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
全站熱搜標籤
# 欣傳媒
欣傳媒服務
欣傳媒
欣講堂
欣人堂
BLOG
欣嚴選
欣會員
客服問與答
沒有未讀通知
看所有通知
旅遊金0
我的訂閱
建立部落格
登出

邱文傑與廖明彬對談:看見建築的藝術性,守住建築的溫度

發布時間 : 2020.03.10

邱文傑建築師(左)與廖明彬營建家(右);圖片提供/原點出版

看見建築的藝術性,守住建築的溫度
邱文傑建築師 ╳ 廖明彬營建家

邱文傑:做育幼院這個案子,可以說是我職業生涯目前為止,執行最久的案子,但人生也就是這樣,很多事情要到後來才會明朗,才能釐清做這事情需要的時間,原來要這麼長,這十年來,整個設計過程一直在演變進化,但,我認為這一路就是「承諾與實現」的過程,而且我一開始就有這個意識,要跟大家走在一起,面對所有的變化,盡量做到最好。

我沒辦法形容這樣堅持到現在是為了什麼,我是很愛做設計,也希望把設計做好,但我總覺得這背後,應該還是有更重要更有趣的事情。我記得我跟楊牧師說過「I came here for a reason」,這句話很貼切,我到現在還解不出來那個reason是什麼,但我相信應該是有個信仰存在,所以就一直往前走下去,才有機會與廖董合作,碰到我生命中的剋星(笑)。

廖明彬:文傑講我是剋星,我反而覺得,一路合作相處到現在,兩方扮演不同角色擔起不同的責任,但我們目標是相同的,人就是這樣,只要目標一樣,一起走到最後,會變成相知相惜,想一起把事情做好做完。像文傑的團隊,無論是美恩、Adam,都是很棒的夥伴,看他們在這邊的付出,真的很感動。也許文傑第一次遇到像我這樣的剋星,但其實我不是第一次遇到這樣的合作模式,像我知道有些設計將來會產生使用上的問題,以一個專業施工單位我也不能妥協,會跟建築師在設計上來回的討論,因為身為施工者很在意,畢竟將來萬一需要維修,業主都直接會叫施工單位,修繕就是我們在做,我們這部分的經驗太多了,必須適時回饋意見出來。

講到堅持下去的理由,身為營造單位,建築師都能堅持下去,我們為什麼不能堅持到最後,業主牧師與師母很Nice,我想這是支撐我們願意走下去的最大原因,無論是建築師,或是我們,沒有放棄目標,沒有放棄守住建築的靈魂。還有對育幼院的責任,對孩子的責任,營造單位在現場堅持了四、五年,在能做的範圍裡做到最好,回應到孩子們所期盼的新家。

六龜山地育幼院新院舍;圖片提供/原點出版

邱文傑:設計的過程中,很多想法在當下與業主溝通時,未必能得到具體的需求回饋,很多時候是一直走到後來,業主才發現原來當時想的不是這樣,甚至到蓋到一個階段,業主才理解當時設計溝通的實際樣貌,加上時間在走,時代在變、觀念在變、法規在變,需求也會變,很多因素都讓當下的設計陷入掙扎。有很多建築師在這裏會認為算了,就放棄了,但我不放棄,我知道哪邊還沒處理好,哪邊還需要溝通,我就是會繼續堅持下去,雖然常常把自己又推進另外一個掙扎,但一路就這樣來來回回,走到現在。

廖明彬:像文傑這樣來回自我思辨,我認為是建築設計中很重要的過程,不斷的收斂折衷,到最後一定會走出一個最理想的結果來,過程中不斷調整,我想建築師也好,施工單位也好,都只能在過程中盡力。像這個案子走這麼久,從設計到施工都很花時間,很多細節從建築師的思考,到現場施作都是一體的,用很平凡的材料,用心思去設計、去施作,一切很手工的,而不是用很高級的東西去完成,例如,要通風的話,一般最快的做法就是安裝通風設備最省事,但我們決定不要用高貴的設備,想要自然通風,又要怕雨水進來,所以建築師跟我們一起想出對策,接著要靠現場的師傅去完成,這不是一個制式的生產,在現場手工打造就花不少時間。

邱文傑:像是處理宿舍每個房間屋頂外緣那圈的天窗,有了採光,有一點點通風,光那一點點就拉扯很久。

廖明彬:是啊,但這樣拉扯才有辦法去講建築的手作、溫度,否則就跟蓋一般房子沒兩樣。

宿舍單元外牆模板組立中;圖片提供/原點出版

邱文傑:又像是教堂的通風與採光的想法,廖董的團隊很細心地繪製了所有的施工圖,構件與構件間的介面也考慮周全,像是通風口的斷水細部就做得不錯,開口要斷水又要有風進來,是很高難度的事情,他們就把細部都收得很好。

廖明彬:在教堂這邊是比較複雜,只要材料設定用鋼構,就少不了混凝土基礎、玻璃、鋼構,而且只要有開口、有通風,就有玻璃,有基礎就一定要有混凝土。不過,教堂外觀看起來是很純粹乾淨,外牆穿上雨淋板後,我覺得為整區加分少,而且不只是視覺效果而已,對教堂內部空間更有阻熱效果,木頭本身不大吸熱,雨淋板跟金屬板中間還有空氣層,室外的熱傳到這邊會被阻隔,有點雙層牆的概念,所以教堂不會有熱的問題。

