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
全站熱搜標籤
# 欣傳媒
欣傳媒服務
欣傳媒
欣講堂
欣人堂
BLOG
欣嚴選
欣會員
客服問與答
沒有未讀通知
看所有通知
旅遊金0
我的訂閱
建立部落格
登出

靈魂棲息地:「哲學思辨」與「人性考慮」重新定義生死關係

發布時間 : 2020.04.15

義大利Carlo Scarpa設計布里昂家族墓園;圖片轉載/吳思瑤-建築旅行是生活調劑與工作學習的歷程

生命出於自然,萬物不免於一死,面對生命的必然,東西方當代建築師又是如何用空間探討人的死亡儀式與墓園存在的意義。台灣人對殯儀館的觀念普遍停留在表面儀式的觀念,甚至避之唯恐不及,缺乏告別空間應有的人性考慮。有些人在一生當中都在追求圓滿、尋找存在意義,在人生最後一場重大儀式空間,什麼樣的精神性地抽象語言,可以延續對亡者的永恆冥想。希望藉此墓園設計案及空間詮釋,能傳遞觀者新的觀念,面對生命的最終歸宿。

欣建築此次XinArchiWeekly特別企劃《最後人間場》—從建築看生死,借鑒當代建築師面對死後之所的議題及思考方式,分別列舉東西方各3件墓園設計案,來探討不同文化思考下的墓園設計。

我們先觀察西方建築師對於死亡儀式的想像與墓園的設計案,再回頭翻閱台灣與日本的案例。

 

西方墓園設計案例
布里昂家族墓園 La Tomba Brion by Carlo Scarpa (1970

墓園位於義大利北部小鎮聖維托(San Vito d'Altivole),為義大利建築大師Carlo Scarpa晚期作品,受Brionvega公司創始人的遺孀Onorina Tomasi Brion委託,打造布里昂家族私人墓地。Carlo Scarpa希望將此打造富有詩意不朽的建築,賦予社會與在地居民公共上的意義。建築外觀巧妙地融合地景,空間規劃像是花園般親近自然,光線讓場域充滿莊重而神秘。墓園分別有教堂與公墓入口兩處,佔約2,200平方公尺,呈現L型配置,取用中國園林的元素,以長廊、水池等動線安排打造哲學思辨的精神場所,行走墓園內的夫妻墓、家族墓、公墓、教堂等建築量體的佈局,感知光線、材質上細節的變化,象徵延續生命的永恆性。

攝影/邱佩儀

攝影/邱佩儀 

攝影/邱佩儀 

攝影/邱佩儀 

攝影/邱佩儀 


濱海墓園 Cemitério Fisterra by Cesar Portela(2010)

菲尼斯特雷(Fisterra)海角位於加利西亞西海岸的伊比利亞半島最西端,被大西洋所環繞。西班牙建築師西薩·波德拉(Cesar Portela)創造一處公墓將自然地景收藏眼底,幾乎好像它不存在。墓地由幾座小型立方體所組成,散落在山腰上順應地勢,沒有任何格柵,而背景卻是大海無處不在,似乎將天與海合為一體,消融建築的邊界沒入地形,結合自然特徵:海、河、山、天空,建立其他形式的邊界,使亡者再次以無形的方式存在於大地之間,該墓地同時也能撫慰生者,向亡者緬懷祝福與道別分離,進入永恆的冥想。

©César Portela _ arquitecto

©César Portela _ arquitecto

©pep romero garcés
 

市立殯儀館 Tanatorio Municipal de Leon by BAAS Arquitectura(2000)

這座建築被認為是作為一個墳墓被掩埋著,以便在過於封閉的居住區的空隙中偽裝。屋頂被景觀水池覆蓋,將里昂(Leon)天空反射成天堂的象徵、或死亡的寓言,然而從水中冒出的天窗量體像是神秘的手指,正在尋找光明來祈禱。慢慢地穿越大緩坡深入地面之下的入口,此時終止對天空的想像,進入精神性的抽象儀式空間。結構設計皆由混凝土建造,顏色選擇以當地常見的Boñar石材,在室內設計中以局部黑色元件搭配,來表示哀悼與悲傷。

©Eugeni Pons

©Eugeni Pons

©Eugeni Pons

東方墓園設計案例
櫻花陵園 by 黃聲遠建築師+田中央設計群(2015)

位於宜蘭縣礁溪鄉最偏遠的南北方鄉匏崙村,海拔800公尺,可以俯瞰蘭陽平院,遠眺龜山島景致。以線性8公里道路串連園區,順應著地勢爬升,其轉折映出一種轉渡人生過程,整體指向園區最上層的丘地「渭水之丘」,2015年蔣渭水先生移靈至此,站在橢圓形平台,象徵凝聚人心,呼應人民團結,對應遠方的海,也是讓後人追思渭水先生為台灣民主與文化的風範。園區的建築與景觀,除了考慮到空間機能需求及心裡感受之外,來利用基地的自然地形特色,能革新殯葬觀念,落實回歸自然的現代墓園。

