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
全站熱搜標籤
# 欣傳媒
欣傳媒服務
欣傳媒
欣講堂
欣人堂
BLOG
欣嚴選
欣會員
客服問與答
沒有未讀通知
看所有通知
旅遊金0
我的訂閱
建立部落格
登出

「2018新竹城市美學國際論壇」 城戶崎和佐分享「邁進新建築空間」

發布時間 : 2018.03.11

城戶崎建築師(右二)與新竹市政府秘書長陳章賢(左二)、黃聲遠建築師(左一)及徐昌志老師(右一)等與會同台座談,過程中與在場來賓進行交流,會場互動頻繁輕鬆且熱絡。

推動「城市美學」是新竹市政府推動市政重大建設所堅持的理念,為打造一座具備美感、秩序以及線條互相交織的城市空間,近年來已投注相當資源與人力,且有初步的成果。3/10「2018新竹市城市美學國際論壇暨工作營」正式展開,結束上午工作營命題開場活動後,下午邀請本次主講人城戶崎和佐建築師以「邁進新建築空間」為題進行專題分享,本活動由中原建築系同時也是新竹景觀總顧問徐昌志主持,同時邀請新竹市政府秘書長陳章賢、黃聲遠建築師等與會座談,集思廣益為新竹城市美學尋找發展可能性。


論壇主持人徐昌志老師

論壇主持人徐昌志老師開場時表示:「城戶崎建築師與磯崎新、伊東豊雄建築師有過很好的合作經驗,今天她將帶來許多她的作品來跟大家分享。大家也可以發現新竹市這座城市正在改變,在新校園運動的推廣下,我們也開始思考什麼形式才是更適合教育的環境,也邀請大家一同思考教育環境與城市美學。」

城戶崎和佐X「邁進新建築空間」
城戶崎和佐演講開場表示非常高興有機會來到新竹與大家共同構築對城市未來的想像,今天會從環境如何與設計連結開始介紹,並期望對新竹市會有幫助,同時以其姓名開始解釋表示,若以片假名來撰寫,似乎只有水平線與直線,看起來就像是建築圖,或許也是這樣的命中注定,讓她走上建築一途。城戶崎以其曾在磯崎新事務所工作一年,而後在伊東豊雄事務所工作八年,1993年創立了她自己的事務所,並從2008年開始於京都的大學任教,擁有多樣事務所與類型的工作經驗,她希望透過作品來說明至今人生的體悟。城戶崎以其國小時期拍當時的校舍開始說明其與校園建築的關係,當時校園裡有一棟兩層的木造建築物位於中庭,這棟建築物是他最喜歡的圖書館,為了借書必須穿越中庭,很像冒險般的感覺讓他印象非常深刻,也奠定其對於校園建築的設計啟發。城戶崎表示兩位啟發她的建築師磯崎新以及伊東豊雄,目前磯崎先生住在沖繩,至今還非常健康;而在台灣非常有名的伊東豊雄先生,仍在建築圈發光發熱,其在他事務所工作時,都是參與住宅及美術館等建築,也因此擴展其其他建築類型的設計歷程。


城戶崎建築師


城戶崎以其國小時期拍當時的校舍開始說明其與校園建築的關係

城戶崎「邁進新建築空間」主題演講將以三個子題進行分享:「住宅、工作的場所、教育設施」,以作品與個人經驗的進行分享:

住宅

花生住宅/大板
兒童不僅在學校中成長,在住宅中也會不斷地長大,每個住宅的需求都不一樣,居民到鄰居都有很大地差異,所以若要回答各種要求,就必須透過環境、場所與人之間去探索彼此的關係,才能取得最平衡的設計。花生住宅是城戶崎建築師獨立後的第一個住宅案,座落谷地之中,遠看就像是漂浮在草皮上的雲朵,業主說他希望住在有趣的房屋內,但因為這個案子太有趣了,所以沒有機會被完成。

花生住宅,圖片提供/城戸崎和佐(攝影:浅川敏)


花生住宅,圖片提供/城戸崎和佐(攝影:浅川敏)

另外一個有趣的案例叫做「氷室公寓」,她的設計沒有被實踐,卻是她先生小嶋一浩所設計的住宅被實現了,這棟住宅其實是小嶋雙親的自宅,在求婚之前先被問說「你要不要先設計我父母的家?」雖然還沒有設計,但已經先結婚了。

