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
全站熱搜標籤
# 欣傳媒
欣傳媒服務
欣傳媒
欣講堂
欣會員
BLOG
欣嚴選
客服問與答
沒有未讀通知
看所有通知
旅遊金0
我的訂閱
建立部落格
登出

另一種目線——王信攝影展|美好靈光,再見再見

發布時間 : 2017.02.21
圖/《蘭嶼.再見》1975/藝術家自藏/北美館提供

圖片說明:圖/《蘭嶼.再見》1975/藝術家自藏/北美館提供

「照片既是一片薄薄的空間,也是時間。」——《論攝影》蘇珊.桑塔格(Susan Sontag, 1933-2004)


述說生命影像的方式有很多,「如何觀看與了解事物?」卻是她最在意的。她說自己既不是攝影師也不是藝術家,對她而言,攝影的價值在於記錄與報導的作用,而非個人的藝術。「我的作品可分為兩類:一類是嚴肅的、有主題的、有明確意圖的,經嚴密構思及長期計劃而製作的系列報導照片,這類作品我一直以黑白的影像作為傳達的媒體。另一類是即興的單張照片,是我閒暇旅遊中,隨興隨手按來的,是屬於感性唯美的……」她是王信,台灣報導攝影的先河攝影師。

走進台北市立美術館「另一種目線——王信攝影展」,偌大的空間,交織的牆面,盯著影像卻也似循著歷史前行,節奏分明,彷彿某種導引;那是有方向的,那是有故事的,那是重疊的記憶影像。好比走進久遠的時空光廊,輕聲細語的深怕驚擾,於是只好將心思放在尋找另一種目線上;為此,感受了一些,彷彿也看透了某些。意外的是,何以從中獲得這樣多?沒有多餘註解的影像,卻蘊藏了好多好多,就像王信所說的:「照片不需要有名字,它自己就會說話。」話語不曾書寫的,倒也從未阻饒畫面所賦予的意義。

圖/《蘭嶼.再見》1974-1975/北美館典藏 提供

圖片說明:圖/《蘭嶼.再見》1974-1975/北美館典藏 提供

那將是意義存在的某種狀態,因著時間的驅動,並藉由快門按取凝結而成的框景。會如此印象深刻,會如此歷歷在目,在於影像中的片段全都是曾經,一如美國著名作家、評論家的蘇珊.桑塔格(Susan Sontag)在《論攝影》中提到的:「照片經常被用來當作理解和寬容的協助工具。在人文主義行話中,攝影最高的使命是向人解釋人。但照片不解釋,而是表示知道。」無須解釋,只因目線的指向,皆來自於攝影人的眼神;光是那點眼神就足以傳遞的情感,即是對生命的尊重與人道的關懷,更是報導攝影的首要精神。「她以人道關懷出發,為少數原住民文化與台灣城鄉庶民文化的消逝做見證,傳達不同文化差異應予尊重的觀點。她重視影像表達的敘事性,硬調子的黑白映像有著沉鬱孤寂的質感,以及準確而溫暖的情感。」說到王信的作品,策展人雷逸婷這麼說。

圖/《印度》1981/藝術家自藏/北美館提供

圖片說明:圖/《印度》1981/藝術家自藏/北美館提供

那麼,那份關懷又是從何而來呢?翻開王信的影像開端,或許都跟電影有關吧。影像的軌跡,轉著播著或許也攪動了她的美感思緒。「我從小就對美的事物十分有興趣,一旦看到美的東西,就想著該怎麼把它定住,唯有定住我才能分享給別人看。」說也奇怪,看似短暫的感覺卻沒有因為時間而消弭,反倒成了她完成東京農業大學畜牧學科後,改學攝影的重要動力。學習攝影期間,她發揮了獨有的觀察力,而恩師伊藤逸平、報導攝影前輩三木淳的鼓勵與肯定則給足了她勇氣。同時,也因為景仰美國報導攝影家尤金.史密斯(W. Eugene Smith)人道關懷的精神,以及本著「人類本該尊重不同文化狀態與生活型態」的心情,讓她毅然決然踏上報導攝影這條路;遂成終生職志。

一輩子要做的事情很多,但無論如何她都有話要說。「透過攝影,究竟能為這片土地留下些什麼?」相機對她來說,不光是記錄的工具,同時也是表達的工具。那些想說的話,說穿了都是她對這片土地的關愛。「攝影的目的,為的是要拉近人與人之間的距離。」面對世界正在發生的事情,人們總是抓不著頭緒,攝影在此則是為人們架上一台望遠鏡,好讓視野得以拓展,畢竟每個人都是時代的目擊者。拿筆的人因此寫下,按快門的人因而拍下;足以留下的,不外乎是歷史的集結。

