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ke advertisment

PR

  1. 首頁>
  2. 生活

聖史蒂芬與迴盪中的安魂曲

By 欣建築2013/08/16
article cover

圖片說明:聖史蒂芬天主大教堂外觀,引自Miguel Mendez from Malahide,Ireland

編輯/何熊貝,與談人欣古典編輯 小E

先請大家一邊聆聽布拉姆斯的「德意志安魂曲」(Ein deutsches Requiem),第五樂章<你們現在也是哀愁> (Ihr habt nun Traurigkeit),一邊欣賞這位於維也納的美麗教堂。



圖片說明:聖史蒂芬天主大教堂內部

歐洲享譽盛名的國際都市 - 維也納(Wien),奧地利共和國的首都與維也納邦的首府,城市的一部分是建築用地,整個Wien有近一半的土地是草原,絕大部分是農用地。1529年與1683年,兩次遭受土耳其鄂圖曼帝國的圍攻,不僅成功守下了維也納,並從防守轉為攻擊土耳其。於戰爭過後,在重建過程中,不僅在建築、家具、器皿、音樂、繪畫、雕刻等藝術設計領域,繼續追求與展現巴洛克式的藝術風格。該年代的貴族們紛紛在城牆內部,於城中各區域、不同角落,不斷興建花園和宮殿,其中最為著名的是歐根親王的貝爾佛帝宮,Wien開始進入它輝煌的建設時期。從1720年至1790年間,Wien內的人口不斷成長,由15萬至20萬,城市裡鋪設了城市下水道和街道清潔等系統公共建設,改善了城市因人口擁擠所造成的衛生問題。諸多藝術風格隨著這座城市的迅速發展,而突飛猛進,使Wien很快地成為歐洲最重要的文化中心之一。

聖史蒂芬天主大教堂(Stephansdom)建造於12世紀,是Wien的首座教堂,原以羅馬風格建造的教堂,經過兩次的大火燒崩毀後,於14世紀改為哥德式的建築。聖史蒂芬大教堂不只矗立於城市之中,見證了奧匈帝國的興盛時期。聖史蒂芬教堂經歷了鄂圖曼土耳其帝國襲擊、拿破崙掃蕩,到最近的二次大戰,德軍燒毀了維也納城市中的建築,也使聖史蒂芬大教堂受到嚴重破壞。戰爭過後,由奧地利全國分工上下一同修補,這專屬於他們的精神象徵,並於1984年重新開啟它那猶如聖母雙臂擁抱你的雙臂。教堂正前方懸掛著耶穌雕像,下頭的架上點滿了白色蠟燭,因步步前進而不斷變化的自然光渲染下,形塑出一股莊嚴神聖的氣氛。大廳的右側則有樂團演奏著,足以令人感到安逸的聖樂。教堂內部的結構、牆面、拱頂構成了絕佳的迴音音場,當弦樂前奏後,女高音的聲調由弱逐漸往上提升,最後消逝於哥德式的教堂中,配上布拉姆斯安魂曲,經由合唱團的詮釋唱著 “我將會向母親一般撫慰你的哀傷”。透過安魂曲與建築的吸引,或許可以從這如蛛絲般細膩的線索中,找到前人感動我們的魔力來源。

熊:我目前去過的教堂只有一間,就是在香港中環的聖約翰教堂。還沒有機會可以到歐洲欣賞這些巨匠們的美麗建築與都市語彙,雖然尚未有幸去過,但可從這些照片與歌曲中,讀到一點讓人感動的角落或聲響。我曾想像自己坐在教堂或是修道院的窗邊的陰暗一角,看著灰塵在窗框邊流洩的自然光中飄蕩。聽到布拉姆斯的「德意志安魂曲」(Ein deutsches Requiem),第五樂章<你們現在也是哀愁> (Ihr habt nun Traurigkeit),就讓我想到一首莫札特的《Requiem Mass in D Minor I - Introitus and Kyrie》安魂曲,或許那中悲愴的情緒曾在這曲調之中被闡述。除了文中所提及的安魂曲外,你還有要在本周五推薦給大家類似的曲目嗎?



E:我在布拉格的提恩教堂中就是聽著莫札特安魂曲!安魂曲是為了往生者而寫,雖然布拉姆斯的安魂曲是為了撫慰還在世的人,但是多少還是與死亡有關係。歐洲的教堂不少教堂內部陰陰的,格外適合聽這些安魂曲,除了一兩間不太適合。一是梵蒂岡的聖彼得教堂,另外就是巴塞隆納的聖家堂。

在梵蒂岡的聖彼得教堂中,金光閃閃的牆壁、超大雕像,主殿上的彩繪玻璃還散發的金黃色的炙熱光芒,整間教堂中充滿了浩然正氣! 他恢弘的氣勢,讓我每次走進去都覺得元氣百倍,像鍍了一層防護膜在我身上,走出去可以斬妖除魔。所以在陽氣鼎盛的聖彼得教堂聽哀傷安魂曲太不適合了。在這個空間之中,請撥放義大利作曲家韋瓦第D大調《光榮頌》(RV.589),一同頌讚耶穌基督降生的經典讚美詩(不是天主教徒也是可以一起唱)。



