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
全站熱搜標籤
# 欣傳媒
欣傳媒服務
欣傳媒
欣講堂
欣會員
BLOG
欣嚴選
客服問與答
沒有未讀通知
看所有通知
旅遊金0
我的訂閱
建立部落格
登出

臺灣摩登咖啡屋:日治臺灣飲食消費文化考

發布時間 : 2014.08.15

圖文提供/前衛出版社,編輯/何凭融(何熊貝)

圖片說明:圖文提供/前衛出版社



第一個種植咖啡的家族、第一家在臺灣專賣咖啡豆的商店、第一家吃西餐喝咖啡的歐風料理屋、第一間打出「力フェー」名號的咖啡屋、第一臺流動式咖啡車、第一家偷渡提供跳舞場的俱樂部、第一家最負盛名的臺式酒樓知興衰起落……
全面認識臺灣摩登時代中的庶民生活,精采奪目的另一面!

圖片說明:圖文提供/前衛出版社



日治大正末期至昭和期間,大約1920末到30年代,「力フェー」──咖啡屋風潮從日本興盛繼而傳入臺灣,一時間風靡各大城市。與菓子店、喫茶店的純情風有著截然不同的風格,大部分咖啡屋直接訴求感官歡愉和娛樂消費,而當摩登尖端的跳舞社交風氣在昭和初年也加入咖啡屋陣容後,咖啡屋於是被喻為是一處真正「歡樂的王宮」,甚至也可算是現代化過程中,社會生活消費的摩登象徵之一。

有日人考察昭和初期的咖啡屋潮現象,也歸納出六種咖啡屋的營業形態:
•「純粹咖啡屋」(以販賣咖啡為主要營業者)
•「麵包店」(以販賣糕點、麵包、糖果、簡餐為主)
•「蘇打、清涼飲料店」(以清涼飲料蘇打水、冰淇淋等為主)
•「餐廳」(以西洋料理為主)
•「酒吧」(酒館)
•「cabaret」(酒家、夜總會)(供應飲食物外、還提供餘興如爵士樂團、舞蹈表演等或設有舞池者)

圖片說明:圖文提供/前衛出版社



雖然彼時有過充分考據與分類日本的咖啡屋消費內容,但本書所述實在以臺灣一地曾發生過的報導與記載,逐步編織出一幅臺灣摩登咖啡屋之在地樣貌。從日人治臺初始明治時期的飲食店、遊廓,到大正時期的菓子店、喫茶店、咖啡屋,最後終於昭和時期二次大戰爆發以至結束,不僅一一介紹各式咖啡屋的潮流現象,而更多的是,發掘生存在那個時代的人、事和風月故事。

圖片說明:圖文提供/前衛出版社



其中特別的是,除了描述時代男女在咖啡屋交陪情誼、議論政事的種種活動,本書亦全面爬梳史料追蹤咖啡流傳臺灣後──第一個種植咖啡的家族、第一家在臺灣專賣咖啡豆的商店、第一家吃西餐喝咖啡的歐風料理屋、第一間打出「力フェー」名號的咖啡屋、第一臺流動式咖啡車、第一家偷渡提供跳舞場的俱樂部、第一家最負盛名的臺式酒樓之興衰起落……可說彌補了臺灣在咖啡消費與生產面向的歷史敘事。

或茶或咖啡,咖啡屋任憑那個時代的摩登男女光顧消費,還等什麼?來!請走入本書時光隧道,也陪他們喝上一杯吧!