邱文傑:雨淋板是這樣,我覺得原住民就是要跟木頭、鋼構、水泥等有關係,要用原始的材料,因為必須是原料,但又要有細緻感,水泥接鋼構、鋼構接耐候鋼等,加上這個育幼院給我的直覺就不是方的,所以我設計了一個半圓的屋頂,這些都很累人,還好有廖董的團隊。

廖明彬:在材料細緻的使用上,像是文傑在宿舍外面的混凝土牆上,脫開兩道洩水線防止清水模未來可能因雨痕留下的髒污,也因為這兩道縫,視覺上讓各量體之間有了更緊密的關聯性,用水平線去提高一致性,加分不少。但是的確,在工程施作方面,模板就得多預留這兩條縫,以及後續塞入鐵片的工時。

2016年12月廖董與建築師說明清水模打樣的結果;圖片提供/原點出版

邱文傑:男生宿舍棟一樓室內的模板造價較高,到了二樓以上的外牆清水模,我們就想用更簡單經濟的材料來施作,所以用一般模板加上水平線條的溝縫,我認為視覺上的精緻感提升了不少。

廖明彬:很多建築的思考,會認為反正議題講完了,形式做完了,大概就結束了,但是這樣的建築沒有感覺,沒有溫度。建築的溫度來自於對每一個建築過程的付出與累積,或許每個人對美學的看法不一樣,但我認為文傑的建築,是有感覺的,有溫度的。

我們合作的過程中的確會有一些拉扯,我一樣是學建築出身,在施工上絕對會尊重建築師,一起守住設計精神,但我是做工程的,就是會在理性上多一些機能的考量,施工上會多一些可執行的考量,我想剛剛文傑說的剋星應該就是在指這點,像是我會在意未來會不會漏水的問題,會不會給使用上帶來困擾,這點就會是身為營造單位的理性。當然建築有理性與感性,一個想像一個落實,在這過程之間不放棄,一起把想像實踐出來,建築的溫度就這樣油然而生。

我在扮演我身為建築人的角色,無論跟哪個建築師合作,在合作的過程,就是盡力把建築師想創作的建築實踐出來。建築本身就是一個崇高的東西,涵蓋很多,不是單一的視覺而已。有太多的使用需求、太多材料物料要放在裡面,建造過程需要太多人參與,我站在營造者的專業上,無論材料或工法,都要為建築師落實、完成建築師的想像。但是能不能百分之一百的實踐,其實有很多現實要考量,不能百分之百的時候,也會遇到建築師提出質疑,覺得怎麼可以這樣,所以文傑說我是剋星,就是這樣來的。

營建過程中聚集討論;圖片提供/原點出版

邱文傑:再怎麼說,我知道廖董的團隊對品質的要求是很高的,這點非常棒,像工地經理俊偉,我到今天都還搞不懂為什麼有人能像他這樣,已經做了這麼久還不會累,還願意按部就班地做。要是換作是我,一定趕快蓋完趕快跑了,但是從這裡就能看出來,他有一種慣性——要把事情做好,我覺得這就是清水建築工坊的家教,要能夠沈得住氣,讓事情不只做完還要做好,這點我真的很佩服。

我還沒有放棄去找出最好的答案,這大概就是廖董說的溫度,我自己像這樣的思考拉扯會出現在很多地方,十年來,設計思考的每條線都是這樣過來的。設計是很有機的產生,不同時段蹦出不同的想法來,我喜歡在這些過程中,看到建築的藝術性,看到建築裡有生命。接下來,育幼院還有一些未來的規劃,我已經有很粗略的想法,不過先把新院舍這邊搞定。

2017年12月女宿棟基礎灌漿前夕;圖片提供/原點出版

六龜山地育幼院新院舍;圖片提供/原點出版

 

作者簡介

陳辰后

資深建築個案紀實企劃,邁入第十年。2015年起擔任台南市政府在日觀光推廣策展人,主理「紅椅頭觀光俱樂部」曾獲得日本GD獎地方創生賞。平時亦擔任雜誌特約採編,內容為地方創作者、風格店家,以及城市旅行等文章。正式出版《毓繡美術館施工全紀錄》、《半畝塘環境整合集團作品集》。

劉佳旻

獨立企畫編輯與文字工作者。曾任雜誌採訪編輯、美學類出版社選書與企劃主編,進入出版業界剛滿十年。不定期為各雜誌、刊物與網站撰寫閱讀、美學、建築與藝術相關文章;著有《創作世代:地景.夢境.怪獸.解構.隱身.靜物》(2015)。

 

在山中造一個家:六龜山地育幼院新院舍築成記》

【購書資訊】

書名:在山中造一個家:六龜山地育幼院新院舍築成記
作者:陳辰后、劉佳旻
出版社:原點出版
博客來:http://bit.ly/380vHkE

 

【延伸閱讀】

>《在山中造一個家》六龜山地育幼院新院舍築成記

>邱文傑-旅行就像是造血的骨髓

>「Baan Huay Sarn Yaw School」清邁的震後重建小學/VVA

> 張景堯「旌旗教會」─友善都市空間,打造開放的交流廣場

>教堂建築-話題本

>張景堯建築師作品─「貿易九村浸信會」

==========
圖文提供/原點出版

編  輯/王彤

更多作品相關訊息,請上【建築書訊

旅遊看建築、建築知文化、文化說歷史,更多建築知旅請上【欣建築

立即加入欣傳媒Line@,月月抽好禮
加入好友
填問券,送好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