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ke advertisment

PR

  1. 首頁>
  2. 旅行

[幕末][司馬遼太郎] 逃命小五郎(一)

By 欣日本2013/06/16
article cover

圖片說明:「歷史有時是靠鮮血染成的。雖然人們並不期待如此,可是暗殺者、被暗殺者的屍骸卻同樣是歷史的寶貴遺產。」──司馬遼太郎。(遠流出版提供)


編按:
「幕府竟敢無視先祖鎖國之令,意圖與重兵進逼的歐美列強交往!」日本國內諸藩志士,滿腔熱血怒而倒幕,以暗殺為非常手段的血腥時代,因之展開。

對幕末的日本而言,櫻田門外的暗殺重臣井伊直弼事件,確實發揮了促進歷史躍進的作用;暗殺自此變得面貌複雜,既可如史詩般崇高受人謳歌,亦可能是攫取功名利祿的不入流手段而已。

司馬遼太郎聲稱厭惡暗殺手段,卻以此為主題,花費一年時間,寫就十二則短篇小說。「歷史有時是靠鮮血染成的。雖然人們並不期待如此,可是暗殺者、被暗殺者的屍骸卻同樣是歷史的寶貴遺產。」──司馬遼太郎便是由此觀點,重新審視幕末的暗殺事件,將焦點集中在人物本身與事件的關係,由小見大,描繪出狂瀾奔騰的幕末時代。

【一】最近,昌念寺裡來了一個奇怪的食客。
昨天,堀田半左衛門從妻子那兒聽到這件事,當時半左衛門並未放在心上,只回了一句:「寺廟裡,什麼奇怪的人都有吧!」
半左衛門是但馬出石藩的槍術師,領糧五十石,為人親切、隨和,在藩裡甚得人緣。這但馬出石是僅領三萬兩千石的仙石家的食邑,城中約有千戶人家。出石川流經城中心,兩岸農家與平常人家參差並排而立,除此之外,就是但馬到處可見,平凡無奇的群山與城池了。

昌念寺就位於市區東北方。過了幾天,堀田半左衛門前往昌念寺。他和住持是棋友,經常一起下棋、聊天。進入方丈室時,一位百姓打扮的男人正和住持低聲說話,瞧見半左衛門進來,立刻起身,連個招呼也沒有便退出室外。
「住持,那人是??」堀田一邊問著,一邊在棋盤上放下棋子。
「那個人啊??」住持露出一臉為難的表情,說道:「有一位施主託我照顧他,好像在躲避官差,所以,連他的戶籍和姓名我也不知道。」
堀田從那人的眼神可以斷定對方是名武士。中等身材、肌肉結實,看起來相當機敏,是個武藝高手,而且,絕非等閒之輩。若不是這些引起堀田好奇,他才沒有興趣去探人隱私呢。

意外地,堀田又在城裡廣江屋的商店中,看到這位昌念寺的客人正忙著工作。堀田半左衛門不禁停下腳步。店家老闆甚助是個豪爽的男人,平時和堀田半左衛門也常有來往。他經常出入京都,採購一些和服布料回來兜售給城裡的武士家。
「甚助,天氣總算涼多了。」這元治元年的夏天異於往年,特別悶熱。
「是呀。」甚助忙不迭地迎出人群來往的街道,頻頻點頭。雖然才二十來歲,可是,一副雙下巴,再加上禿了大半的一顆頭,實在愈看愈滑稽。
「甚助,你請了幫手啊?」
「不,只是個過路人,好像是個農夫吧。」
「哦?這位農夫倒是閱歷不淺的樣子。」
「沒??沒這回事。」
看甚助那副慌張的模樣,真像一隻母貓急著四處藏起自己的小貓般。再一聯想,難不成甚助就是昌念寺的那位施主?
從那天之後,城裡就不再見到這個人的蹤影。不過,只要緣分未盡,即使在沒有相約的情況下,也總會再碰頭的。出石藩槍術教頭堀田半左衛門在二十天之後,第三度遇到這個男人。