圖片說明:圖文提供/前衛出版社

圖片說明:圖文提供/前衛出版社

圖片說明:圖文提供/前衛出版社

大正12 年9 月1 日正午,日本京濱一帶發生大地震,據粗估全東京受震、火災燒毀戶,占百分之七十以上;受災人數2,386,740 名,占人口約七成六強。震毀、燒毀的劇場、料理店與遊廓建物中,知名的帝國劇場、有樂座等劇場,精養軒、階樂園等料理店,大松閣、同幸樂等旗亭,洲崎、吉原等遊廓,皆全滅於此次震災中。這場釀成巨災的大地震,令明治末年至大正年間逐漸改正的東京都地貌毀於一夕,卻也開啟東京都市計畫的新契機。新內閣內務大臣兼帝都復興院總裁後藤新平,針對東京,率先採用歐美最先進的大都會概念之都市復興計畫。臺灣受日本都市計畫的影響,在1930 年代後也展開新概念的都市計畫,寬闊的幹道、公園道及大型公園設施的設置,臺北市、花蓮港市、臺中市、高雄市、基隆、屏東、新竹、彰化等地皆大幅擴張市區計畫。一方面是重建復甦中的帝都東京,另方面是日漸擴張的島都及各市區,此時不管是競走日本的留學青年或是島內的知識分子,在書寫的文字當中,都不可免的帶出近代化都市日常生活、休閒與消費方式的面貌,或者更深層的社會環境與階級問題。

圖片說明:圖文提供/前衛出版社

圖片說明:圖文提供/前衛出版社

圖片說明:圖文提供/前衛出版社




第一次世界大戰後到日本殖民統治結束前,臺灣旅日留學生已超過七千人,語言文字的熟悉與運用,讓這般智識青年在文化、政治運動的啟蒙或文藝創作上的表現有絕大的助益。而在描繪帝都留學青年的異鄉生活景象中,帶入昭和初期當時蓬勃盛行的喫茶店文化,首推楊雲萍的小說〈加里飯〉。大正15 年12 月12 日晚上,楊雲萍寫下〈加里飯〉中旅日青年的悲憤、寂寞與不安。青年期待接到家鄉的匯款,可是青年的父親的信上寫著:「近來吾臺之金融界大不佳,米價又落,租稅則一回加重一回……」青年只好懷著五味雜陳的心情到東京市街上蹓躂。在街上猶豫之間,已經放過幾間咖啡店,最後才選定金星咖啡店。店門鑲嵌著紅、青、紫、綠種種有色玻璃,矩形的室內空間,六張方桌排成二列,收銀臺上擺上二盤紅蘋果,後方有簾幔隔出廚房,可聽見刀叉、器皿碰撞的聲響,女服務生身著肝色底、綠色花紋的圍裙。而此時滿心騷動不安的青年,咖啡店內女服務生的微笑和嬌態,此刻看起來都是虛假的、乞憐般的。而在另一篇〈青年〉中,青年迷戀咖啡店的「夫人」(madam),以為「夫人」是愛好他的。某夜裡,青年作了一場求愛的夢,青年像挫敗的蛤蟆留著眼淚醒來,他嘲笑自己,在現實中、在這金錢至上的人世間,夢想著不花錢而求得真愛,是多麼的寂寞與無望。

