陡,我連搭車都覺得害怕。

如果哪天有人約我來騎北15鄉道,我肯定在家裝死。

▲短短的十公里,爬升超過500公尺,這路線有夠苦痛。

▲拍攝於北15鄉道,由左到右依序為:鄭雅霙、雷媖琇、蕭美玉。蕭美玉在隨後獲得了總排4的成績。(照片由 FTL Cycling Team 提供)

▲從台二線的入口直上真武殿,全程上坡,越往真武殿越陡。爬坡基本上完全沒有戰術可以運用,這裡只能靠自己克服。

我和小夥伴在車上看著選手們痛苦的背影,心中百感交集。

隨著男子組前導車的逼近,裁判長也從無線電呼叫女子組集團即將和男子組交會,我和小夥伴繃緊了神經。

狹窄的道路上完全無法停車,小夥伴驅車緊跟隊員小霙給她一點鼓勵。

「可以的!穩穩的!不要加瓦!穩穩的上!!」

▲小霙在真武殿之前一度朝著黃亭茵逼近,我們為之感到振奮。

不管上不上的了頒獎台,看到支援的代表隊車手追趕知名的選手,當下是為她感到驕傲的。

這種感覺很奇妙,有種小蝦米對決大鯨魚的感覺。

能來到全運會賽場的,都是各縣市選拔出來的菁英,但一大部分是一般的市民,平常沒有什麼資源,有的只是對騎車的熱忱,平時比一般人投入更多的時間在這個運動上。在這場比賽可以和國手等級的選手騎上同樣的路線、和他們並駕齊驅甚至一度超越他們,在目擊這些畫面的當下,真的有種感動。

當一旁的小夥伴喊著「穩穩的!不要加瓦!!」,我從他的語氣中也感受到激動的情緒。雖然小霙之後還是被黃亭茵反超,但我們見證了她曾經超越國手的一幕。我覺得這樣已經相當了不起了,不是每個人都可以抵達這個舞台。

終點逐漸逼近,小夥伴給小霙最後的鼓勵,在不影響比賽的情況下我們驅車直衝終點。

▲筆者下車之後拿著相機,剛好見證杜志濠奪冠的一幕。

(照片由 FTL Cycling Team 提供)

 

女子組公路賽成績

女子組自由車個人公路賽完整成績報告

男子組自由車個人公路賽完整成績報告

邱聖芯(高雄市)金牌、曾可妡(台中市)銀牌、蔡雅羽(屏東縣)銅牌。三人在玉田路的突圍行動獲得了回報,最終由他們三人競爭女子總公路賽的頒獎台位置。

 

新人王?

公路賽的獎項只有金、銀、銅牌的爭奪戰,稍微讓筆者覺得有點可惜。如果可以設立更多獎項的話,或許可以讓更多優秀的選手被大家看見。如果比照一些賽事設立「新人獎」,或許可以鼓勵更多年輕的自行車騎士參加。

全運會基本上是一場全國年齡無差別大亂鬥,在這種難度的路線下,很多還在學的學生可以跟上國手的集團,我覺得已經很值得表揚。各縣市都有非常年輕的騎士參賽,以桃園市代表隊為例,筆者目測該代表隊的平均年齡可能在18歲以下,背號 2013 號的選手,最終也成為少數沒有DNF的女子選手,以未成年人來說表現相當優異。

▲桃園市代表隊,背號2013的 李雅熏,完賽時間 3 小時 10 分 32 秒 ,大會計算的平均時速 34.324 km。

如果有什麼人、或是什麼組織可以持續供應資源,不斷培育、不斷鼓勵這些年輕的一輩,他們十年以後會達到什麼樣的高度呢?希望這個環境可以讓他們的熱情持續燃燒下去,也許未來他們會綻放的更亮麗。

▲站在路邊替路過的選手們加油的小朋友。

看到這些站在路邊加油的小朋友,不禁讓我想起 Mark Cavendish 的一席話:

「If one of my victories can inspire ten children to take on cycling and maybe race the Tour de France on the future, that’s what will matter the most to me.」

如果他們看了比賽之後心裡有所感動,促使他們在未來也嘗試這個運動、甚至參加比賽,我覺得這是一個浪漫的正循環。我每一次看比賽都會因為參賽者拼命的樣子而獲得感動,如果這些感動可以擴散出去那是再好不過了。

 

敢鬥賞?

如果有敢鬥賞的話,或許可以把這個獎頒給台北市的代表2008程秀如選手,她在101縣道似乎是因為機械故障的緣故掉出主集團,之後幾乎是一個人在台二線獨推,最後追回集團並且在北15鄉道和其他選手一戰。在機械故障、一段時間內只剩下大小盤可以切換的情況下苦戰到終點,真的很不容易。

▲在玉田路追趕主集團的程秀如選手。

 

延伸閱讀

【110年全國運動會】XC越野登山車賽 19歲小將李懿宸封王!
【110年全國運動會】【相簿】自由車個人公路賽
【110年全國運動會】【相簿】XC登山車賽

填問券,送好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