容器/東京
有個哲學家說「住宅就是生活的容器。」位於東京下町區國中體育館的後方,這裡以往是個小診所,形狀也跟現在長得差不多,業主的父親主要是婦產科,也是個不斷有新生命出生的地方。是個擁有連續榻榻米的空間,打開門可以看到個小電視;再打開另一個門就可以看見小朋友唸書的書桌;再打開另一扇門就是衣櫃。目前是業主女兒夫妻也住在一起,共四人。由於主希望這裡能夠擁有很多小空間,所以住宅內的有主臥室3個、客廳3個、倉庫3個、廁所3個,共有14個小房間,由於只有兩個家庭住在這裡,所以平時有10個房間是空的。因為家族間太獨立了,所以城戶崎建築師,以鐵板與玻璃將空間包裹起來,交通量高的地方用鐵板,交通量低的地方漸漸以玻璃帷幕取代,越靠近共用空間越能感覺得到變化,廚房與餐廳擁有大面的開窗,串連起戶外與室內的關係,並營造出安心感。由於業主是醫生,所以害怕尖銳的空間,遂城戶崎建築師將所有角落的摺角全部設計成「鈍角」,就連榻榻米的四角也都做成弧形的了。


容器,圖片提供/城戸崎和佐(攝影:上田宏)


容器,圖片提供/城戸崎和佐(攝影:上田宏)


容器,圖片提供/城戸崎和佐(攝影:上田宏)

抱 大阪府/四条
抱「發音(開那)」,這個詞在日本古文代表手臂。本案委託的業主是在傳統的日式古宅中長大,總是一個人使用寬廣的空間,所以長大後希望自己居住的空間量越精簡越好。這個案子的基地就在業主老家南側的空地,一開始做模型時是擁有垂直水平的房子,有一天事務所的員工突然翻轉了它,並說「這樣子比較可愛。」因為倒過來之後,多了擁有屋簷這個中介空間,也因有了大面玻璃開窗,並讓室內充分擁有著充足的陽光,所以就採用了這樣有趣的方案。室內雖然小但擁有良好地視覺通透性,可以看見家人彼此的臉孔,所以住宅大部分都是以客廳型式進行設計。

主臥室位於一樓,業主一家都在那裡睡覺,二樓從右邊開始是衣櫃還有盥洗空間,三樓則是留給小朋友將來使用的場所。建築主要是木構造,同時為了保留穿透性,耐震補強都花了許多功夫。從空照圖可以看見,這作品位於自然環境豐富的田野間,表姐的弟弟看完城戶崎建築師的作品,則委託了小嶋一浩進行自宅設計。後方狹長建築就是小嶋建築師為業主表弟所設計的家 - LONG HAT,並與業主老宅連成一條直線。由於小嶋一浩所設計的住宅很瘦長,外觀像是一頂帽子所以才稱之「LONG HAT」。我與小嶋並沒有一起工作,只是恰巧在旁邊,所以從LONG HAT的窗子看不到城戶崎建築師所設計的住宅。


抱,圖片提供/城戸崎和佐(攝影:西川公朗)


抱,圖片提供/城戸崎和佐(攝影:西川公朗)


抱,圖片提供/城戸崎和佐(攝影:西川公朗)

701+702/東京 涉谷
兩間公寓都是改造為主,兩個業主都是「小嶋一浩」,委託城戶崎建築師所做的設計,周遭都是高層大樓,位於住宅區與商業區的中心點。兩人試了很多關於701公寓的平面,恰巧妹島和世建築師看到之後給了她很多建議。妹島和世說:「做設計的人早上都不早,但都很晚睡,所以在家裡睡眠與早餐最重要,所以兩邊都必須達到滿足,才適合設計人居住。」於是基於妹島小姐的建議廚房旁邊就是連著雙人床。小嶋是個勤勉且認真的業主,所以每一種傢俱都是以表格標示好,並規定好哪邊該放什麼,且希望有白色牆面可以做投影,遂每樣東西都能夠收納好。廚房的收納很精簡,就像是飛機上的櫥櫃一樣。浴室與廁所也非常的小,可以走廊穿梭其中,因為沒有隔間的浴室,差點害兩位來城戶崎建築師玩的建築家們差點摔倒浴缸內。

