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
全站熱搜標籤
# 欣傳媒
欣傳媒服務
欣傳媒
欣講堂
欣會員
BLOG
欣嚴選
客服問與答
沒有未讀通知
看所有通知
旅遊金0
我的訂閱
建立部落格
登出

用鏡頭治癒世界 – 岡田 敦

發布時間 : 2013.05.24



撰文、編輯/何凭融(熊貝),與談人 SNAPPP 編輯/品巾
圖片提供/ 照玩雜誌 SNAPPP

岡田於大學時期的同鄉好友,在他念大一的時,為自己的生命畫下句點,這樣的消息讓他幾乎崩潰,而後偶然讓他開始接觸到了一些關於自殘的網站,網頁內的殘酷字句讓他開始拍攝一些與「生命存在」意義相關的人、事、物,最後匯集成《I am》這本作品集。50位自願者裡有過半數的人曾經擁有過自殘的行為,她們在拍攝過都表示面對岡田的掌鏡似乎有種治癒心靈的效果。

 

岡田 敦於日本311大地震期之際,特地為SNAPPP重組了攝影作品,產生新的主題:《天堂 HEAVEN》。就如同岡田敦官網中所說:「I kiss the world by taking the photograph .」

 

〈 岡田 敦 介紹HEAVEN系列作品 〉

HEAVEN

神や天使などがいる天上の理想世界。

地上で暮らすものにとって、理想的な世界。

何にも煩されない、平穏な世界。

The ideal world high in the sky, where God and the angels live.

The ideal world for people living on earth.

The peaceful world where nothing bothers them.

As a Japanese, I deeply appreciate the heartwarming messages and a lot of

help which Taiwanese gave to the Japanese sufferers from the

earthquake-tsunami occurred on the 11th of March, 2011.

OKADA Atsushi

 

==========

【Profile】





1979年生於札幌,大阪藝術大學寫真學科畢業,東京工藝大學藝術學博士。2008年以《I am》系列作品大獲好評,並榮獲第33屆木村伊兵衛寫真賞。



熊:看完這一系列的作品「平靜」是唯一幅出腦海的字,或許不是最適合的敘述,但比「怵目驚心」一定來的恰當。平靜是從其中一張以白色布幔為背景,前景女高中生脫下一層層包覆年輕肌膚的制式化服裝的作品而來,想像那停滯的畫面像是露珠低落水面而挑起的漣漪,深深影響你對「生命」的看法,並替你重新定義它的質量。「21 g」是在人死去後所失去的重量,而生命所帶有的量,則遠遠超過且無法以任何單位計算,這樣難以說明的單字,卻因岡田的快門而描繪出來。

他的作品當中,有沒有哪幾張是讓你最印象深刻 ?

巾:我喜歡岡田這系列作品,呈現的整體調性與概念,要說最喜歡哪一張,倒有點說不上來,因為就像看見這世界的混亂,在每個地方生存的人事物都有自己的掙扎,而岡田卻用一種「平和」的鏡頭去對待,讓我們感受到生命的堅韌。我也相信,當那些曾經在皮膚留下痕跡的人,願意展現出來,對於心靈是一種釋放,靈魂也將有了依靠,儘管不是安穩的實體存在,卻能感到不再不安。亦或是煙火綻放的那張,或是凋零的花那張作品,都讓我感到瞬間情感的無可奈何,但並非真的無奈,而是更加緊握住每個瞬間。有時候我也願意相信,過程是一種美好痕跡,就像攝影捕捉了這世界一樣。

 

你也曾經在那些不安,無所適從的情緒中,做過什麼衝動的事情嗎?後來又是怎麼調整自己的情緒呢?

 


熊:其實說到這些事情氣氛就會乾掉,因為鋒利的刀片也曾在我挫敗失意時,為我留下一道明顯的記號。地點是夜半的房中,緊握著它,慢慢地劃開真皮層,雙眼專注盯著刀片,那樣的凝視彷彿可以聽見手腕上的細胞,因撕裂而發出滋滋聲響,直到鮮紅色的水珠從中湧出,才找回原本該有的理性。這些記憶透過文字,或許,已經足夠於腦中構築出令人想按下快門的畫面,但那種發神經的痛楚,我可不想再有。現在的我都是以「不斷的放過自己」,來讓自己保持開心、歡樂甚至是些許瘋癲的狀態,或許也因如此我找回了「自己」。這些女孩們不斷的使自己受傷,可能也只是透過「痛」告訴自己,其實自己還是活著,那樣的低潮時期,每個人一定都曾經擁有。