地點是從出石經過豐岡向北再走約五里左右的但馬城崎郡湯島村(現以城崎溫泉而聞名。此村曾繁極一時,後來由於豐岡川河口荒廢,只剩六十家旅館。)
旅館的名稱是松本屋(現名萬屋)。這是座兩間房大的農家,平時也兼營旅館,老關是個上了年紀的女人,名叫松子。最近數年來,堀田平均每個月都會向藩廳請五天假到這兒來調養疝氣的宿疾。
「是我,堀田。」堀田站在黝暗的玄關下叫門,出來開門的是旅館的女兒阿瀧,她雙膝跪在拉門的底框上,露出一臉極其為難的表情:「啊,堀田先生。」
「是啊。把房間隔開,總可以空出一間吧?」
「真不好意思,實在是??」
「真的不方便嗎?」
「很不湊巧,正好有位遠地來的客人要在這兒待幾天。」
阿瀧拚命解釋著,一點也不肯讓步。
——這女孩已經是個女人了。
突然,堀田有了這樣的感覺。對這女孩來說,對方顯然是位相當重要的客人。
最後堀田被帶到主屋的一間房,只要將這邊紙門拉開,就可以看到對面院子的廂房。可是,堀田在這兒住了整整兩天,卻從未見到對面紙門拉開過——這樣空氣不是不流通嗎?

這間旅館並未設置澡堂,要洗澡得每天走到市區中心才行,但即便如此,堀田還是沒有碰過那位神祕客人。第四天,對面的紙門總算打開了。兩人四眼相視的那一刻——「呀。原來是你。咱們又碰面了。」堀田滿臉笑容地打招呼。
男人謹慎的眼神直盯著堀田,過了好一會兒,才被堀田親切的笑容稍微解除警戒,也回以淡然一笑。這個笑容,即使是男人都會為之著迷。
「你下棋嗎?」堀田問。
「嗯。」男人拉上紙門。
晚飯後,堀田和男人一起下棋。男人繃著一張嚴肅而毫無表情的臉,和先前的笑容全然不同。而且,這男人的棋下得太謹慎,也太理性了,堀田從未下過這麼枯燥乏味的棋。這期間,旅館的女兒阿瀧數度進出房間,一會兒換茶,一會兒端?子,照顧得很殷勤。不過,偶爾她飄向那男人的眼神,絕非尋常,這兩人之間??
下了兩盤棋,都是堀田慘敗,對手太強了。而且,下棋時男人絕不多話,甚至連名字也沒透露。
——奇怪的傢伙。
隔天,堀田向阿瀧打聽:「那位先生是何許人呀?」
只見阿瀧沉默了半晌,才說道:「堀田先生——」她一臉愁悶無從傾訴似地。
「我相信堀田先生的為人,才誠心要求,希望您不要將他在這兒的事情,洩露出去。」聽她這麼一說,堀田更加確定先前的想像了——是長州的武士。

最近,這滿是高山峽谷的出石藩裡,也來了京都守護職的通告。這是因為一個月前,約有千名左右的長州兵,在家老福原越後、國司信濃、益田越中三人率領下,進軍京都,準備向朝廷強行申訴,因而與守護京都的各藩藩兵在伏見、御所附近,以及市區各處發生激烈戰鬥,這就是史稱的「蛤御門之變」或「禁門政變」。結果,長州兵敗逃,並在京裡各區放火焚燒,蔓燒了八百一十町,單單是民家就有兩萬七千五百多戶付之一炬。
這個大事件後,幕府嚴令搜查餘黨,不管是會津藩、桑名藩,或是新選組以及京都見迴組的人,只要一見到長州人,均格殺勿論。甚至連北野天滿宮前的一對石獅子,也因為是長州侯所捐贈,差點就讓會津藩士搗毀。這時的長州人無異就是叛徒,人人得而誅之。搜查的範圍,不止於京都,大阪、?,以及京都北部的丹波、但馬,都在搜查的範圍內,甚至這偏僻的出石、豐岡,以及城崎方面的旅館,也都看查得緊。
——如果他是長州人,就助他一臂之力。堀田如此想著。這純粹是出於對落難人的一種同情心。對堀田來說,這也是身為武士應當做的事。

之後的幾天,堀田經常與這個男人一起下棋。愈觀察愈覺得他像個長州人,尤其他的容貌,正是一般所謂的長州臉——秀麗端莊。棋藝上咄咄逼人,卻沒有絲毫破綻。世人常講「長州人伶俐」,果真是在這男人身上展露無遺(當年水戶藩志士大橋訥庵對藩中激進派人士有意提攜長州人時,就曾予以勸阻:「長州人伶俐,絕不可掉以輕心,否則將來會反受其害。」這句話很快便被人們傳了開來。)
長州人頑固、絕不妥協的個性,十足令人頭痛,而眼前這個男人,正是典型的代表。有一回,堀田半左衛門在男人的房間裡下棋,其中有一步棋,堀田無論如何希望對方能多通融些時間思考:「對不起,可不可以再等一下?」
只見男人左右搖晃著腦袋,拒絕通融。堀田不禁脫口而出:「你果真是長州人啊!」話一出口,立刻察覺失言,抬頭一看,對方已經俯下臉去,不願讓堀田看見他臉上的表情。怕是慘白毫無血色的一張臉吧!
「對不起!」堀田誠心道歉。「請你相信,我絕不會透露半個字,我堀田唯一有自信的,就是槍術和口德。」
「不。」男人在棋盤上放下一子,說道:「我不是長州人。」
堀田覺得自己的好意落空了,有種反受其辱的感覺。
——真不識相。
接下來的棋,愈下愈不順手。