攝影/王進坤
 

攝影/王進坤 

攝影/王進坤 

攝影/王進坤 

攝影/王進坤 

目前平台因安全考量已禁止攀爬;圖片提供/李洋慧

風之丘齋場 Kaze-no-oka Crematorium by 槙文彥(1996)

位於日本九州大分縣西北端的中津市近郊。建築外觀採取謙卑地姿態融入景觀之中,建築量體幾乎都埋入土裡,只露出局部分微微傾斜的生鏽鐵牆與混凝土量體於地表,使建築也成為景觀中的要素,猶如公園裡的雕塑,也讓這兩者分離的量體看似連結為一體。在空間佈局上,建築家槙文彥展現對人性的尊重,在等候區營造寬闊、寧靜、安詳的氛圍,撫慰生者的心。在莊嚴宏偉的齋場中,串連生者與死者的共享空間,進入最後的告別。最後,齋場進入火葬場的迴廊,透過霧面玻璃隔柵與混凝土圓柱的空間序列,淡化憂傷及面臨死亡的恐懼,穿越轉渡空間,讓生與死在此道別分離。

圖片轉載/Wikimedia Commons

©Maki and Associates

©風の丘葬斎場
 

真駒内滝野霊園 by 安藤忠雄(2015)

位於園區中的「頭大仏」大殿是日本當代建築師安藤忠雄為日本札幌「真駒内滝野霊園」的佛教聖地所規劃設計,這座佛像總高達13.5米,周圍被圓形而環繞,上方地面層種植約15萬種薰衣草植物。從外面看不到佛像,增強對神像的神秘期待感。在園區動線規劃上,散發著莊嚴神聖,以及帶點東方的禪意,需穿越漫長的隧道,繞過水池沈澱心靈,映襯著和諧對稱的清水模建築量體,才能抵達大殿,此時抬頭看佛像的頭而被隧道盡頭的天空籠罩。如人的一生中不斷地追求圓滿,在此儀式空間中,將圍塑其追求圓滿的過程氛圍具體呈現。

圖片轉載/Wikimedia Commons

©公益社団法人 ふる里公苑

©公益社団法人 ふる里公苑
 


後記

殯儀館、墓園、守靈空間、齋場(告別空間)、教堂、冥想空間及納骨區,對於人的死亡儀式與墓園設計,是台灣鮮少觸碰的議題,本篇重新思考墓園的人性考慮。向義大利建築師Carlo Scarpa在鄉村所設計的墓園與日本安藤忠雄「頭大仏」大殿學習觀察,從平面動線規劃以正交與斜交軸線,創造舒適花園、及神秘光線變化,成為視覺焦點,其目的是希望追墓者或者祭祖的民眾,能因過渡空間而讓心沈澱下來。

位於西班牙的濱海墓園,地理位置非常偏僻,因所處基地位置的孤獨感,更能直接感受自然的壯麗,建築量體雖然不規則地散落於丘地,但皆面對同樣一片海,並剔除東方繁複縟節的形式。直接以冥想方式回歸對亡者緬懷祝福,及撫慰生者的心靈。對比位於台灣宜蘭山區的櫻花陵園為了要滿足民眾多元需求,無法簡化儀式與墓園設計。

最後從市區中的殯儀館案例,觀察西班牙市立殯儀館與日本風之丘齋場,摒除當地居民對專門舉行喪禮場地的成見,消除在地居民的疑慮,將大部分量體埋入土體融合自然景觀,以抽象的精神性語彙:水的倒影、擬物的建築設計等,與周遭環境自然地結合像是公園般,淡化人對死亡儀式的憂傷,同時也保留延續美好的記憶與亡者的最後尊嚴。

 

【延伸閱讀】
徐純一《最後的人間場。建築的轉渡》

>【吉園走讀】從建築看生死—淺介大吉座

呂彥直作品「中山陵」及楊廷寶作品「中山陵音樂台」─江南建築

哈許塔特(Hallstatt)--奧地利的人間仙境(下)

傅英斌工作室作品「貴州中關村紅軍墓/長征紀念園設計:山坡上的守望」

[褚瑞基]旅行讓知識更有故事

[鄭博仁]旅行 本來就不是件正經事

==========
撰文編輯/邱佩儀
攝影、圖片提供/如圖示
校閱/王彤、Florence Kao

更多設計相關訊息,請上【欣建築-設計思潮
旅遊看建築、建築知文化、文化說歷史,更多建築知旅請上【欣建築

立即加入欣傳媒Line@,月月抽好禮
加入好友
填問券,送好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