文化運動的聚會場所

圖片說明:圖文提供/前衛出版社

圖片說明:圖文提供/前衛出版社

文藝青年張文環還未返臺結識山水亭老闆王井泉以前,曾於昭和8 年3月20 日與吳坤煌、蘇維熊、王白淵、巫永福、施學習等人組織「臺灣藝術研究會」,當時張文環曾接受右翼運動者楊肇嘉的一筆資助,加上家鄉寄來的匯款,於東京本鄉區西竹町開設「トリオ」(三重奏)喫茶店,充作研究會聚會的場所,不僅如此,更是研究會吸納同志與贊助金的地點,而且機關雜誌《福爾摩沙》(フォルモサ)也在喫茶店內胎動創刊。只不過喫茶店經營不久後,因收支無法平衡而收店,《福爾摩沙》也在三期後中斷。後來臺灣全島文藝作家大集合,在昭和9 年5 月6 日下午二時,於臺中市小西湖咖啡屋(カフェーセイコ)召開文藝大會,乃決議成立「臺灣文藝聯盟」。南瀛作家郭水潭參加此大會的印象記提到,會中「有股沉重壓力感向大家吹襲過來」,原來有可怕的警察「大爺」在監視著,不過「咖啡廳女郎都從容面對大夥兒湧進的大家,只看若無其事地附和唱片節奏婆娑起舞,不難猜想,事情沒有什麼不得了」,女給的招待周旋倒也沖淡了當時現場的肅殺氣氛。至年底,張深切等臺籍作家亦假臺北「沙龍OK」咖啡屋召開「《臺灣文藝》北部同好者座談會」,暢談文藝大眾化、臺灣歌謠及如何振興臺灣文藝等諸問題。而後東京的臺灣藝術研究會部分同仁也轉入文藝聯盟,並以「臺灣文藝聯盟東京支部」名義召開茶話會,第一回於昭和10 年2 月5 日晚上七點開始,地點選在新宿的「椰魯碟陸」(エルテル,維特)餐廳;昭和11 年6 月7 日東京支部同仁在明治製菓西餐廳又召開「臺灣文學當面の諸問題」座談會,出席者另有張星建、劉捷、吳天賞、翁鬧、顏水龍、陳垂映等人。

圖片說明:圖文提供/前衛出版社

圖片說明:圖文提供/前衛出版社

茶話會舉辦前後一年,已有楊逵〈送報伕〉入選日本文學雜誌《文學評論》第二獎(昭和9 年10 月);呂赫若〈牛車〉在《文學評論》發表(昭和10 年1 月);昭和10 年,張文環小說〈父親的顏面〉也入選《中央公論》小說徵文第四名,據說還有翁鬧〈憨伯仔〉(後來也在《臺灣文藝》發表)作品入選改造社《文藝》雜誌徵文選外佳作,隔年座談會的對談氣氛也就熱絡不已。參加座談的浪漫派文藝青年翁鬧,原是臺北師範生,在卸下教師之職後,留學東京,期間除投稿《福爾摩沙》創刊號,昭和10 年8 月也在《臺灣文藝》二卷八、九合併號上發表小說〈殘雪〉,小說一開頭即道出主角「林春山」又到常去的喫茶店「愛登」,選定廂座傾聽東京正流行的舒伯特〈未完成交響曲〉,在喫茶店內,因為點咖啡,遇見從北海道逃家至東京謀生的女侍喜美子,後來喜美子為了躲避親戚的找尋,輾轉服務於東京的喫茶店—大森的王子喫茶店、品川的小貓喫茶店。林春山也因為喜美子,讓他憶起家鄉傾慕的、但無法結合的對象—養女「玉枝」。春山旅日三年後,玉枝寄了一封附上匯票的信給他,才知道玉枝為了反抗媒妁婚姻,已經離家到臺北的喫茶店做事,與喜美子若有似無的情愫,又想起和玉枝之間優柔寡斷的感情,讓林春山擺盪在兩位女性間,喜美子最後還是回到北海道,而林春山沒有回到臺灣,也不到北海道。一位在臺南女校受教育,一位則在札幌的女校受教育,卻不約而同的流落島都臺北與帝都東京尋求現代夢,〈殘雪〉可說道盡昭和時代受教育的女性極欲脫困傳統婚姻價值的情境,也描述了帝都留學青年的蜉蝣性格。