將近10年後,小嶋於大學教書時期,開了事務所,生活據點變成三個,並說「不管在大學或是公司,我念到一半的書,不管放在哪裡都會被收起來,所以我希望能把看到一半的書,放在哪邊都可以的房間。」所以705公寓擁有很多書櫃,客廳鐵板的後方就像行李箱一樣,收納著很多小嶋喜愛的衣服,也收納了很多書,所以這裡可以圍繞著行走。浴室與廁所則是與書櫃相連再一起,我希望這裡像是小廣場或空地一樣,所以也利用東京空地上「鐵板」、「混凝土」為主要材料,書櫃則是利用3mm的鐵板所製作,從側邊看很像漂浮於空中的書與CD,現在則多了小嶋先生的藝術收藏。照片中可以看見小嶋先生沒有穿襪子,其原因是因為他很喜歡很熱的地方,所以這個房間有完整的地熱暖房設備。


701+702,圖片提供/城戸崎和佐(攝影:藤塚光政)


701+702,圖片提供/城戸崎和佐(攝影:藤塚光政)

工作的場所
對學校來說,父母親也在工作,對老師來說,學校也是工作場所。所以我們可以從工作場所來看這些空間。

鈴木木材工業本社/長崎
它面對著長崎縣的海邊,這應該是今天演講中離台灣最近的案子。由於處於工業區,所以基地很大。主要是賣木材為主的公司,所以希望能新型態木構造的構築形式進行展示,所以城戶崎建築師利用集成材去著手設計。內部空間約莫20~35米,且是沒有柱子的挑空空間,然後創造格子狀的結構套在本來的水泥結構上加強耐震,並選擇穿透性較高的材料。另外,為了讓女性行政工作員工多起來走動,所以將更衣室、茶水間等設計在不同地方,引導她們多多走動。另外天窗的設計面朝四個不同方向,並以南邊紅色;北邊藍色做區分,近一步可以藉由光線的移動知道時間。

鈴木木材工業本社,圖片提供/城戸崎和佐(攝影:上田宏)


鈴木木材工業本社,圖片提供/城戸崎和佐(攝影:上田宏)

西非加蓬共和國魚市/西非加蓬共和國
從海裡補上來的魚,會直接進入這個魚市場,因為二樓有冰凍措施,所以可以常保新鮮。從照片可以看見它於土壤中拔地而起,城戶崎建築師希望一樓擁有中庭的功能,讓人在其中穿梭、走動,直達魚市場內部空間,即使是假日也可以這樣,所以一樓是沒有門與圍牆。為了降低視覺阻礙感,主要柱子從地面算起兩米高是混凝土,以上則以四根木頭柱子打造像傘一般較輕薄的結構,並向上延伸成為平坦的屋頂,提高的台所與挑高的空間及水平風洞,創造了風的動線,減少髒空氣。

西非加蓬共和國魚市,圖片提供/城戸崎和佐


西非加蓬共和國魚市,圖片提供/城戸崎和佐

實驗的工作場所/橫濱
這個作品城戶崎建築師除了以實驗場所做思考,也以辦公場域做考量。基地位於橫濱最高的大樓中,由於日本消防法規很嚴格,所以這裡都使用防火係數較高的材料。這個作品的室內改造了許多地方,以木構造牆去做隔間並作為較輕量且可移動的牆面,透過傢俱與牆面的移動,達成客製化的空間設計。

實驗的工作場所,圖片提供/城戸崎和佐(攝影:西川公朗)

教育設施

青鳥保育園/佐賀
這裡以前主要是煤礦產地,蕭條之後人口逐漸越來越少,但是這裡的保育園仍有12所之多,且皆為私人經營,業主在這裡同時經營很多間保育園。由於車站前方要做開發,所以想委託城戶崎建築師位小朋友做出有趣的設計案。因基地再前站,所以非常醒目,遂想利用故事中青鳥的青色作為建築建築外觀主要視覺的色調,強調視覺上的感官。這間保育園主要是0~5歲的小朋友在裡面使用,所以希望創造小朋友逐年都會發現空間變化的空間。城戶崎建築師於建物中間創造了一處小中庭,並於其中留下0~2歲小朋友遊憩的空間,3~5歲則在照片中右側的教室中活動,他們也可以直接從教室跑到中庭。中庭旁的樓梯上方就是餐廳,餐廳的空間有七米高,偶而會變成體育館使用,結構則以三角形的方式成為型抗支撐。中庭之外,還有兩個露台,所以對小孩子來說到處都是可以遊玩的場所,這個保育園畢業的學生也會回來玩,特意也為了這些媽媽們留有獨立的使用空間。


