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
全站熱搜標籤
# 欣傳媒
欣傳媒服務
欣傳媒
欣講堂
欣人堂
BLOG
欣嚴選
欣會員
客服問與答
沒有未讀通知
看所有通知
旅遊金0
我的訂閱
建立部落格
登出

最大的存在,談《馬可.卡薩格蘭:邁向第三代城市》

發布時間 : 2018.07.19


最大的存在/existence maximum

撰文:安娜.尤季納/Anna Yudina

馬可.卡薩格蘭(Marco Casagrande)的作品當中,我最愛的其中一件其實跟建築幾乎毫無關係。2002年時,他因為驚訝於自己的家鄉與日本北海道的相似性──從氣候、天空顏色到人民──馬可在地圖上畫了一條線,連結芬蘭的赫爾辛基到日本北海道的帶廣市,開著一輛路虎的衛士(Land Rover Defender),跨越整個俄羅斯,總共十一個時區。「我們基本上跟著針葉林和凍原、城市和游牧區的邊緣界線走。」馬可這麼形容這二十四天的旅程。每天他停車下來找一位當地的老奶奶,用拍立得拍兩張照片,一張給老奶奶,一張給他自己;他也在每個方位點錄製當地電台廣播,並拿新斧頭與當地人交換一把舊斧頭。旅程結束時,他從跨洲際之旅得來二十四幅照片、二十四把斧頭、二十四段廣播錄音,還有滿腦子的回憶:「一片平原,上頭佔據著五層樓高、正在與宇宙對話的無線電波望遠鏡,還有在這些巨大宇宙鏡子下吃草的羊群……或者是我開車經過西伯利亞時,瞥見一間掛著網路咖啡店招牌的木屋,裡頭有許多破舊不堪的電腦,但都有極高速的網路連線速度;在鳥不生蛋、空曠無人、幾近頹圮的屋子裡,有著這樣的超級電腦。」羊群與無線電波望遠鏡和平舒適地共處,這個事實應該就是形容「第三代城市」(The Third Generation City)的好方法,這是馬可工作哲學的重點概念之一:將人類視為自然與人工之間的(再)連接點。



且讓我正式地介紹馬可.卡薩格蘭(出生於1971年),立基於赫爾辛基,跑遍全球的建築師與環境藝術家,過往、現時與即將到來的工作,洋洋灑灑地分別散布在芬蘭、義大利、日本、台灣與美洲,這裡只先列出這幾個地點。然而,「你做什麼?」這個問題,是最應該被認真以對的──也就是為什麼這本書,不是一本「正常」的專題論文,而是種開放形式的對談;馬可、他的合作夥伴、其他建築師、研究者、實論思考者,每個人的作品皆為──引述克里斯托佛.亞歷山大(Christopher Alexander)的 《大自然秩序的實證發現》(Empirical Findings from the Nature of Order)所說的──「探索我們知覺的方式、感覺生物與我們周遭環境的互動方式,如此的互動帶領我們去認識了解我們自己與生活的本質,最終,甚至希望能了解,至少在部分上,自我靈魂的本質。」令人驚異的是,分開獨立的訪談,最終彷如一場所有參與者相互對話的大對談。在這一系列的對談裡,我們檢視了第三代城市的不同面向,來完成這城市的終極目標─將人類與所有可能的創造力互動極大化──同時基進地重新思考城市與自然(包含人類本質)的關係。

在〈建築師在生化圈的角色〉(The Architects’ Role in the Biosphere)一文中,生物學家暨哲學家伊霍.海拉(Yrjö Haila)將建設(construction)與栽培(cultivation),這兩個人類在地球上「取得我們的空間」的邏輯並列在一起。建設與線型擴張和成果有關;而栽培與循環有關,並且立足在人類與大自然的互相依存之上才得以完成。與其他任何生物相比,我們人類對地球生態造成的改變最大,但直到現在,我們才開始發覺到,我們的生活「對於整個生物圈所維持的全球新陳代謝有多大程度的依賴」。挑戰在於,我們如何在建設與栽培這兩種態度之間取得平衡。而這項艱鉅任務的深廣程度,讓我們無法立刻在大範圍裡看到它的結果──這也許是正常的;因為當你必須處理的不是形塑與控制生命,而是在讓它發生之際,同時間也找到你自己在其中的獨特位置。





