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
全站熱搜標籤
# 欣傳媒
欣傳媒服務
欣傳媒
欣講堂
欣會員
BLOG
欣嚴選
客服問與答
沒有未讀通知
看所有通知
旅遊金0
我的訂閱
建立部落格
登出

《殘山剩水》 疫情時代中提問「我們的城市失敗了嗎?」

發布時間 : 2021.01.07

忠泰美術館《殘山剩水—我們的城市失敗了嗎?》展,徐道獲作品《羅賓漢花園,伍爾莫爾街,倫敦E14 0HG》影像截圖;攝影/Do Ho Suh

忠泰美術館作為一座引領大眾探索城市、思考如何邁向未來的美術館,在2021年全球進入疫情時代中,推出最新當代藝術展《殘山剩水—我們的城市失敗了嗎?》(Broken Landscapes: Have Our Cities Failed?),由胡氏藝術執行長-胡朝聖擔任策展人,邀請臺灣、德國、韓國、加拿大以及日本等國,包括石孟鑫、吳燦政、何孟娟、安德列亞.格爾斯基(Andreas Gursky)、徐道獲(Suh Do-Ho)、袁廣鳴、陳界仁、張立人、賈茜茹、廖建忠、利安.摩根(Liam Morgan)、豬股亞希(Aki Inomata)共12位藝術家,從五個子題回應在疫情時代下,因國際地緣政治、經濟對抗、族群衝突以及氣候變遷下的城市樣態。展覽從1月9日開始至4月18日止,邀請觀者共同深思「我們的城市失敗了嗎?」。


《殘山剩水—我們的城市失敗了嗎?》;攝影/王彤

忠泰基金會執行長李彥良分享:「忠泰美術館作為一個長期聚焦未來與城市的美術館,2016年以來展出許多建築及當代藝術的展覽,包含城市、環境與人類文明等議題。本次展覽中,藝術家們以多元的創作方式,探討城市中的多重現象與樣貌。全球資本主義發展至今,面臨難民、環境、疫情等許多問題發生在城市中,該如何應變如此局勢?或許當我們慢下來,經過反覆的思考未來才能想出解決之道。展題『我們的城市失敗了嗎?』可能是一個現在進行式,或者只是一個提問,我們希望透過展覽,以一個不一樣的場域,觸發大家討論並產生對未來生活的思考及想像。」


忠泰建築文化藝術基金會執行長李彥良;攝影/王彤

策展人胡朝聖介紹:「展題『殘山剩水』緣起於明朝詩人的詩:『南朝無限傷心事,都在殘山剩水中。』先前兩次於忠泰美術館策展將其變形為反映台灣現況,這次展覽的最終章與2020年碰上疫情,因此藉由展覽回應當下現況,中美經濟的對抗、難民、環境永續等問題,失速的城市需要停下腳步被重新思考,我將以前的資料重新整理並再次研究,結合12位藝術家的作品呈現本次展覽。這次的展覽分為五個子題呈現:一、消失以及不可見的存在;二、破壞與重生的極致風景;三、囚禁所和寄生之處;四、他者戰場;五、明日預言的應許之地。」展覽更特別以策展人胡朝聖的聲音錄製展覽解說,觀展者掃描Qrcode即可聽到策展人導覽。


《殘山剩水—我們的城市失敗了嗎?》展策展人 胡朝聖;攝影/王彤

打破樂觀主義 從五個子題探問人與城市的未來可能性

「城市」作為政治、經濟和文化的相遇之所,一個多重的敘述之地,在彰顯主流價值的同時,卻也同樣壓抑著其他相異群體的都市體驗和生活現實。《殘山剩水—我們的城市失敗了嗎?》分別從「消失以及不可見的存在」、「破壞與重生的極致風景」、「囚禁所和寄生之處」、「他者戰場」、「明日預言的應許之地」等五個子題探討人與城市的未來可能性。透過藝術家的現地製作裝置、情境互動設計、錄像與攝影紀錄創作等多元詮釋,藉由提問打破現代性進程裡的樂觀主義,思考城市在這個高速發展的時代中所面臨的複雜處境。


張立人作品位於忠泰美術館1F大廳;圖片提供/忠泰美術館

殘山剩水-投射當今人類文明最真實的處境

資本主義不斷擴張下,原本存在於城市中的歷史、自然生態和文化傳統逐步消失,在子題「消失以及不可見的存在」中,藝術家吳燦政的作品《漫遊者004》透過記錄臺灣環境聲,召喚城市記憶的日常聲景,利用梯廳場域,擴大觀者視聽體驗。而石孟鑫的作品《T》則巧妙地運用館內樓梯下方的傾斜壁面,以我們熟悉的工業化日常現成物,測量樓梯下方畸零且壓迫的空間,呈現城市中的可見與不可見。


吳燦政作品《漫遊者004》利用梯廳場域召喚城市記憶的日常聲景,擴大觀者視聽體驗;攝影/王彤

石孟鑫的作品《T》設置在忠泰美術館樓梯下方傾斜的牆面,以熟悉的生活物件,文化測量凸顯樓梯下方壓迫的空間;圖片提供/忠泰美術館

建設與破壞被視為一體兩面的關係,而城市開發帶來的巨大利潤,讓都會景觀在人們眼前像是大型賣場和電腦影像般的快速幻化,子題「破壞與重生的極致風景」中,特別邀請到三件第一次在臺灣亮相的國外藝術家作品。被譽為宏觀敘述者的德國攝影藝術家Andreas Gursky鏡頭下的《東京》和記錄下羅賓漢花園社區都更前最後景象的韓國藝術家徐道獲作品《羅賓漢花園,伍爾莫爾街,倫敦E14 0HG》,都呈現著人類進入到二十世紀全球化及都市化下,城市的空間不斷地被破壞以及重生的命運。加拿大藝術家Liam Morgan的作品《紀念碑》,以未經許可的游擊快閃式紅色燈光,投射在曼谷曾代表權力奢華的廢棄大樓,突顯出資本與權力共謀下的時代證據。


德國攝影藝術家Andreas Gursky透過不斷搭乘從東京出發的列車,捕捉快速經過的城市景象;攝影/王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