青鳥保育園,圖片提供/城戸崎和佐(攝影:永石秀彦)


青鳥保育園,圖片提供/城戸崎和佐(攝影:永石秀彦)

京都外國語大學4號館/京都 小嶋一號+赤松佳珠子
這是去年才完成的作品,這個案子主要是CAt的小嶋一號+赤松佳珠子進行建築設計,城戶崎建築師主要是負責傢俱設計。在CAt所設計的場域中,傢俱都是很重要的角色。在一個不是教室,也不是走廊的空間中,有著一處自由學習的空間。京都的城市特色就是擁有格子狀的道路,以這些道路作為辨識,它剛好位於京都車站的西邊。這個校舍很長,本來將它設定在空地的中間,但剛好位於大學的核心區段,學校又希望創造一個誰都可以來的場所,所以將一樓空間與樓中樓都是可以讓學生自由運用;3、4、5樓都是教室,6樓是國際會議所。每個樓層都有代表的顏色,所以建築空間擁有豐富的色彩,所以城戶崎建築師希望傢俱的顏色可以成為畫面點綴物,1、2樓的傢俱為很淡的灰色。樓中樓擁有很多的插頭,也是提供給學生的自習場域;辦公型的討論空間也可以提供學生使用。三樓以上的空間公共區傢俱多為黑色;教室內為白色,城戶崎建築師設計的傢俱為黑色榻榻米座椅最受歡迎的。六樓主題色是藍色,並將其造型延續至戶外,促使調性可以持續延展,連接室內與室外,就像星巴克的吧檯在大學中出現一樣。


京都外国語大学4号館,圖片提供/城戸崎和佐(攝影:市川靖史)


京都外国語大学4号館,圖片提供/城戸崎和佐(攝影:市川靖史)

海士町的廚藝學校/島根縣
海士町位於島根縣外的小島上,從本州前往需要花三個小時的路程。這小小的島嶼是以農業與漁業及其他相關產業為主,著實是個非常純樸的地方,島上基本的食材都可以海裡或田裡找到。這個料理學校就是由50年前的保育園改建而成,且主要是以和式料理教學為主,有時都會有料理達人來這裡客座教學,教當地人如何利用現有素材烹煮和食。這裡沒有飯店,所以與學生一起改造很多空屋成為Guest house提供給旅客居住。這個島也是京都造形藝術大學創辦人的家鄉,很多電影學系、環境設計學系的學生常常來這裡調查或拍攝。

以工作營的方式去進行調查空屋與房舍,以及與在地居民進行訪談,並逐步將這些空屋都標示出來,且進一步分類。透過幾個綠色定點的空屋作為調查起點,逐步向外擴散。隔年暑假有另外40位學生來這裡繼續上一次的工作,由工匠當老師;司機運送木材共同進行保育園的再造。學生們在建築物外創造了平台,希望當地居民可以常常來這裡進行交流。學校的造型基本上沒有變動,保留著以往的樣子,但因年久失修,屋頂仍需要有所補強,所以增強了結構,也鋪了新的屋頂,做了雙層隔熱及雙層玻璃來抵抗時常變化的氣候。內部則更新了許多,城戶崎建築師將天花板與牆壁全部拿掉,希望藉此創造出開放感的學習空間,由於牆壁全部拿掉,又需要擁有耐震的結構,遂於建築物中間創造了一堵間隔為一米的耐震玻璃牆,去增加不同方向的地震抗力。城戶崎建築師說:「老舊建築改造的重點就是將舊的東西活下來,並於其中增加新生命。」


海士町的厨藝學校,圖片提供/城戸崎和佐(攝影:西川公朗)


海士町的厨藝學校,圖片提供/城戸崎和佐(攝影:西川公朗)