妳有沒有什麼「低潮」是難過得非常想打人或是打自己 ? 除了肚子餓跟想小酌喝不到酒,這兩個跟我一樣的奇怪的“情緒引爆點”以外的原因。

巾:我幾乎每天都會有一段陷入自己情緒的時間,突然耳朵就聽不見,眼睛就看不清楚,所有周遭都像電影一般,與我(觀看者)無關,但其實有誰能夠與這個世界真正無關,這是我感到困惑的地方,並且也因感受不到「真正的開心」讓這些情緒更加混亂。我想情感應該也有分好幾個抽屜,平常會忍耐將最糟糕的抽屜緊緊上鎖,但是總有打開來面對它的時候,而肚子餓或是沒酒喝更會加強這些情緒的爆發。這時候我只能試著讓自己躲起來,並不一定是真正的消失,而是假裝沒這些事情,也許就像你會說服「不斷的放過自己」那樣,我會捏造另外一個情緒,來面對這個世界。很簡單但也很難,因為這個社會帶來的負面能量過於巨大,所以任何一種去消化的方式,我都認為沒有錯,而在身上留下痕跡是一種、寫字是一種,而像岡田就用攝影,也是為情緒留下痕跡的一種方式。

 


熊:「社會」是一個很奇怪的變形蟲,「人」做為個體不斷在接受因周邊環境改變緊接而來的衝擊。舉例來說:“學校”→課業壓力與霸凌、“感情”→分手與小三、“家庭”→破裂與家暴,這些雖然不是最適合的舉例,但眾多於現代社會所發生的現象,似乎已變成專欄般定時上稿。都市是個非常巨大的有機體,也不知怎麼的負面的情緒與能量,總是不約而同的聚集在某個空間之中。所以要讓自然光竄進室內保持光亮,一方面可以讓桃花運更好,一方面自然的陽光可以讓人更快樂些。還有….還有適時的放鬆自己也是個不錯的解壓好方法,比如每周五找朋友喝點小酒、猛啃十公分以上的巨大漢堡。

妳是用什麼樣的方法來為自己舒壓?或是有沒有什麼推薦的小店可以介紹給大家?

 

巾:我覺得享受壓力,應該就是最好的舒壓方式。不過平常還是要盡量讓自己保持心情愉悅啦,最簡單的就是適當「放縱自己」,大口吃肉大口飲酒,不過這都要小心副作用。平常愛去的小店是位於東區的「大眾立吞酒場」,漫不經心的節奏與好吃的東西,大概稱得上我沒事就會約朋友,去喝一杯的地方了,並且價錢合理,雖然店面不大,也沒有許多店家慣性的過度裝潢,但卻是能暫時逃避社會的一個場所。不過對我而言,能夠離開生活的城市,到另外一個地方走走,就算時間沒有很長,也會是更好的舒壓方式。

那你平常都是如何排解壓力呢?

熊:有啊!其實早期都是一些很宅的行為,比如看動畫、電影等等,不過近幾年常出去尋覓神奇店家,強化這尋找特殊店家的怪怪行為,其開端是因為前年《CxCity》的另一名志工大鐵,帶我們去了一次《布雞咖啡》,它位於羅斯福路的後方,靜謐的巷弄只能步行通過,招牌也只有A4大小,說真的其實不太好找,但是這緊實的小空間卻能夠讓心靈多少有些脫序,而這些不正常反而能讓我們在麻痺的都市生活中得到一些救贖,可惜的是它好像歇業了。我還有另一個讓自己排解壓力的方法,那就是「夜唱」,俺可是實力派的唱匠,而且歌路蠻廣的。不過,這些排解壓力的方法,但我覺得其實都還是治標不治本,因為如果不學著在生活當中尋找更多不同能使自己開心的點,縱然局在多到了尾聲始終還是留得空虛。最後一個就是多吃快樂水果 – 香蕉,除了擁有多種營養素還擁有稱為「智慧之鹽」的磷,所以每天一支芭那拉也可以讓你常保愉悅心情!

==========

【Profile】

何凭融 / 何熊貝
蘭陽技術學院建築工程系、華梵大學藝術學院建築設計學系研究所、台北市青年社區規劃師、CxCity公關。現任雄獅集團欣傳媒社群發展部企畫專員,主要任務為[欣建築]週五編輯以及建築相關主題活動的策劃與執行。


[欣建築]
更多熊貝的編輯手札專欄請上 :
[走入週五欣建築,描繪自我生活美學][美好總離不開...]

更多不同閱讀請上:
[SNAPPP]、[Sense]、[欣攝影]



 

填問券,送好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