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ke advertisment

PR

  1. 首頁>
  2. 旅行

[幕末][司馬遼太郎] 逃命小五郎(三)

By 欣日本2013/06/18
article cover

圖片說明:長州藩邸碑,位於京都河原町御池東入?。(轉自Wiki, 攝影者mariemon)


幾松原是若狹小濱藩士木?某的長女,本名松子,幼年時,父親便去世。母親後來改嫁御幸町松原的燈籠店老闆。松子九歲時,被送到三本木一位藝妓家學習舞蹈。當她還是一名舞妓時,才色雙全的豔名便已不脛而走。十四歲,正式繼承師姊的藝名,成了第二代幾松。
她與桂小五郎的交往,從文久元年七月開始,已經有四年時間了,兩人情同夫妻。
他們的家就在三本木。
這裡,距離長州藩邸並不遠。
元治元年七月十九日,天猶未明時,從藩邸屋簷竄起炎炎火龍,緊跟著是轟然的爆炸聲,火勢幾乎就在幾松眼前蔓燒開來。
當時,幾松立刻飛奔到對馬藩藩邸,向桂熟識的大島友之助詢問桂的消息,大島只能安慰她道:「我想,桂不會有問題的。」
但事件發生的兩天後,從對馬藩藩士口中卻得到另一種說法:幕府軍的戰利品中,有件署名「桂小五郎」的甲胃,被桑名藩兵在朔平門附近一帶撿到。
「說不定已經戰死了。」大島友之助如此說著。
「確定是甲胃嗎?」幾松再度確認,自己卻陷入沉思。

事實上,桂的甲胃還留在大阪藩邸,並未帶到京都,這點幾松是知道的。可能是桂詐死故布疑陣也說不定。憑這男人的智慧,這麼做並非不可能。
桂還活在世上。他就是這麼一個男人。過去,他曾在幾松面前自豪地說:「我的刀是士大夫的刀。」「什麼是士大夫的刀呢?」「就是遇難則逃啊!」
在桂擔任總教頭的齋藤彌九郎武館裡,牆上便寫著六條事項,其中一項即是:「兵(武器)為凶器。」
一生不用,誠屬大幸矣,也就是說,能逃則逃,徹底地拒絕殺人,這就是齋藤彌九郎教誨學生的宗旨。而身為齋藤門下高徒的桂,當然也繼承了這份精神,將一切學習得來的刀術全集中在逃的心念上。所以他才能像個神奇的魔術師,穿梭在幕吏的槍林刀雨中。尤其池田屋之變,他更憑著男人獨特的敏銳逃過一劫。那天,所有聚集的同志都慘遭毒手,只有他是唯一倖存的人。
「我真是個無用的人,逃命竟成了我唯一的長處。」
如果逃命也算才藝,那小五郎可真是日本一流的藝人了。就連天才型的刺客也不是他的對手吧!
「桂一定還活著。」幾松自信地向對馬藩大島友之助說著。
「妳怎麼知道?」
「如果連這一點都不知道,我就不是他的女人了。」