牡鹿之家/宮城
這個作品也是跟學生一起合作完成,主要目的是安置311震災的建築用,該時期有15所大學在這裡設計安置所幫忙重建災區,每個大學負責2處,總共會有30處。城戶崎建築師則負責十八成濱的安置所。因為海嘯的關係,許多東西都被沖走了,所以大家都在討論高的地方該蓋什麼樣的房子,平地又該蓋什麼房子。某日,城戶崎建築師要從災地回去時,遇到來自印度Studio Mumbai的老闆,他願意將展覽的裝置作為禮物,來幫忙災區的人們。NGO大家之家贊助了所有的運送與其餘費用,在展覽結束後,京都的學生與山形縣的工匠共同將這些展館搬至災區,並以人力逐一拼接起來。基地前方可以觀望海景,後方則有一個神社,現場安置裝置都是依照當地的物理環境研究後,再做微調後的結果。十八成濱這三棟小建築,使當地居民與小朋友都會在這裡休憩,目前這三棟裝置已經移到其他比較高的地區。

牡鹿之家,圖片提供/城戸崎和佐(攝影:川村麻純)

京都造形藝術大學 瓜生山路台(假稱)/京都
京都造形藝術大學位於山上,要上學必須爬上59層梯,校歌甚至是請AKB創辦人-秋元康,依據階梯數所創作的。「即使是樓梯,也應該好好利用。」所以學校理事長希望能創造一個場域,可以提供給學生進行不同的行為,不論是唸書、談戀愛都好。且面對西方,所以可以成為京都另一個欣賞夕陽的名勝景點。裝置結構部分,則是研究法國鐵橋的結構,鋼骨的拱型結構是由兩片鋼板組成,所以從側面可以看見完美的節奏性、連續性。目前正工程正在進行中,結構已經部件化,所以可以穿過許多尚未地下化的電線與電線竿,放置於設定好的定點,且可準確地安裝。雖說是鋼板,但由兩片組成,並透過多組共同支撐,遂可擁有強而有力的結構系統,又可藉由簡單的結構設計創造美好的建築設計與景緻。


京都造形藝術大学瓜生山露台,圖片提供/城戸崎和佐(圖片製作:高橋好和)

最後城戶崎建築師最後說道:「這次我來台灣的時候,瓜生山路台應該已經完成了,希望大家下次來京都可以來欣賞。雖然每作品東西都不大,如果擁有好的使用者與環境,並進而形成動機,就可以擁有美好的故事。建築師應該要提供「空白」的空間,讓人去發現與使用,在大學教書與自己在設計建築的過程中發現,答案並非一開始就知道,是在溝通過程中逐漸發覺的,所以我很希望來到新竹市,可以用這樣的精神從新竹市去影響整個台灣,甚至影響整個世界。」

「2018年 新竹市城市美學國際論壇」 校園建築從機能使用開始進行設計
城戶崎結束「邁進新建築空間」專題演講後,在徐昌志老師主持下,邀請新竹市政府秘書長陳章賢、黃聲遠建築師等與會同台座談,集思廣益為新竹城市美學尋找發展可能性。


城戶崎建築師(右二)與新竹市政府秘書長陳章賢(左二)、黃聲遠建築師(左一)及徐昌志老師(右一)等與會同台座談


城戶崎建築師


陣章賢秘書長


黃聲遠建築師


徐昌志老師

徐昌志老師:
在整個活動當中,城戶崎建築師在新校園運動中帶來了新的想法與能量;陣章賢秘書長在城市美學、新校園運動兩個計劃當中也是不遺餘力,所以站在業主的角色,對這樣的議題一定有許多的想法可以與城戶崎建築師交流;黃聲遠建築師則是這一波新校園運動與城市改造中不斷地奉獻,歡迎幾位與談人可以跟我們聊聊一聊。

陣章賢秘書長:
作為建築人,能與建築大師坐在一起非常地光榮,我想先請教兩位建築師,建築的英文叫做archtecture,arch代表著弧;tecture則是代表著科技,請問兩位建築是否真的這麼厲害,伊東豊雄在新書中也提到了這一點,那麼建築偉大的地方在哪裡?