次日,堀田回到出石,沒多久,其鄰居,亦即派駐在京都藩邸的橋爪善兵衛,正好回來,順道過來打招呼。日前蛤御門之變時,橋爪和其他出石藩士被派駐在下加茂附近防守,所以親眼目睹了淒慘的市街戰。
「長州軍分別從御所的三個大門殺進來,那股氣勢真是嚇人,當時,我還以為幕府就要完蛋了呢!」
「那——」堀田心底不禁有話要問。「長州軍的將領們,後來如何呢?」
「三名家老都戰敗逃回國內了。以驍勇善戰出名的來島又兵衛,一馬當先攻進蛤御門,會津藩的兵力一度整個崩潰下來,不過,畢竟幕軍人多勢眾,沒多久,薩摩藩兵便趕來支援。來島則在一陣混戰中,中彈身亡。事件後,在鷹司邸陸續發現軍監久?玄瑞、入江九一、寺島忠三郎切腹自殺的屍體,浪人大將真木和泉守也在天王山自殺身亡。」
「其他人呢?」堀田的腦海裡,浮現神秘男人的影像,從他的舉手投足可以知道,絕不是名普通武士。「沒有聽說還有其他人嗎?」
「你這麼一提,我倒想起來了。原本有個長州派駐在京都負責公事的男人,聽說在這次事件之後,下落不明。會津、桑名等各藩都在四處搜尋他的行蹤。」
「叫什麼名字?」
「桂小五郎。」
「嗯??」沒聽過。
「現在城裡到處張貼他的畫像,年紀約三十多歲,中等身材,鼻樑挺直,眉清目秀。我曾經見過他一次面,是個相當挺拔、帥勁的男人。」——啊!果然是他,他就在城崎!堀田幾乎衝口而出,但話到舌尖還是吞回肚裡。(待續)

作者
司馬遼太郎,一九二三年生於大阪,大阪外語學院蒙古語系畢業,原名福田定一,筆名乃「遠不及司馬遷之太郎」之意。一九六○年以忍者小說《梟之城》獲直木賞後,幾乎年年受各大獎肯定。六一年辭去記者工作,成為專職作家,慣以冷靜、理性的史觀處理故事,鳥瞰式的寫作手法營造出恢宏氣勢。一九九六年病逝後,其「徹底考證」與「百科全書」式的敘述方法仍風靡無數讀者,堪稱日本最受歡迎的大眾文學巨匠。中譯作品有《新選組血風錄》《幕末─十二則暗殺風雲錄》《最後的將軍──德川慶喜》《宛如飛翔》《宮本武藏》《項羽對劉邦:楚漢雙雄爭霸史》《鎌倉戰神源義經》等。

譯者
孫智齡,一九六三年生,日本東洋大學文學碩士。職業家庭主婦,業餘從事日文小說翻譯。譯作有《幕末》《陽暉樓》《平家物語》(一、二冊)《花食》《東京爬樹偵探》《光球貓》(皆遠流)等。

總目錄
〈上〉
導讀:幕末暗殺事件的啟示與真義——林水福
櫻田門外事變
怪傑八郎
花屋町的襲擊
猿路口的血鬥
斬冷泉
祇園舞台
〈下〉
土佐夜雨
逃命小五郎
大難不死
彰義隊的算盤
火燒浪華城
最後的攘夷志士
後記
天皇.年號一覽表

圖片說明:「歷史有時是靠鮮血染成的。雖然人們並不期待如此,可是暗殺者、被暗殺者的屍骸卻同樣是歷史的寶貴遺產。」──司馬遼太郎。(遠流出版提供)



圖文提供:遠流出版

《幕末:十二則暗殺血風錄》(上、下)http://bit.ly/14DIhAW
fake advertisment

PR

fake advertisment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