有了文字、有了照片便構成歷史。那些藉著相機拍下的影像,好比切的整整齊齊的時間,每張靜止照片都是重要的時刻,既可閱讀也有跡可循。「另一種目線——王信攝影展」所展出的600張作品、14個主題,有雲有海也關乎逃亡與死亡,更多的是對生命的萬般不捨;才發現從中散發的某種味道,不也是凝望記憶的氣味嗎?摻雜了霧社、蘭嶼、澎湖那片土地的人味。「怎麼說都是真實的吧。」夠真實的生命體驗,才能拍攝出夠真實的風土映像。她的人生觀直指攝影觀,所構成的路徑不若直線式的前行,而是帶著疑惑的心情踏向;於是乎,每次的拍攝都將是種確認。「我拍照時,經常會異想天開,也因此我的第三隻眼,常會逮到意想不到的奇觀。」她在創作自述裡這樣寫道。

圖/《澎湖風土記》1979/藝術家自藏/北美館提供

圖片說明:圖/《澎湖風土記》1979/藝術家自藏/北美館提供

關於攝影,她說要拍就得拍有價值的照片。所見的奇觀,實際上就是透過洞察力發現到的細微,哪怕是一點都將與眾不同;猶如探險。面對世界,請保持一定程度的好奇心,若是沒了提問心態,望向觀景窗的視線將不再炙熱。所以啊不要漠視也別擦身而過,即便尖銳還是得層層剝開,才能看見事實的全貌。「到他鄉異地旅行的目的因人而異,也許有人為了採購,有人為了享受異國情調;但我相信最重要,最不應該錯過的是去觀察,去了解別人怎麼生活。」她這樣說。畢竟理解向來都不是件容易的事,但唯有懂得尊重各種不同的文化與生活模式,才能從中獲得感受更多,進而取得一種和諧共處的狀態。

展覽中,首次曝光的學生時期作品、眾所皆知的《訪霧社》(1973-1974)、《蘭嶼.再見》(1974-1975)、《肖像論》(1975-1982)、首度亮相的《霧台、好茶、三地門、大社》(1975),以及多為初次發表的《澎湖風土記》(1979, 1989)等,那些早已不復存在的風貌,卻能從她的影像加以追溯,說是閱讀一段歷史,倒不如說是一場生命巡禮。猶如約翰.伯格(John Berger)在《另一種影像敘事》中提到的:「一張照片,保留了一個過往片刻,使其免於被隨後繼之的其他片刻所抹滅消除。」正因為無法輕易抹除,才有了鄉愁,才有了另一種目線。

目線交織出的時間網,讓我們都無疑是歷史的部分。身在其中的人們,就是得不斷地撿拾拼湊,好讓那些映像的殘餘,畫成了畫、寫成了字、拍成了像;深怕錯失任何的可能。我們仰賴這種關係,同時也驚訝這般痕跡,因為網住的不僅僅是獨善其身的單一物件,而是濃到化不開的相存相依;無法抽離。透過攝影,她探討生命的價值,為人們留存過往記憶,同時也再現了「靈光消逝的年代」——她,是王信。

圖/《另一種存在》1992/藝術家自藏/北美館提供

圖片說明:圖/《另一種存在》1992/藝術家自藏/北美館提供

另一種目線敘事

相機複製著這個世界,捕捉目眩神移的人類活動,我們因此逃著卻也追著,想像時間能夠驅離這般注視。但無可避免地,我們又必須倚靠這樣的記錄,好來緬懷曾經的曾經。發生過的,總會留下些什麼,無論是留存於心,還是過眼雲煙的隨風而去,烙下的記憶是深是淺,都不外乎是過程。它或許只是一條線索,卻也足以擴張為一張大網,牢牢網住光陰的片刻;而我們置身其中。(延伸閱讀:關於土地關於心靈

展覽資訊:另一種目線——王信攝影展
1970年代台灣報導攝影先河攝影師王信,將由台北市立美術館為其豐厚的藝術生涯舉行首次回顧展,以「另一種目線」為名,透過作品計畫與創作時間雙軸,集結攝影生涯中最具代表性的14個主題與系列,展現王信近半世紀的創作探索與成就。

展期:即日起至2017/03/05
地點:台北市立美術館三樓3A~3B
開放時間:週二至周日09:30-17:30(周六延長至20:30)

採訪口述|策展人雷逸婷
TEXT|酸鼻子|酸鼻子專欄 https://solomo.xinmedia.com/SPZ
全文刊載於Sense好感 1月號/2017 第57期http://www.books.com.tw/products/R030060795

【更多目線】
圖/《肖像論-自拍照》1971/北美館典藏 提供

圖片說明:圖/《肖像論-自拍照》1971/北美館典藏 提供

圖/《霧台》1975/藝術家自藏/北美館提供

圖片說明:圖/《霧台》1975/藝術家自藏/北美館提供

圖/《訪霧社》1972-1973/北美館典藏 提供

圖片說明:圖/《訪霧社》1972-1973/北美館典藏 提供



圖/展場圖/北美館提供

圖片說明:圖/展場圖/北美館提供

圖/展場圖/北美館提供

圖片說明:圖/展場圖/北美館提供

圖/展場圖/北美館提供

圖片說明:圖/展場圖/北美館提供

圖/展場圖/北美館提供

圖片說明:圖/展場圖/北美館提供

圖/展場圖/北美館提供

圖片說明:圖/展場圖/北美館提供



 
填問券,送好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