這些篇章中呈現的思考與作品,突顯出了不少第三代城市的成功實例,使其不只是紙上談兵的概念或夢想而已。這是事實:是已經在發生的事實。更多的是,它已經一直在那裡了,即將從瀝青柏油路面的裂隙中萌芽迸發而生。本書最後一章,我們將反思建築師在變動的現實裡必須扮演的多重角色。能回答這個問題的人,是那些擔任「推動者」的角色──能夠感知到可能性與潛力,更重要的是能連結這些流向,進而啟發不斷地創造,同時包容生命的發展,並提供讓更多生命得以發跡與生長的環境。

在馬可為《生物城市主義期刊》(Jorunal of Biourbanism)寫的一篇文章中,他說,「生物城市(biourban cities)不是某個文化、種族、經濟教條、時間軸或其他生活或存在方式的同質性平台」,而是「工業發展環境中的裂縫裡,有機的知識流入的都市堆肥處」,而且在這裡,「工業都市主義」(industrial urbanism)已經被「吃進那個城市與大自然提供生命的系統達到和諧一致的地方」。他自己的作品便呈現出很隱微卻很強大的創造力,並且與針灸十分相似:感測到一個即將迸開的新裂縫,並且使其發生。他鼓勵向城市裡「官方」與「非官方」的共生區域學習;例如貧民窟、移工營、自力營建的居處、社區花園與都市農場,這些是「城市發展與大自然之間,試圖拯救城市的緩衝區」。



「工業主義與其他任何人類的控制會帶來僵硬;而且,如同大自然中的任何東西一樣,僵硬代表死亡。彈性、流動性、柔軟與脆弱則帶有生命,所以問題本身可能含有比完全控制的企圖更好的解決之道。」喜愛俄羅斯科幻作家斯特魯加茨基兄弟(Arkady and Boris Strugatsky)的馬可這麼表示。斯特魯加茨基兄弟的社會科幻小說主題,處理的問題都無法在物質層面提供令人滿意的解決之道。他們提問的答案,都只有一種,且極度個人化,並且只有在人們往自己內心深處探索時才能取得。即興發揮與解決問題不一樣,而馬可傾向於選擇機會與即興發揮。

「時間不是金錢。」馬可說。我要加上:路徑不是公路。它沒有先被誰走過以確保我們的成功──每個時刻,只在我們踩下步伐的時候發生,而且正是因為我們創造出了這些時刻。

【購買連結】

http://www.books.com.tw/products/0010792296



【展覽資訊】
展名:零城─馬可.卡薩格蘭:邁向第三代城市
展期:至2018.08.05(日)
地點:忠泰美術館(台北市大安區市民大道三段178號)
主辦單位:忠泰美術館
策劃單位:Casagrande Laboratory、忠泰美術館
官方網站:http://jam.jutfoundation.org.tw/exhibition/1061




【延伸閱讀】
>忠泰美術館官方網站
http://jam.jutfoundation.org.tw/
>芬蘭建築師馬可.卡薩格蘭-邁向第三代城市
https://solomo.xinmedia.com/archi/147794-JUT
>忠泰美術館─馬可.卡薩格蘭/終極廢墟建築走讀
https://solomo.xinmedia.com/archi/151511-JUT
=====================
照片、文字提供:財團法人忠泰建築文化藝術基金會
整理:王進坤


更多作品相關訊息,請上【建築書訊】
https://solomo.xinmedia.com/archi/collect/topicsview/50161
旅遊看建築、建築知文化、文化說歷史,更多建築知旅請上【欣建築】
https://solomo.xinmedia.com/archi/collect/topicsview
立即加入欣傳媒Line@,月月抽好禮
加入好友
填問券,送好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