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
全站熱搜標籤
# 欣傳媒
欣傳媒服務
欣傳媒
欣講堂
欣人堂
BLOG
欣嚴選
欣會員
客服問與答
沒有未讀通知
看所有通知
旅遊金0
我的訂閱
建立部落格
登出

彰顯權力的天際線營造-中央官廳

發布時間 : 2015.08.06

中國傳統建築無論空間機能為何,屋頂形式與構成大同小異,而以屋頂上的紋樣裝飾細緻區分民居、衙署到宮廟的差異,從城至鄉的天際線景觀皆為平緩和諧的相近造型元素。而西洋公共建築的屋頂,則以迥然不同的形式反映內部空間的各種機能,成為人造環境中的醒目地標,此種特色由明治維新後原屬於東方社會,但經過西化改造的日本人所繼承,並在臺灣執行都市計畫時,成為具體展現治理成果的利器。然而具體的治理成效並非一蹴可即,日人初至臺灣,尚剛開始生產累積資源,官方各單位沿用清朝遺留的各種建設做為辦公場所非常常見。

包括最高行政機構總督府,即進駐清代臺北城內的巡撫衙門、欽差行臺等衙署,直到新廳舍落成遷往,日本時代已經過了一半,前七任武官總督都在中國氛圍濃厚的清代衙門辦公。這些清代衙署建築群,在基地新建臺北公會堂時被分為三部分,解體遷建於圓山動物園、淨土宗臺北別院及植物園。在植物園內的欽差行臺頭門、儀門、大堂與部分廂房,做為總督府中央研究所林業部熱帶植物標本陳列室,現在做為文物陳列館開放參觀。

圖片說明:舊臺灣總督府;圖片提供/鄭培哲



但總督府周邊的臺北城內外核心行政區域,是官方藉由建設展示帝國威儀的重要場域,因此早於總督府落成之前的許多官方廳舍,都在屋頂上加上一層厚重的馬薩式屋頂(Mansard Roof)。弗朗索瓦‧馬薩(François Mansart)是一位17世紀的法國建築師,負責波旁王朝許多宮廷建設,並將由皮埃爾‧萊斯科(Pierre Lescot)發明運用於羅浮宮的複折構造屋架發揚光大,也就是以兩段式的斜面構成的屋頂創造出宏偉高聳的外觀,並增添屋頂內的使用空間,在流傳至各國之後,尚發展出在外觀呈現出兩向度斜面及弧面包覆等做法,該屋頂形式即以馬薩為名。

法蘭西第二帝國的皇帝拿破崙三世(Napoléon III),為了面對國內諸多反對勢力,在對外擴張等外交事務方面不遺餘力,同時也透過都市計畫總體改善城市的公共衛生、交通及居住環境,並由手段強硬的塞納省長奧斯曼(Baron Georges-Eugène Haussmann)執行,將巴黎打造為宏偉的世界首都,其中一項重要的建築特色,即為佈滿全城的馬薩式屋頂。而在帝國擴張時期,此種高聳的屋頂樣式隨著法國的影響力來到美洲、非洲及亞洲的殖民地,包括氣候條件與法國截然不同的地區。建築史家將帶有象徵帝國威儀的馬薩式屋頂之建築,稱為第二帝國風格,並且也成為日本打造首都東京及臺北時大量運用於官廳建築的元素。

根據日本學者三宅理一考察,馬薩式屋頂的造型,除了因為陡峭屋面有助於排雪,回應氣候因素,其成因也和稅制有關。當時法國因為採計樓地板面積計稅,而屋頂內的閣樓不算地板,閣樓內的空間就廣泛被妥善運用,裝飾華麗的老虎窗則做為閣樓對外窗。這理由出了法國便不成立,但可知最初在法國,這樣屋頂通常運用在二至三層樓以上,或者更高樓層的建築,反過來說,如馬廄、穀倉、警衛室等單層建築的機能,也通常不需以宏偉壯觀為訴求。