另一個不適合聽安魂曲的教堂是巴塞隆納的聖家堂。高第的作品看的到20%傳統的影子,但是大多數連現代人都感到超現實。很佩服西班牙人對藝術的度量,在保守的19世紀末期,西班牙政府竟然願意讓高地打造聖家堂,顛覆對宗教的想像。

每個教堂之中都有耶穌皇冠與耶穌神像(有的很小,有的只有畫像),但是只有聖家堂才能將它變成耶穌降落傘,教堂內部裝潢與電影《星際爭霸戰》拍攝場景一般。如果用科技音樂搭配太大不敬了,但是想到傳統的聖歌都很衝突。

放2010年聖家堂開光儀式,讓大家體驗一下太空版的教堂儀式。



熊:話說大家因為平時工作繁忙,耳朵也因為會議的關係常常塞住不通,以至於我們這些喜愛音樂的人,必須尋求新的音樂,並且透過更多不同的音符以及旋律來刺激我們的耳蝸神經,來激活我們大腦與神經突觸,或許也是因為這樣我們延緩了「腦袋殭屍化」的病症。這幾天有個長輩說,他因為位階的關係,時常找不到人可以聊聊心裡的真心話,導致許多心事壓在心裡,為了不讓自己生病,買了台好一點的禮物給自己,其內容物為搭配Air Tight ATM-1S的真空管擴大機的音響組,我雖然沒有直接說,但我深感懷疑,刷卡才是他宣洩壓力的管道。而後他說他最喜歡聽莫札特的魔笛與教堂音樂之父帕萊斯特里納 (Giovanni Pierluigi da Palestrina) 的作品,我這後輩小生深感慚愧,原來我誤會他了。換作是你,如果有個自己辦公室,你會怎麼裝飾它或用什麼樣的音樂來配它?

莫札特 - 魔笛



帕萊斯特里納 – Missa Papae Marcelli



E:辦公室應該要是個理性的地方,要能落實作業管理所說5個S的準則,但是我們身在“美的產業”當中,每日都要與靈感奮戰,那就需要創造一個能夠令我開心的環境氛圍。那有以下幾個條件:開闊、空曠東西少、要有畫、要有音樂。

*開闊

環境開闊,思想就開闊。如果有一面是落地窗,能向遠方眺望那就太棒了。如果沒有落地窗,我大概就會貼我在義大利托斯卡尼拍的風景照片,三不五時朝那張照片望去,自以為宛如身在義大利托斯卡尼,一起開闊。

*空曠東西少

我非常喜歡乾淨簡潔的氛圍,不喜歡雜亂。環境雜亂,我的思緒就會跟著亂。因為我懶得花時間整理,所以我的策略是不要放東西,就不用整理。我會拒絕所有不必要、占空間的裝飾品,絕不蒐藏高級垃圾。

*有畫

畫是我靈感來源之一。當我想不出東西的時候,畫可以幫助我暫時轉移焦點。我可以將自己專注在畫裡,徹底放空,重新啟動我堵塞的腦。我希望放一幅莫迪里亞尼的人物畫像、一幅能夠讓我跳脫僵化思考的畢卡索、一幅讓人心曠神怡的莫內風景畫、一幅塞尚的靜物畫,讓整個辦公室跟著畫廊一樣。

*有音樂

我不能沒有音樂啊! 至於會放甚麼,我會放巴哈、德布西、拉威爾、佛瑞、普朗克、蕭邦的小品音樂。用單純簡單的音樂,隨時保持心情平靜。另外也會放不同國家的音樂,來點佛朗明哥、香頌、巴薩諾瓦、探戈等等,用音樂讓心情環遊世界。

巴哈 第五號法國組曲



*有鋼琴

這才是我心目中辦公室的極致! 雖然我不是作曲家,實在不太需要這麼龐大的物件,但是他可以提供我更多靈感,畢竟聽音樂跟製造音樂感受相當不同,聽只是用耳朵感受,但是演奏便可以把靈魂、耳朵、手指一同放進去感受。另外演出也可以做為抒發心情的工具。如果我心中悲憤,我就彈貝多芬,我悲人悲(應該是我的同事悲)。

貝多芬第32號鋼琴奏鳴曲



==========

【Profile】

何?融 / 何熊貝
蘭陽技術學院建築工程系、華梵大學藝術學院建築設計學系研究所、台北市青年社區規劃師、建築研究志工團《CxCity》公關。現任雄獅集團欣傳媒社群發展部企畫專員,主要任務為《欣建築》線上誌週五主編、文字記者以及建築相關主題活動的策劃與執行。


[欣建築]
更多窗台上的小節線專欄請上 :
[歐陸經典-枯葉 Les Feuilles Mortes(Autumn Leaves)]



何熊貝窗台上的小節線
fake advertisment

PR

fake advertisment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