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
全站熱搜標籤
# 欣傳媒
欣傳媒服務
欣傳媒
欣講堂
欣會員
BLOG
欣嚴選
客服問與答
您的通知
看所有通知
旅遊金0
我的訂閱
建立部落格
登出

為瓶蓋工廠注入臺灣林場記憶,用雙手貫徹樹的感動—專訪「森林木人」郭恩愷

發布時間 : 2021.01.26
915
0

2020新開放的南港瓶蓋工廠台北製造所,位於園區中央I棟的【Maker Space 職人手創空間】正趕工施作,前一刻檢視「開木」懸吊重力塑形的狀態回身招呼的是近年備受矚目的建築設計師—郭恩愷,過去他接連兩年作品方案及帶領淡江建築系組上東眼山創作木構藝術裝置,分別獲得:2019臺北國際設計獎 - 評審團推薦獎、2020 iF DESIGN AWARD(得獎作品:Please Sit Down on the Forest Tree)、 2020 TID 臺灣室內設計獎 - TID年年度大獎、2020金點設計獎 - 年度最佳設計獎(得獎作品:窩流餘燼),以及與學生 2020 臺北國際設計獎 - 優選(森林林木十人|脊森&浮森)

謙虛地感謝國產林業為他串起的合作機會,表示自己做的事情只是剛好被眷顧著,而後被邀請至南港瓶蓋工廠從設計到執行,正是因為他傳達的手思建築創作理念與自造空間精神相契合。

「我覺得自己會被看見或許是因為我同時是一個設計者也是一個施作者。」「Design + Make,從設計到施作,貫徹這個精神的那個人。」郭恩愷(NK)帶著我們瀏覽空間裡的每個細節,將設計思緒析出一個個故事,流露出對於作品的感動。

 

NK與被裁切開的「開木」。作為台北市長開幕時的主角,透過工具自然開展以實境創作展出。(照片拍攝:葉禮維)

 

「開木」作品是入口處主要意象,未來裝置完成後也具吧檯桌面機能讓人貼近倚靠森林木。(照片拍攝:葉禮維)

 

從四棵柳杉開始說起──

一開始,柳杉是NK日常生活離不開的台灣木材料。

回憶剛回來台灣時,因緣際會下參加林務局2017年「森林見學」活動,由正昌製材廠的老闆梁國興帶領上山認識第七林班- 位處新竹五峰鄉中高海拔處,學習種樹、育樹、伐樹跟疏伐木的知識及台灣林業環境及困境;在用完午餐後再下山到製材廠,去了解一棵樹到了製材廠裡面如何被對待、如何有效地被規格製材。

「很感動的是,如果不是一回國這個偶然機會,可能從英國回來後還是一樣回到正規般的建築師事務所工作。」能在正昌林木業這樣的森林基地操作自己在國外研究的蒸氣曲木,就像他在英國求學的AA School - Hooke Park校區一樣,每天滿腔熱情在那個學校,珍惜過著每一天。因為「森林見學」結識梁老闆,製材廠就像是Hooke Park一樣的環境可以更完善的實踐。

 

NK於2016年Hooke Park木構建築操作蒸氣工法彎曲樹的過程,讓台灣木建築看見新的想像。(照片提供:郭恩愷)

 

那天「森林見學」活動解散時,NK將隨身帶著的畢業論文圖集與小梁哥(正昌製材廠老闆)分享,內容是在英國施作蒸氣曲木的過程,從小型木片到一整棵樹製作的作品。梁老闆對於他的作品相當感興趣,説道「從他的父親在森林工作一輩子到他這代製材廠工作這麼久,都沒見過樹可以這樣建築型態的操作。」

在國外都是操作山毛櫸、花旗松或落羽松,有機會見到台灣柳杉材的使用,就與小梁老闆提出有沒有可能可以使用正昌的樹在X-site的案子(北美館X-site計畫競圖決選作品-「曲井試驗所」),梁老闆當時聽到就熱心相挺直接贊助四棵柳杉,對於剛回國近乎身無分文的NK來說是非常激動與感動。

一切作品的故事就是從這四棵柳杉樹開始,其後正昌製材廠陸續提供柳杉材,讓NK在配合林務局開放林班疏伐作業得以入山參與計畫地使用森林木實驗創作,發現台灣材的更多可能。

 

從英國到台灣,森林木人傳遞感動

「我對於森林木這件事情有獨鍾,可能因為我是在森林裡面念書的日常感動。」

2014年當時還在上海工作的NK,無意間在網路上看到一個畫面“兩雙手在木頭上,板料被彎曲”還有從來沒看過的機具讓他深深著迷。查了才知道原來是AA school(AA School of Architecture英國建築聯盟學院)的建築設計碩士分類下的「Design and Make」program,必須住在距離倫敦三小時以上鐵路車程的森林校區Hooke Park一年半,這片森林校區是130公頃大的 (1公頃約1足球場大) 人工森林,有疏伐木可以讓學生操作實驗性木構造。

一般大家對於AA School的印象是很前衛或是很數位的建築理論作品,他驚訝怎麼會有森林資源、這麼天然的材料用傳統工藝與數位製造在這個國際知名的頂尖學校出現。35歲才出國唸書的NK因為看到這個畫面,心裡就很篤定要去念它,瞬間有種魔力喚醒自己還有出國念書這件事沒有完成,因此他很珍惜來到AA Hooke Park,想到自己很嚮往的環境終於踩在這塊土地上,抵達時眼淚就快流下。

「跟著Hooke Park林務員去疏伐挑選要使用的樹材伐木過程,伐下來後就會更用心對待每棵樹。」那片森林帶給他的情感記憶,讓他回台後堅持使用森林木創作,他在操作的時候都會跟樹說話,感謝樹讓他有機會創作。

 

NK帶領淡江建築系組【森林木十人】第二屆學生與林務局合作的東眼山木構裝置實驗,取之於森回歸森林。(照片提供:郭恩愷)

 

當初東眼山的團隊取名為『森林木十人』就是想讓學生感受到森林給予了『林業、木業與人的雙手製造業』這件事。「我希望我的學生可以了解獲得這樣的機會操作,要對這塊土地、這片環境、這座森林帶著敬重的心。」

在東眼山森林遊樂區創作木構,有林務局業主提供基地、有台灣的國產材讓學生來使用,會有真實場域和遊客使用者,某種程度上是賦予社會責任的。NK希望他們可以在畢業之前認真看待這件事情,也感謝山讓我們師生學習。

 

延續森林的回憶,徒手操作森林木的案子,都將以新的設計單位【森林木人】來承接,把這份心意傳遞下去。(照片拍攝:葉禮維)

 

貫徹手造精神,呈現木材與職人的生命記憶

NK提到,國內林業相對國外真的非常辛苦,在英國的森林校區疏伐就是一台怪手直接進入林班,抓著一棵樹就地砍下再被抓起送進機具剝皮直接成材,一到兩分鐘的時間就完成伐好一棵樹而且整齊堆放。

台灣受限地理條件卻仍停在半世紀前的傳統模式,西方或是日本都是屬於高緯度國家,因為氣溫低在平地就可以種這些針葉樹經濟林,怪手也可以平順開進去;但是台灣只能在中高海拔的山坡植樹,伐了一棵樹倒在山坡上林農還要使用索道集材機具去把它拉起來,時間跟人力的條件相對更為嚴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