但在日本的模仿案例中,因為空間量需求不夠大,也有不少單層建築運用馬薩式屋頂的做法,如青森縣的帝國陸軍軍人交誼場所弘前偕行社,高聳屋頂只運用於主入口,想必是在樓地板面積僅一樓即足夠使用的前提下,取其增添宏偉的視覺效果,頭重腳輕比例卻難免有些怪異。而同為明治時代在臺灣也有如臺中小學校(今大同國小)、臺北第四尋常小學校(今址為行政院)等,為了與臺人子弟就讀的公學校有所區別而使用壯觀的馬薩式屋頂,運用於小學校園略顯浮誇。

相較於上數零星案例,於明治時代大量運用於臺北城內外的官方建築馬薩式屋頂,就達到創造宏偉市街景觀的顯著效果。19世紀奧匈帝國的首都維也納,拆除城牆建造環城大道,由專業者掌控建構並傳達社會階級價值,設計服務及榮耀中產階級的小康人士,沿著大道建造國會大廈、市政廳、大學,以及洗去新主流階級卑下出身的歌劇院和博物館,貴族和成功商人們更競相沿街修建豪華的府邸。日本人拆除臺灣各城城牆的意識形態背景與維也納拆牆時的社會情形和目的相似,同樣是欲藉由壯麗的公共建築構成的街道景觀,進行對於臺灣傳統東方的前現代社會進行品味教化與階級提升。

從一步出臺北車站便龐然立於眼前,華美無匹的鐵道飯店,向東行至壯觀的東三線道(今中山南路),從臺北州廳廳舍、總督府中央研究所到總督府醫學校,750公尺的大道旁,連排馬薩式屋頂一字排開展現官方權威,醫學校對面府前大道北側,由出身日本建築界法國派主要人物山口半六事務所的宮尾麟,決定了臺灣總督官邸使用馬薩式屋頂的法國風情,這些官廳向西與將來總督府新廳舍基地遙相對望,圍塑出一個巨大尺度的軍政權力核心。而刻意被保留的清代臺北府城閩南式燕尾的景福門城門樓,夾在這些宏偉的西洋建築其間就像個小巧精緻的玩具。

東三線道旁負責官方最高學術研究與詮釋的總督府中央研究所,由後來至滿州國發展,比森山松之助小兩屆的東大學弟小野木孝治設計法國文藝復興風格的廳舍,中軸主棟局部使用馬薩式屋頂強化視覺焦點,戰爭時翼廊受損,戰後持續使用,1971年拆除前半新建王大閎設計的教育部大樓,1996年拆除後半翼廊新建陳其寬設計的中央聯合辦公大樓。中央研究所南側,隔著正對臺北醫院與總督官邸間街道東側端點而採用尖塔做為視覺焦點的赤十字病院,緊接著就是近藤十郎設計,同為馬薩式屋頂的總督府醫學校。

圖片說明:總督府中央研究所;圖片提供/鄭培哲



而再往南,則是同為小野木孝治設計的赤十字社臺北支部。該社前身博愛社成立於1877年,1886年加入日內瓦條約後改名日本赤十字社,為一由皇室援助,陸軍省和海軍省管轄的人道組織,皇后為名譽總裁,皇太子為名譽副總裁。1895年即隨軍來臺設立日本赤十字社臺北委員部,次年成立臺北支部,直屬總督府由其統籌運作,民政長官任支部長,可理解為總督府轄下單位,建築亦由小野木孝治設計,延續妻木賴黃設計的赤十字社東京本部,採取以紅磚為主的英式風格並飾以白色仿石帶飾,與隔東門相望之總督府遙相呼應,並與總督府同樣並未採用馬薩式屋頂,可視為建築呼應都市計畫安排的對話。戰後由國民黨接收做為中央黨部並增建後棟,1994年國民黨欲拆除新建新黨部大樓,由各大專院校師生群起抗議,並至黨部前上課表達保留決心,但仍在市政府略過都市計畫審議放行背書下遭國民黨強拆,原址重建的新黨部落成於1998年,由李祖原建築師設計,2006年轉賣給長榮集團做為長榮海事博物館。