較翁鬧〈殘雪〉稍早的4 月,「臺灣藝術研究會」同仁、《福爾摩沙》雜誌集團成員,剛從明治大學文藝科畢業返臺的巫永福,小說〈山茶花〉也在《臺灣文藝》二卷四號上發表。與〈殘雪〉的時代背景相仿,同是旅日青年的「龍雄」,一日在東京街頭等候女朋友月霞,卻不期巧遇公學校時代的青梅竹馬鄰居秀英。由於月霞失約,龍雄的心情低劣,只好勉強將要前往春日町文化住宅訪友的秀英陪他吃晚餐,在途中,秀英想請龍雄喝熱咖啡或牛奶,走路閒聊中,龍雄卻把秀英帶到春日町的日本料理店吃飯、喝酒,並約定下一次秀英的來訪。以後在與秀英的話家常和約會當中,感情逐漸加溫,有理性的新女性月霞也慢慢被龍雄冷落。但與秀英的感情中,卻又有同姓不能結婚的習俗橫梗,苦苦折磨著兩人。龍雄在秀英與月霞兩人間猶豫抉擇,無法下定決心,漂亮、雪白的山茶花意象,不禁飄然飛舞,輕輕的落上心頭,可說又是一幅旅日青年的苦悶形象。

圖片說明:圖文提供/前衛出版社

圖片說明:圖文提供/前衛出版社




赴日學習速記的記者劉捷(因日本壓制思想言論自由,有所謂「人民戰線」大檢舉,曾與張文環同時被捕,坐了99 天牢獄),在東京的短期修業中,對東京到處林立的文人咖啡店(喫茶店)也有生動的記憶,「十圓錢一杯的咖啡,可以長坐欣賞音樂或與文人作家同坐交談。」東京的喫茶店是一般文人、學生聚會休憩的場所,劉捷在此也結識不少作家,如秋田雨雀、中野重治,評論家大宅壯一、森山啟等人。

劉捷回臺後,因採訪的機緣,昭和9 年前後曾與臺北跳舞場羽衣會館的舞女金雀發展一段情愛。據說此人是南部大米商的千金小姐,後來轉至「沙龍OK」當女服務員,並在一次美女選舉中高票當選第一名,「金雀」之名因此得來,但半年後傳來金雀病故於中部的消息,劉捷也曾寫下憑弔此女的紀念詩文。昭和9 年底,舊文人施梅樵也作有〈珈琲館即事〉一詩,形容男性耽溺「カフェー」之風雅:「眾香國裡住些時,角勝場中出健兒;傾盡壺觴洴醉死,只應心血付娥眉。」

圖片說明:圖文提供/前衛出版社



昭和11 年8 月16 日,臺中地方文藝人士如林朝培、楊逵、葉陶、吳滄洲、林越峰等人在「月宮」咖啡館舉行「臺中演劇俱樂部」成立會議。會議決定研究會命名、組別、各組幹部和成員等,並將事務所設在「臺灣新文學社」;12 月,楊逵創辦《臺灣新文學》將屆一周年,6 日也選定臺北高砂食堂舉行「臺灣文學界總檢討座談會」,會中由黃得時主持,朱點人、吳漫沙、張維賢、施學習、鹿島潮、宇津本智等臺日文人皆在座,暢談、檢討當年度的文學界概況。

1930 年代島都臺北與帝都東京時空環境的變遷,甚至臺日兩地小型都市的興起與農業社會的萎縮,到底也牽動著旅日青年或學成返臺青年的日常生活。所創作的小說,與喫茶店似乎有不可避免的交集,其實也是當時代的旅日青年,走上這條文化精神反抗的荊棘之路後,在島鄉與帝都的愛恨間、難以掙脫的傳統慣俗壓力以及臺灣人不平等的種種處境中,透過小說中人物往返於當時摩登喫茶店的足跡與仰息,反而成為帝都留學青年另一幅相當貼近都會生活型態的側寫。

==========
文可璽
早期因追尋有關臺灣咖啡種植歷史之謎,而一腳踏入臺灣在地咖啡種植的世界,曾踏查各地罕無人跡的咖啡栽培地,以後從生產面轉為考察日治時期庶民在咖啡館、喫茶店消費的歷史。這幾年也欣見臺灣咖啡產業逐漸從摸索到精緻,精品咖啡的評鑑制度也日臻完備,國際上的咖啡杯測分數更屢傳佳績,期盼不久將來,臺灣咖啡豆的色相會出現在世界咖啡地圖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