城戶崎建築師:
建築很厲害,如果去宜蘭看黃聲遠的作品就會知道。黃老師的建築,建築可以成為道路或是圍牆,並改變城鎮的小環境,在這裡談的其實是自然的景觀,也為未來的孩子留下山與線條,不一定是留下建築,對教育來說是有個很大的進展。

黃聲遠建築師:
城戶崎老師在簡報中有很多地方談到了夕陽,例如小嶋老師創造了「長帽」的案子,中間來個窗子,又把兩邊連結起來真的很有趣。不管我們從事哪一行,如果每個人可以有點解放、多角度的哲學見解,那麼我們也不是那麼被限制住的。從許多方面來看建築厲不厲害,我當然希望它很厲害。雖然看到建築師常常晚交圖,並不是畫圖畫得慢,而是建築師常常不斷地在嘗試超越自己。

陣章賢秘書長:
我常接觸國內的建築師,田中央是我最佩服的事務所,因為他們每接到一個案子,都會從紋理與歷史做研究,所以林盛豐老師說田中央每到一個城市,就會把那座城市佔領,不僅如此,田中央可以將年輕人訓練成獨當一面的人,從思考到動手都是訓練的開始,為什麼會選擇這一個方式,進行事務所的經營?

黃聲遠建築師:
這一點我覺得可以問城戶崎老師,因為她才剛來過我們事務所參觀過。

城戶崎建築師:
我去那裡開會的時候,讓我想起伊東豊雄建築師事務所的樣子,那時的伊東先生如果拿到了案子,會先跟同仁一起去看基地,並把案子丟給員工著手設計,他則在一旁進行看著,並畫著自己的設計。他想傳達的其實是一個人沒有辦法解決建築問題,需要打開我們自己的心,並大方地與人溝通才能創造建築,這個行業是不能單打獨鬥的。我們有很多不會做的東西,當我們藉著他人的智慧,我們也會跟著成長。伊東先生當時也說,「不是故意不給你們看答案,因為我希望大家一起共享資訊與攜手往前,才是最為重要的。」黃聲遠建築師也是這樣子跟大家一起奮鬥,這一點讓我感到非常懷念與感動。

黃聲遠建築師:
這段時間案子也重疊的很緊張,當然也必須透過業主的需求去安排先後順序,所以造成了現在這樣的狀態,我當然不太會管理,因此才要好好挑業主。我們願意研究也願意去尋找答案,但按照國家體系的思考模式,都希望能夠讓每個案子的效益都達到最高,有時都是兩難的狀態。這麼多年來,我期望田中央這個團隊的「人與人之間互相補位」的狀態被看見。不論是團隊到國家應該都是如此,而不是一直處於比賽的狀態,攜手合作去努力。那時去日本參觀過他們的事務所,辦公室裡正在做他們的作品集,小嶋老師不管走到哪都有年輕人跳出來站在旁邊,並笑著學習,一邊玩一邊學,這些都代表著他們事務所的日常,也是裝不出來的生活。

面對建築業務時,不能用一般的方法管理,人不是建築,也不能只有建築,因為它不是我們人生的唯一的事,如果我們只擁有那個唯一,那麼我們沒有辦法把建築做好,所以我有時會在田中央事務所內,含著想法走來走去,且會碎碎念,那個動作其實是想尋找更好的設計方法。其他同仁若有不同的看法或其他心理想的事情,我也不會刻意阻攔或要求,因為這沒有法免強,如果免強了,那麼提出的方案也不會擁有幸福感。我會讓他們自己想,他們的人生是不是應該有這一件事出現,所以總會過個一兩天就會有人會跑過來在跟我聊聊,「是不是可以這麼做?」經過這麼長的時間,我一直認為耐心與同理心是建築的要點,美學也應該成為環境中的要點,若只有機能,沒有辦法將人類的感情表現出來,在政治與領導的狀態,都必須去提升美的狀態。

徐昌志老師:
在聽演講的過程當中,我突然想到一件事情,去年我拿到一張照片是小嶋老師拿了圍巾給黃聲遠建築師,不知道他們兩位是不是真的這麼要好。今天的演講我一直想起黃聲遠建築師對於生活的設計與細節,我很想問兩位老師,兩位都是在生活上過得很專注的人,那麼你們又是怎麼樣觀看彼此的作品?