圖片說明:赤十字社臺北支部;圖片提供/鄭培哲



另一條馬薩式屋頂軸線,則以總督府新廳舍後方的書院町,現在的博愛路兩側,北起帝國生命會社臺北支店、舊臺灣銀行、彩票局、土木局、總督府地方法院與複審法院的中軸量體,都採用馬薩式屋頂。最高權力象徵臺灣總督府,在競圖過程中也曾有櫻井小太郎設計,與巴黎小皇宮相似,帶有馬薩式屋頂的方案進入決選階段,只是最後採用以高塔象徵權力頂點的長野宇平治方案,並由森山松之助修改之。

與生命會社遙相對望的舊臺灣銀行,做為日資企業在臺灣主要的貸款債權銀行,1937年由西村好時設計的新廈重建後,將原本朝西的開口擴建至朝東的本町通(後重慶南路),與總督府和司法大廈新廳舍同面。由近藤十郎設計的彩票局,仿石造外牆在門窗開口處皆有石砌造型裝飾,淺色外觀加上馬薩式屋頂帶有濃厚的法國風格,後因法令瑕疵,導致大阪發生私賣彩票的「臺灣彩票事件」,總督府遂停止發行,曾先後做為臺灣博物館與總督府圖書館使用,戰爭末期受到盟軍轟炸嚴重破壞,轟炸至僅存牆面殘跡,幸而大量珍貴藏書事先移出,目前存放於新北市中和的國立臺灣圖書館。原址與臺灣電力會社基地合併,重建為由游顯德設計之國防部博愛大樓。

圖片說明:舊臺灣銀行;圖片提供/鄭培哲



主管營建業務的總督府土木局落成於1908年,以白色石砌框邊紅磚增添厚重的視覺效果壯麗無匹,為森山松之助來臺早期作品。森山松之助畢業於東京帝國大學工科大學造家學科(今東京大學工學院建築系),其父森山茂是貴族院議員,師事辰野金吾,大學研究領域為屋架結構力學,研究所則研究空調設備,對新式建築材料及設備抱持興趣,畢業成績以比第二名的武田五一高0.7分得到總成績第一名,同屆畢業的同學還有和其師辰野金吾一開設事務所的片岡安、後來至滿州發展的松室重光、和森山松之助合力設計京都七条大橋的山口孝吉、與森山松之助一同來臺的中榮徹郎等優秀的建築技師。

圖片說明:彩票局(總督府圖書館);圖片提供/鄭培哲



森山松之助因擔任東京齒科醫學院講師時為該校設計校舍,以及為該校創辦人血脇守之助設計住宅,為血脇好友後藤新平所認識,被邀請來臺灣發展,至總督府營繕課任職囑託,個人生涯目標則在參與次年舉辦的臺灣總督府廳舍新建工程競圖,圖面雖未獲選,但因其工作緣故,仍負責獲選者長野宇平治的圖面實施設計監造。

除總督府之外,森山在臺灣期間不願擔任營繕課長而交棒給學弟井手薰,自已全心進行設計業務,從1907年來臺,包括大阪商船基隆支店土木局廳舍、臺北水源地設施、縱貫線通車式設施、全日本第一棟全棟鋼筋混凝土建築臺北電話交換室、水道課長官舍、臺南郵局、總督官邸改築、臺南地方法院、鐵道部、臺北州廳、臺中州廳、臺南州廳、臺灣總督府、專賣局、遞信部、代表作品不計其數,相較於小野木孝治在臺灣的作品幾被拆除殆盡,至今多處被指定為國定古蹟,是日本時代官方在臺灣留下最鮮明的建設印記。