幾松連著幾天都在京都的斷垣殘壁間尋找桂的下落。雖然始終沒有發現任何蛛絲馬跡,她卻一點也不灰心。有一天,她聽說京都的難民大多聚集在大津附近,於是,她立刻動身前往打聽。
桂並不在這裡。她難免有些失望,一個人走到郊外的河堤邊,正準備叫轎子回京都時,突然發現河岸邊的松樹下友一排零星錯落的小木寮,仔細一瞧,其中一間小屋外頭,有個穿著新布條丁字褲的男人,正悠閒地敞開雙腿坐在草蓆上,一邊大口吸著菸,一邊盯著自己瞧。
——啊!是桂??
幾松不禁屏住氣息。過了一會兒,卻不禁說出連自己也覺得好笑的話:「我可不可以叫頂轎子回京都?」
可想而知,哪有人向乞丐吩咐叫轎子的道理。
只見桂一副泰然自若地回道:「這裡沒有妳要的轎子。」
「??」
正當幾松想挪步奔向桂的那一瞬間,桂突然用菸管在地上咚——地用力一敲,適時阻止了幾松的衝動。這人的刀術雖然出神入化,卻是個冷靜得教人害怕的男人。
隨後,桂伸了個大懶腰,哼——地撇過臉去。
——別靠過來??
這是桂的意思。
在《孝允傳》裡,對這一段的描述,卻只有寥寥幾句:「幾松終於在大津找到孝允,但礙於周遭閒人眾多,無法親近交談。」
——我不會過去??
幾松流轉眼波,朝京都方向飄了一眼,又迅速轉移視線。
這是舞蹈中肢體語言的一部分,意味過幾天,將會派人來迎接桂;可是桂卻將臉別向另一邊,不予搭理。後來,幾松回憶起這件事時說道:「再沒有比見到他那一刻更教人興奮的了,可是,也沒有比當時桂的表情,更令人氣惱憎恨了。」
幾松立即招了頂轎子趕回京都,途中經過粟田口三條時,遇見一位正準備回大津的老婆婆。於是,幾松給了老婆婆四百文的跑腿費,託她帶信給小五郎——「今夜,我在大神宮旁等候。」
收到信的小五郎,準時赴約。還是一點都沒變,一副不解風情的表情,絲毫沒有久別重逢的喜悅。
「快點換上這套衣服吧!」
幾松準備了幾件舊衣裳。鬆垮垮的木棉上衣,再繫上小倉帶。
「把頭也紮起來。」
一綁上頭巾,桂小五郎立刻成了街頭巷尾常可看見的按摩師。
「我像按摩師嗎?」
真是怪!這個男人不管扮什麼像什麼。這回,從他的舉手投足,活生生就是一個按摩師。不過,桂卻滿臉嚴肅。
「對不起,如果不把你打扮成這副模樣,你是無法在城裡走動,更別說進藝妓家了。」
那晚,桂在幾松家過夜,兩人打算隔天趁著黑夜,離開京都,到大阪後再換船回長州。
可是幕吏也不是好對付的。幾松家四周早已布有眾多眼線,對面的理髮店便是其一;這幾天一直緊迫盯人。
京都見迴組組長佐佐木唯三郎聞報說是按摩師,不覺眼睛一亮。近來在肅清長州勢力時,死於他刀下的人不計其數。
「從戌時下刻進去,就一直未見他出來。」
「以前曾看過這個按摩師嗎?」
「沒有,小的從未見過。」
「很好,你們繼續監視,只要一有動靜,立刻通報。」
隔天下午,對面的理髮師發現按摩師從幾松家大搖大擺走出,還換上旅裝了。密探立刻隨後跟蹤,可是,對方的身手實在太敏捷,左彎右拐,沒兩下便消失在街道上。
得到通報的佐佐木,判定對方準備從伏見乘船到大阪,再換上駛往長州方面的船隻。於是向伏見的番所發出通告,並張貼畫像緝拿。
「但是??」
就在那天傍晚,佐佐木又從密探那兒得知按摩師仍留在京都,並未外出。
「就在剛才,我們確實看見他被召到三本木的吉田屋料理店。」
而且,不止按摩師一人,不多久,桂的友人對馬藩京都留守居役的大島友之助,也隨後跟進吉田屋。
「這就錯不了了!」
佐佐木片刻也未耽擱,立刻出動見迴組數名隊士前往捉拿。
這幾乎可說是善遁的小五郎一生最大的失策。