城戶崎建築師:
小嶋一浩認為黃聲遠是非常直得尊敬的建築師,遠東亞洲建築獎選競賽時,大家都認為台灣應該由黃聲遠建築師參加。每次來台灣都覺得這裡的生活很豐富,東西好吃又活潑,去哪裡都很方便,在東京通勤可能就要一兩個小時,像我去京都上班,搭公車都要花費50分鐘,若要說方便,最好的就是騎腳踏車或是走路就可以到每個地方。黃建築師每天都去游泳,這樣不做作的生活模式,我認為是非常重要的,比如說我跟學生去訪問小島上的居民,其實有許多的限制,但你如果知道這些菜式誰種的;哪些魚是誰捕的,那麼很多事情很好溝通,也很快就會想得明白。建築就是種覺悟,也是本身就擁有這些疑問,所以當你是建築師時,應該要去思考如何呈現更好,且將解決方法與設計呈現給大家。所以透過訪問可以知道彼此疑問的差別,並從中找到不同的解決方法或是新的設計方案,所以從心的互相交換是相當重要的因素。

黃聲遠建築師:
我想回答的就在城戶崎建築師剛剛所說的「覺悟」中,被回答了,在她許多案子中都可以看見,她已經拿開多餘的事物,並從中尋找空間本身該存在的元素,這也是我們需要跟她學習的地方。我認為近距離的生活很重要,所以田中央有四個同事在新竹生活著,並逐漸長出新竹的身體。保育園設計的「中庭」手法讓裡外串連再一起,使小孩子玩耍時,沒有空間區隔性,若可以將空間設計的方式跳脫結構邏輯,那麼是否可以突破現有個侷限,並創造更新的設計手法。剛剛演講中也可以看出原來小嶋一浩過得這麼爽,因為他擁有了這麼多樣的空間,也可以看出他對生活的態度,不知道他到田中央事務所參觀有什麼樣的感想?

城戶崎建築師:
對我們來說,到田中央就像可以看到大家的片段思緒,那比去遊樂園還要好玩,可以看見設計師的想法是很重要的,事務所中不只有專案人員可以看到設計,而是所有人都可以看到不同的案子,那樣的自由與自在,不在時間的侷限之中,我很羨慕這樣的工作環境。我覺得田中央事務所空間很大,且到處有露台隨時可以跟外面的環境相連,我覺得黃聲遠建築師無意識地將這些畫面連接在一起,所以讓田中央事務所的空間看起來如此活潑。

陣章賢秘書長:
我沒有做過很多建築設計,雖說有建築作品但不甚滿意,建築師就像演員一樣,看見作品就像看到那個人一樣,就像劉德華演戲一樣,必須去揣摩不同角色的精神,所以我也很好奇日本建築師事務所接到案子之後,大多都是花多少時間在設計?

城戶崎建築師:
業主對於建築有很大的期待,日本人常說台灣人很喜歡建築師或建築家,但在日本公共建築設計的時間其實非常的短,所以我也想問為什麼台灣建築師對於公共建設有著什麼樣的期待又是怎麼樣看待它的?

陣章賢秘書長:
其實大多數跟預算有直接的關聯性,在前期作業與會議的過程裡的成本,往往都會把壓力給予建築師,雖然我們也很希望能夠尋找到解套方式進行改變,也相信很多從事政治的人都希望從中趕快看到成果。

關埔國小校長陳思玎:
我看到老師的作品,會想它在哪裡?又想呈現什麼樣的態度?又想呈現什麼樣的理念?但看著看著從老師的「覺悟」中看見,不多言的簡潔與安靜的生活,黃聲遠建築師常說房子都是背景,如何讓公共工程回到人,並與心靈相印,當城戶崎建築師與黃聲遠建築師來帶新竹之後,是怎麼想像,並如何讓作品持續擁有生活的幸福感?