森山離臺前的最後一件作品遞信部廳舍基地,就在他於土木局正對面的官舍位置,採取全棟鋼筋混凝土構造而採用平屋頂,落成於開明的文官總督下村宏任內,已不需要透過馬薩式屋頂宣揚官方權威,反映不同時期的建築風格表徵需求。但基地廣大的遞信部廳舍,仍為了與森山自己早期的作品土木局大門相對,相互呼應而採取不對稱配置的格局,並且同樣運用巨柱式(colossal order),在街道兩側(今長沙街)共同形塑從城西通往總督府的威嚴大道。

土木局廳舍建築後由與臺灣銀行株式會社和臺灣拓殖株式會社並稱「三大國策會社」之一的臺灣電力會社進駐使用,該會社於第三任社長松木幹一郎時建樹最豐,陸續完成日月潭第一、第二發電所,為當時亞洲第一與世界第七大發電所,並啟動北部火力發電所、霧社水力發電等計畫。戰爭末期遭到炸毀後拆除,由於基地位置考量,與總督府圖書館合併基地重建為國防部博愛大樓,遞信部為了與之呼應的建築特點,在對面的廳舍消失後便難以覺察。

圖片說明:總督府土木局(臺灣電力株式會社);圖片提供/鄭培哲



 

延此軸線再往南走,在東側的則是典型陽臺殖民地樣式的總督府覆審法院與臺北地方法院,由出身工手學校的總督府技手八島震與長谷川熊吉設計,澤井組承建,刻意於中廊局部運用常見於馬薩式屋頂的老虎窗,強調法律機構威儀,正對面的參謀長官邸和臺灣守備混成旅團長官邸也是兩棟使用馬薩式屋頂的官舍。1934年由營繕課長井手薰主導設計重建臺灣高等法院大樓,將正面改為朝東與總督府新廳舍同面,加上最後完成的臺灣銀行新廳舍,一字排開成為面向城市發展方向的帝國新面具。

在臺灣的馬薩式屋頂內部空間運用,因濕熱的氣候條件,屋架內過熱無法做為閣樓,洋式建築的室內會做天花板而看不到屋架,老虎窗的用途也在於整體造型美觀及保持屋架通風乾燥,因此純粹只有傳達建築象徵的造型意義,而不具實際的內部空間使用機能。但是對照同時期處於高緯度日本本土的法國風格建築,照理來說溫度夠低,大可以大開老虎窗將內部做為閣樓使用,屋頂卻和臺灣一樣,仍僅做為整體造型考量的裝飾,或許這可以從東西方建築文化意涵的歷史脈絡觀察。

儒家、漢字、佛道教文化圈的屋頂內空間,是人神之間的曖昧距離,所謂「舉頭三尺有神明」,東亞人將屋頂當作神靈的空間,若有閣樓大多做為儲藏所用,絕少在屋頂內做為人類主要活動空間,許多廟宇的佛像甚至從臺座起就直達屋頂之下,如中國天津薊北獨樂寺觀音閣和日本京都宇治鳳凰堂,屋頂下可謂是神的居所,凡人不可僭越,也不會在屋頂上大開窗戶採光通風,因為反曲的屋面是做為承接「天圓地方」圓球般的「天」所用。或許臺日的法國馬薩式屋頂內空間不做閣樓,仍有可能歸因於東亞人在擬洋外表之下,仍延續著這樣的文化遺緒?

在屋頂內部空間使用之外,日本時代建築家在運用馬薩式屋頂時,對其外觀所象徵的建築機能意涵還是有所琢磨。19世紀美國著名雕塑家及藝評家霍雷肖‧格里诺(Horatio Greenough),對於新大陸建築師去脈絡化的搬抄歐洲建築風格皮層,而不深究其內涵深惡痛絕,他認為拿雅典神廟的山牆去裝飾工廠的外觀是對於風格的褻瀆,並早於沙利文(Louis Sullivan)提出形式必須符合建築功能而非隨意挪用的理論,很長一段時間被美國建築師奉為圭臬。日本明治維新以後的建築專業者,在御僱建築家孔德(Josiah Conder)擬定的教育方針下也深知此理,選擇建築風格時除了理所當然的美感考量,符合機能象徵的形式語彙考量同樣不可或缺。

