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
全站熱搜標籤
# 欣傳媒
欣傳媒服務
欣傳媒
欣講堂
欣會員
BLOG
欣嚴選
客服問與答
沒有未讀通知
看所有通知
旅遊金0
我的訂閱
建立部落格
登出

從針孔窺探時間之流 - Abelardo Morell

發布時間 : 2013.08.02

撰文、編輯/何凭融(熊貝),與談人 SNAPPP 編輯/品巾
圖片提供/ 照玩雜誌 SNAPPP
Photo│© Abelardo Morell


對攝影來說,透過針孔所產生的倒影是名為「暗箱(針孔)攝影」,也是最為傳統的攝影手法,Abelardo Morell就是透過這樣的攝影手法並加以實踐而享譽世界,不僅如此,他還藉由獨特的拍攝視角,透過書籍、流水、紙幣等日常事物,再賦予它們全然陌生的形象,迫使觀賞者以另種角度重新審視眼中所熟知的世界。我們生存的這個世界時間總是過的飛快,也因為數位科技的發展,使得資訊的傳遞與環境圖像等傳播的速度飛快地進行著,Abelardo 就是企圖以翻轉此現象,雙軌道的呈現當代藝術「緩慢」的特性,透由不同角度切入,以有別於目前的科技所創造出的畫面,他希望能衝破生活中無形中蔓延並遮蔽我們的感知無數的影像。



Abelardo Morell—照相暗盒計畫(針孔攝影)的創作自述

在1991年,我運用照相暗盒技術,在那間做為「暗房」的客廳中,完成了我的第一張攝影作品。那時我將所有窗戶都用黑色塑膠布蓋上,不讓任何光線透入,好將這個房間布置成拍照所用的「暗房」。然後在其中一片蓋住窗戶的塑膠布上穿了一個小孔,讓外界的光影因而經由那個小孔流洩進來,倒轉並顯影在牆面上。我拿著大片幅相機,向著在牆面上的影像對焦,並將底⽚片曝光,一開始的曝光往往需要花到五到十小時的時間。

之後,在這個照相暗盒計畫中,我將地點擴張到客廳之外,嘗試捕捉世界各地不同的「室內風景」。每當我注視著這些混雜著室內與室外的景象、看似自然卻又迷幻的影像,特別能感受到這項影像創作為我帶來多大的成就感。

幾年前,為了要試驗這種成影技術的視覺潛力,我開始使用彩色底片,並且在遮窗塑膠布上的小孔前擺上一個鏡頭,以增加影像的明亮度與銳利度。最近我也開始利用稜鏡來上下翻轉投影成像的畫面。拜數位科技所賜,現在我不再需要花那麼多時間來曝光底片,還可以捕捉更多瞬間的光影。在近期的作品中,我特別喜歡那些流瀉而入的外在光影之真實感,較先前作品更為盛,而室內與室外的風景也因而搭配的更為協調。

==========

About Abelardo Morell

1948年出⽣生於古巴的Havana,小時舉家移居美國。作為古巴移民, Morell始終保持自己“疏遠和異鄉人的敏感特質”,捕捉最獨特的影像。1977年從Bowdoin College取得藝術學士、1981年自耶魯大學得到藝術碩士,1997年Bowdoin College授榮譽藝術博士。目前Morell是美國麻州藝術與設計學院(Massachusetts College of Art and Design)的攝影教授,也是耶魯大學藝廊的Happy and Bob Doran常駐藝術家(2008年到2009年)。Morell的作品曾經在Museum of Modern Art(紐約),Whitney Museum of American Art(紐約),Art Institute of Chicago(芝加哥),Victoria and Albert Museum(倫敦),以及40多個其它博物館中展出及收藏。

熊:「針孔」攝影可以算是攝影的出發點,然而猶如《SNAPPP》NO.5中所說,現今社會裡到處都有鏡頭,在這充斥影像的年代,很難說雙眼沒有被欺騙過。雙眼在這世界看見的美麗,總是無法以任何一家廠牌捕捉,而那足以吸引眼珠的色彩與光線,卻又過於清晰,彷彿不具任何感情般地真實呈現。也因如此「鏡頭」與「快門」替我們當下所見的情緒都抓進膠卷當中,並透過照片將人與人都連在一起。妳有沒有用過什麼不一樣的攝影方式,試圖將你所看見的事物記錄下來?

巾:有一陣子我很愛拍攝倒影,無論是透過光線映出來的影子,還是在反光物品裡出現的影像,那種經由第三者產生的影像,像是再度被創作一般,擁有自己的特色與個性,進而再度被快門所捕捉,創造出另外一種影像,我覺得非常有意思,雖然這一類的攝影技巧已經不是首創,但是在其中的樂趣與故事,卻是只有自己才能感受到的獨特。我認為 Abelardo Morell 的針孔攝影也是如此,映在不同空間的景色,真實又奇幻,那你有接觸過針孔攝影嗎?

熊:有喔!在高中時,有個老師曾經教我運用衛生紙紙盒拍過一張照片,因為曝光需要點時間,當時在下又在許多社團內攪和,耗費了許多時間,所以一個不小心曝光太久,作品就得了白化症( 過曝 + 漏光 )。我記得有一位針孔攝影師叫做張震揚,他會常是以許多不同的物件,並將其製作為針孔攝影機,拍下所看見的美一個有趣的事物,他甚至曾將燒鴨製作成針孔相機並拍出非常有趣的作品。妳是否有曾經動手做過針孔相機?會不會想嘗試看看?

巾:我曾經看著網路上一位很厲害的針孔達人「管杯杯」的針孔教學,嘗試做出一台用紙盒打造的針孔相機,因為懶惰不精細的計算,導致外表破破爛爛,試拍了第一捲後,什麼都沒有顯影出來,非常失望,不過再度改造後,拍攝了第二捲底片,雖然有出現幾條光線與奇怪的白霧,但我想應該還是完全失敗了,哈哈!不過製作的過程與拍攝時的緊張與興奮,都讓我難忘,下次有機會還會想挑戰看看。

熊:許多人對針孔的看法都有所不同,就像我轉頭問同事說:「針孔,會讓妳想到什麼?」她說:「偷拍!」似乎是如此,如果對攝影沒有興趣或許不會有第二個選擇說是:「可以拍出美麗黑白畫面的困難手法。」我愛拍照,卻並不一定要求自己要拍出多厲害、多有比例或完美構圖的照片,因為我只希望拍出可以能與人鏈結的作品,當然,我仍在持續常識找到能夠感動人的畫面。對你來說,「攝影」為什麼讓妳這麼愛它?不斷的在「攝影ING」? 

巾:對我來說,攝影最令人愛不釋手的部分是「紀錄」,就算拍攝時有特地目的按下快門,卻依舊是一種記錄,因為攝影就是捕捉真實存在的畫面。並且我認為攝影是一件持續去做,就能擁有收獲的事,當自己在影像裡找到一些對於生活的渴望,或是創作的初衷時,就能感到歸屬感,一種真實活著的存在。

==========
【Profile】

何凭融 / 何熊貝
蘭陽技術學院建築工程系、華梵大學藝術學院建築設計學系研究所、台北市青年社區規劃師、CxCity公關。現任雄獅集團欣傳媒社群發展部企畫專員,主要任務為[欣建築]週五編輯以及建築相關主題活動的策劃與執行。

更多不同閱讀請上:
[SNAPPP]、[Sense]、[欣攝影]


填問券,送好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