城戶崎建築師:
用我最後一個案子做舉例,其實是希望創造一個禮物給學生,雖說依然創造了具有壓力的作品,如果可以將其創造富有更多擁有空白的空間,方能給予更多幸福感吧。

黃聲遠建築師:
我不覺得我有資格回得這個問題,畢竟我對新竹還沒有很深的認知,所以更不塞給新竹更多的東西,是第一要素。接下來如何從環境中取得共識,並多留一點機會給未來,雖說不出來是什麼,但我們希望保持著那一種「不知道」的狀態,例如我就希望新竹的風夠大,因為我們企圖以負壓去進行空間的自然換氣,這些事情也許可以讓新竹人開始重新認識自然環境所帶來的感動。至於與這麼多年輕人一起做事,我覺得這是種更靠近未來的方法。倘若同事做出了一個作品,雖不是我們可能會採用的,但也是一種學習,更是另一種成長,所以不斷勇敢地去做,才是令人安心地作法。因為我的同事們在新竹,所以他們提出了與新竹相近的方案,因為我認為人與環境是有共鳴的,所以我們必須去相信它。

陣章賢秘書長:
這三年多新竹市的改變,相信大家都看得見,在眾多同仁的努力下,邀請了許多國外建築團隊來台演講,同時也要謝謝市長,他雖非建築系,但喜愛建築,且對於空間直覺相當準確,希望大家在未來可以多多體會。

陽光國小老師:
我很喜歡京都造形藝術大學的露台,因為我們都很需要談戀愛,我覺得城戶崎老師的作品中,有著對人很深的凝視及了解,所以可以看見她作品中對於人的需求做出回應,我也認為台上兩位建築師都是很好的教育家,因為他們透過自己的作品帶領我們去看見更美好的世界。所以我想問建築與學校的關係是什麼?其中收納的又是什麼?又可以帶走什麼樣的回憶?

城戶崎建築師:
學校建築應該從機能開始進行設計,或許可以更接近正確答案,但建築師應給予更多留白空間,可以讓使用者去選擇自己想要的東西,即便它不是正確的答案。另一個重要的是學叫建築內的自然移動,而不是倡導著集中,而是自然的視線,例如水平的移動與垂直的移動,可以讓小朋友從中發現變化,進而理解更多。建築師給人的建築上的自由,並提供時間與空間的概念,在這樣的環境之下,應該會有更多樣的思考模式,雖然在這些思考上並沒有正確的答案。一個人在學校裡面,思考的空氣感就是他們可以帶走的回憶,因為學校裡總充滿著人,很難找到一個人的空間,那麼該空間的體驗就是比玩樂更為重要的回憶。


城戶崎建築師(右五)與座談嘉賓、新竹市政府教育處等主辦同仁合影留念。

[延伸閱讀]
>3/10「新竹市城市美學國際論壇」即日起報名 集思廣益共創校園空間「微整型」
https://solomo.xinmedia.com/archi/145389-hccg

>「2018新竹市城市美學國際論壇暨工作營」正式展開 延續「 新校園運動」精神呈現美學力
https://solomo.xinmedia.com/archi/145761-hccg

>「2018年 新竹市城市美學國際論壇」 城戶崎和佐分享「邁進新建築空間」
https://solomo.xinmedia.com/archi/145795-hccg

[活動資訊]

>新竹市城市美學國際論壇
專題演講:城戸崎和佐(Kidosaki Nagisa)
論壇主持:新竹市景觀總顧問 徐昌志
與會座談:新竹市政府秘書長陳章賢、黃聲遠建築師
活動日期:2018.03.10(五)
活動時間:14:00~17:00
活動地點:新竹市化局國際會議廳
活動地址:新竹市北區東大路二段15巷1號

>新竹市城市美學工作營
活動日期:2018.03.10(六)~03.10(日)、03.14(三)
活動地點:新竹大同108舊城再生基地
活動地址:新竹市東區大同路108號

>辦理單位
指導單位:教育部
主辦單位:新竹市政府
承辦單位:新竹市東區陽光國民小學、新竹市香山區茄苳國民小學
協辦單位:新竹市文化局
==========
撰文/何凭融(何熊貝)
編輯/吳宜晏
攝影/邱柏蔚


更多新竹相關活動資訊,請上【欣建築-新竹都市再生】
https://solomo.xinmedia.com/archi/collect/topicsview/145796

旅遊看建築、建築知文化、文化說歷史,更多建築知旅請上【欣建築】
http://www.xinmedia.com/archi-channel

立即加入欣傳媒Line@,月月抽好禮
加入好友
填問券,送好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