圖片說明:總督府臺北地方法院/總督府覆審法院;圖片提供/鄭培哲



以森山松之助的四件官廳作品為例,臺北、臺中、臺南三廳舍,做為層級最高的地方行政機構,皆採用馬薩式屋頂,儘管只是整體造型的裝飾,也以高聳外觀做為民眾仰望的地標。但同時期所建,規模亦相近,並同樣位於路口轉角的對稱配置,設雙衛塔增添官方建築威嚴的總督府鐵道部,卻使用角度相較平緩的單斜頂,而非複折屋架的馬薩式屋頂。或可推斷森山考量鐵路源自英國,選擇英國式而非法國式的做法與之呼應,也將綜合性行政官廳與專業技術機構的表情做出區隔。

大正年間由於行政步上軌道,政情逐漸穩固,不再需要以浮誇的屋頂做為象徵,在建築風潮流行、材料與構造法演進等條件下,西方歷史主義的官廳逐漸捨棄此種視覺訴求的形式,如前述與土木局同為森山松之助作品,且就在正對面的遞信部即以平屋頂的表情與之對望,僅同樣運用科林斯式列柱與仿石砌拱門,與自己十年前的作品相互呼應。歐洲以樣式彰顯建築機能的19世紀遺緒,也在20世紀初期的臺灣走入尾聲,國家的治理意志,將越來越難從官方建築造型輕易的體會。


撰文 / 凌宗魁、圖片提供 / 鄭培哲;編輯/何凭融(何熊貝)
【本文授權範圍僅限於欣傳媒  請勿轉載】


===========

凌宗魁
中原大學文化資產保存研究中心專任研究助理。畢業於中原大學建築系,取得國立臺灣大學建築與城鄉研究所碩士。曾任臺灣大學建築與城鄉研究所,夏鑄九「建築導論」課程助教、臺灣大學建築與城鄉研究所,徐裕健「古蹟保存的理論與實踐」課程助教、財團法人臺灣大學建築與城鄉研究發展基金會設計規劃師、臺北市立中山女子高級中學「建築研究社」指導老師、中華世界遺產協會《世界遺產雜誌》產業遺產專輯特約編輯以及行政院文化部文化資產局專案「古蹟歷史建築與聚落分區服務中心」一區專案研究助理。

鄭培哲
畢業於崑山科技大學 視覺傳達設計系,擁有驚人的作品參展資歷。
參展資歷
2006 崑山科技大學 視覺傳達設計系 戀戀文字海報設計 參展
2006 崑山科技大學 視覺傳達設計系 空間發燒平面媒材表現作品發表 參展
2007 KCA高雄廣告創意協會 Save me!海報創作展 參展
2007 崑山科技大學 視覺傳達設計系 一首詩的聯想海報設計展 參展
2009 新一代設計展 參展
2009 德國紅點傳達設計大獎獲獎作品展 參展 winning works exhibition red dot design museum,Germany
2010 德國紅點傳達設計大獎獲獎作品巡迴展 red dot on tour 4.13-5.9‘Auf der Lyss’ of the Basel School of Design,Switzerland. 瑞士奧夫報利斯'巴塞爾設計學院。
2011台北世界設計大展 - 世貿一館 國際設計學生創作展/崑山科技大學創意媒體學院 參展 (10/22-10/30)
Taipei World Design Expo 2011 - Int’l Design Students Exhibition/College of Creative Media, Kun Shan University
2012 南港展覽館2012台灣國際文化創意產業博覽會/ 年度主題館 展出 (10/18-10/21)
2012 香港光華中心台灣月微光生活綠市集 Creative Green Market 參加
2013 8/1-9/30 旅行的風景 - 燈塔明信片展 Zeelandia Travel & Books/台北
2013大稻埕時光市集 參加
2013台灣設計師週 展出
2013亭仔腳的時光市集Vintage Market @Arcade 參加

 



填問券,送好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