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1. 首頁>
  2. 旅行

聽林嘉澍說故事:台北瑠公圳與劍潭古寺的小祕密

By 欣傳媒2024/03/29
article cover

最近走讀遇到很多年輕世代的朋友,問我為什麼台北市的古廟都在艋舺、大龍峒。我說不只呀,關渡宮、松山慈祐宮、景美集應廟、士林慈誠宮都是。又有人說,中山區好像沒有歷史悠久的廟宇。其實有,還很有故事呢。

台北市中山區北邊,有一條彎曲的基隆河,但在北安路一帶形成直線,而且河道寬闊,因此這個地方稱為「大直」。

乾隆年間,由郭錫瑠父子所建的瑠公圳,從新店碧潭開始,穿山到達景美、公館,然後向北流貫穿大安區以東,以及中山區西部,最後流進大直的基隆河。瑠公圳有很多分支,而主要的圳道大部分已被掩蓋或消失,成為新生北路和新生南路。其中多處的分支中,只有一個叫「埤頭」的地方,還有人知道(今建國啤酒廠),其他已經不復見。

郭錫瑠,本名郭天賜,康熙44年(1705年),生於福建省漳州府南靖縣,幼年時隨其父來台,住在半線(今彰化市),乾隆10年(1745年)舉家北遷大加蚋,定居在中崙,即今中山區和松山區交界處,大約是微風百貨一帶。

瑠公圳最早的圳名叫「金合川圳」,後來為了感念郭錫瑠鑿大圳,才改為「瑠公圳」。郭錫瑠61歲歿,諡「寬和先生」,以表崇敬。郭錫瑠去世後葬於錫口北邊的下塔悠。下塔悠位於今基隆河南岸和濱江街之間,至今還有下塔悠公車站,「塔悠」是凱達格蘭族「塔塔悠社」的部落名稱。很可惜,郭錫瑠的墓已經不存在了。

郭錫瑠去世後,其子郭元汾繼承遺志,修築完畢瑠公圳。這是清代至今,台北市最具貢獻、最具規模的建設之一。瑠公圳開拓之後,今大安區、中山區一帶,約一千二百餘甲的田地,可以獲得圳水的灌溉,為利人利己的水利工程。

台北的瑠公圳、彰化二水的八堡圳、鳳山的曹公圳,為清代三大水利工程。由此可見,台灣的水利工程並不是日治時代才有的。

中山區在清代並沒有大型聚落,但是論開發時間,中山區的劍潭早於大龍峒。關於這一點,從劍潭古寺可以得到證明。

劍潭古寺由陳應彬設計建造於1914年,當年八角型大殿,為全台僅見。圖片來源|李乾朗教授提供、蓋亞文化出版授權

由於各路公車的站牌都設在劍潭捷運站或劍潭救國團青年活動中心,因此很多人誤會站牌位置即劍潭。其實劍潭的正確位置是在中山橋下,基隆河曲流處。

台北市有些地名,常常會讓人誤會,也藉這個機會簡單說明;比如說圓山是指以前舊動物園的小山丘(臨濟宗護國禪寺倚靠的山丘),而圓山大飯店的後山實為劍潭山或大直山。東門指的是中山南路的景福門,現在很多人卻把信義路、新生南路口一帶叫東門,這也是錯誤的。螢橋是日治時期植物園附近一個河流上的小橋,今已不存,現在有人把通往永和的中正橋誤認為螢橋,差別很大。如果錯誤的地理觀念不修正,未來古蹟、古地名的正確位址,都將消失。

日人為擴建台灣神社,劍潭古寺於日治後期勒令遷建至大直。圖片來源|李乾朗教授提供、蓋亞文化出版授權

劍潭曾是台灣名勝,山媚水柔,風光秀麗。同治年間,《淡水廳志》列出的淡水內八景,其中一景即是「劍潭夜光」。

在《台灣史略》記載,荷蘭人曾到劍潭,然後插劍於樹,「樹生皮合劍於內」,「荷人遺劍」為劍潭地名由來之一。

相傳,鄭成功北伐,兵將渡河時,潭底千年魚精興風作浪,先鋒部隊不能渡。鄭成功很生氣,卸下寶劍擲潭除妖,魚精除去,劍留潭底。由於是寶器的緣故,所以每逢月圓之夜、風雨之夕,潭底劍光閃閃,可以說是星戰光劍的明朝版,此即「劍潭夜光」,為劍潭地名由來之二。