他和對馬藩士大島等人在吉田屋的客房裡擺設酒宴,依依話別。
「今後,天下的局勢會如何?」大島問。
桂一臉沉著地說道:「幕府一定會要求朝廷頒下聖旨,討伐長州。到時候我們長州人就變成朝敵了。」
「朝敵??」
「是啊。不過那只是一時而已。同情長州藩的公卿、諸侯並不在少數,相信他們也會為長州藩說話。這期間,則需要靠你們對馬藩的同志多留意京都裡的情勢變化了。」
「那你自己又做何打算呢?」
「總有一天我會再回來。那個時候,天下就是長州的了。」
不久,幾松和數名藝妓也到來,大家展開表演,盡情歡樂。
桂實在不屬於會玩的人。論及酒量,遠遜於同是松下村塾出身的高杉晉作,晉作還會邊唱邊彈三味線呢。他也不像久?玄瑞,出口成詩,而且琅琅上口;更不像品川彌二郎,妙語如珠,能夠帶動大家的興致。
他只有默默喝酒,而且是一臉深沉、憂鬱的表情。偶爾觸動一下的長睫毛是他臉上唯一表情。以男人的標準來說,他的睫毛是長了些。不過,這也許正是他吸引幾松的地方吧。
「啊。好多鳥兒呀。」
大島友之助走到俯瞰鴨川的小陽臺上。從以前,這加茂河原的三本木就是聆賞鳥鳴啁啾的勝地。
「桂君,你聽,牠們在叫著呢!」
「嗯!」
桂意興闌珊地點著頭。不曉得這時的他,是否想起高橋盛之進的小女兒千鳥。
就在這時,京都見迴組組長佐佐木唯三郎一行人已來到吉田屋。一手拉開格子門,走進店裡,只丟下一句「辦事拿人」便亮出二尺四寸長的「備前無銘」大刀,直往裡面衝去。佐佐木踢開紙門,組員也紛紛趕在前頭,踹開一扇扇紙門,直到最後一間的紙門被踢開時??
——啊!
佐佐木一時說不出話來。
站在眼前的,正是幾松。
隨著銀扇閃閃發亮,幾松翩翩起舞。
「舞扇,遮掩了,春愁。」
像是即興詩句,當歌詞轉到〈京都四季〉時,幾松的眼神顧盼流轉,款款向佐佐木飄了過去。
「妳不是幾松嗎?」佐佐木好不容易從喉嚨擠出這句話。幾松一邊舞著,一邊微微頷首。
「桂在哪裡?」
——不知道??
幾松並未回答,只是輕輕搖著粉頸,一副不知情的模樣。她將這一問一答精彩地融入舞蹈中。
「妳不知道嗎?」
嗯??
幾松收了收下巴,好像又肯定地說了一次。
「不要再跳了!」佐佐木忍不住大聲斥吼,幾松卻未停住,仍繼續舞著。
幾松背後還有幾名客人。佐佐木認得其中一、兩位是對州(編註:對馬國)藩士,難免有些顧忌,也就不再深入追問。
那時候,桂小五郎從一丈多高的石牆上,縱身躍進河原川。
從此在京裡消失,也未再回到幾松身邊。
桂先到了大阪。途中,又換成江湖賣藝的身分,沿途說說唱唱,唸著阿呆陀羅經(編註:江戶時代,模仿經文訓讀的方式,諷刺時事的打油詩。)至於他是在哪兒換上什麼裝束?則不得而知。第二天,幾松也收拾了行囊,在伏見寺田屋的河濱,由大島友之助的妻子送上船,準備前去大阪找尋桂。
雖然她在大阪並未找到桂。可是,桂當時確實還潛伏在大阪,而且就在今橋附近,桂還看到身著旅裝的幾松。他之所以沒有開口叫她,是因為幾松自己也沒發覺,在她身後有幾名密探跟蹤著。
更何況,當時新選組幾乎將主力全集中在大阪的長州屋邸,他們逮捕女人、孩子做為人質,在市區中實行嚴密搜索。反正,這地方不是久留之地。
於是,桂繼續來到但馬出石的鄉下。
幾松卻以為桂回到了故鄉,所以,便從大阪去到長州。(待續)

作者
司馬遼太郎,一九二三年生於大阪,大阪外語學院蒙古語系畢業,原名福田定一,筆名乃「遠不及司馬遷之太郎」之意。一九六○年以忍者小說《梟之城》獲直木賞後,幾乎年年受各大獎肯定。六一年辭去記者工作,成為專職作家,慣以冷靜、理性的史觀處理故事,鳥瞰式的寫作手法營造出恢宏氣勢。一九九六年病逝後,其「徹底考證」與「百科全書」式的敘述方法仍風靡無數讀者,堪稱日本最受歡迎的大眾文學巨匠。中譯作品有《新選組血風錄》《幕末─十二則暗殺風雲錄》《最後的將軍──德川慶喜》《宛如飛翔》《宮本武藏》《項羽對劉邦:楚漢雙雄爭霸史》《鎌倉戰神源義經》等。

譯者
孫智齡,一九六三年生,日本東洋大學文學碩士。職業家庭主婦,業餘從事日文小說翻譯。譯作有《幕末》《陽暉樓》《平家物語》(一、二冊)《花食》《東京爬樹偵探》《光球貓》(皆遠流)等。

總目錄
〈上〉
導讀:幕末暗殺事件的啟示與真義——林水福
櫻田門外事變
怪傑八郎
花屋町的襲擊
猿路口的血鬥
斬冷泉
祇園舞台
〈下〉
土佐夜雨
逃命小五郎
大難不死
彰義隊的算盤
火燒浪華城
最後的攘夷志士
後記
天皇.年號一覽表


圖文提供:遠流出版 《幕末:十二則暗殺血風錄》(上、下)http://bit.ly/14DIhAW

fake advertisment

PR

fake advertisment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