雖然荷蘭人在1641年打敗西班牙後,擁有台灣北部,但當時劍潭很荒蕪,雖然有水道可通雞籠跟淡水,但是沒有特殊理由吸引荷人到此冒險。事實上,鄭成功終其一生未曾出過台南,所以擲劍、遺劍、鐵砧山、鶯歌石、草鞋墩都是傳說,純屬虛構。

劍潭古寺,原址位於今過了中山橋後,中山北路到大直及士林的分岔點;原本是面臨基隆河,風景宜人,僅次於龍山寺的大寺。相傳明鄭時期已有結庵,清康熙56年(1717年)改建,易名西方寶剎。乾隆38年(1772年)重修,因寺臨劍潭,又名劍潭古寺。日治時期,日本人為了擴大台灣神社外苑,並擴大建設台灣神宮,強迫劍潭古寺遷往大直北勢湖現址,把原址古寺給拆了。今劍潭古寺雖已失古風,但保留有許多文物,難能可貴。古寺旁有座庭園,園內仍保留一些碑記,依稀可辨,其中年代最久遠的是咸豐2年(1852年)的「奉憲示禁碑」,不過內容已模糊不可辨。

其他舊碑文、碑柱,有道光年間、有嘉慶年間、有大正年間的。廟柱對聯碑文多以「劍潭」兩字為題發揮,如「劍氣沖霄星北斗,潭光印月極西天」、「潭煙駕霧活如來,劍氣凌雲觀自在」等。

劍潭古寺遷建工程由彬司高徒廖石城負責,現貌仍可見正殿一對龍柱為原件。圖片來源|李乾朗教授提供、蓋亞文化出版授權

劍潭古寺的歷史悠久,有很多軼事流傳,列舉幾個如下:

此寺有一軼聞,據傳清代有位書生,名為「雲生」,居於此寺。他時常晚上在寺內賞月,有一回見到一白衣女,口中吟詩,唸詩的語調淒然無比,飄然即逝。後來向寺方打聽,才知某女父親早逝,無錢送葬,自感不孝,憂傷而亡。後來人們常在夜晚聽到女聲吟頌詩歌,人稱「劍潭詩魂」。

古寺馳名後,信徒日增,到了道光咸豐年間,寺僧皆富,因缺乏嚴格管理,寺僧多染惡習。當時鴉片流行,寺僧吸食鴉片,導致佛事不修、百業荒廢,某個夜晚,眾人入寢,忽然聽見大殿木魚聲,驚起遍尋無獲,以為錯覺,接連幾晚皆如此,寺僧方才醒悟應為神佛警示,此為「菩薩擊鵠」。鵠即木魚。

民國12年,外公的祖母陳芷芳常帶他去劍潭古寺,古寺前有一個很大的放生池,每當寺僧做完早課,木魚聲停止,便餵食池中烏龜;而善男信女禮佛擲筊結束,也會餵食,池中烏龜聽到筊聲、木魚聲結束,便會伸頭乞食,此即「劍潭龜聽杯聲」、「劍潭龜聽鵠」。外公不只一次提過:「烏龜伸頭,饞涎欲滴的憨態,教人看了實在覺得可愛。」很傳神的描述。

劍潭寺自從遷往大直後,香火就衰微,而且重建後廟宇規模不及以前的一半,香火當然也就不盛了,但畢竟曾經是台北大寺,搭乘捷運即可到達,一起去走走吧。

作者:林嘉澍

本文內容出自:《古道仙蹟——尋訪阿公林衡道走讀新鮮事》,由蓋亞文化出版授權轉載,並同意修訂標題。

責任編輯|林芳如

瑠公圳劍潭林嘉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