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
全站熱搜標籤
# 欣傳媒
欣傳媒服務
欣傳媒
欣講堂
欣人堂
BLOG
欣嚴選
欣會員
客服問與答
沒有未讀通知
看所有通知
旅遊金0
我的訂閱
建立部落格
登出

一場城市展的誕生 專訪Open House Taipei策展團隊

發布時間 : 2020.12.01

Open House Taipei的源起
兩年前在宜蘭推動文創園區及文創聚落的徐千捷,邀請來自西班牙的Andoni演講,分享2016年的歐洲文化首都-西班牙巴斯克,從內戰頻繁的地方,如何透過城市的文化行銷,十年後變成歐洲米其林星級餐廳最密集的地方。Andoni擅長於城市行銷與建築空間文化,並發覺台灣人不太習慣如何跟外國人介紹台灣設計厲害的地方,在台灣生活這段期間,他認為台灣有很多厲害的平面、建築等各類型設計,非常值得被世界認識,由於曾在英國生活和工作過一陣子,因此Andoni想透過引進Open House活動,更豐富台灣的能量。

Open House Taipei策展團隊;攝影/Howard Lin

Open House Taipei共同創辦人徐千捷;攝影/Howard Lin

吳卓昊曾經在倫敦實習,並參加過兩次Open House,而實習的事務所也是Open House London的選點之一。恰巧倫敦實習的事務所同事與Antoni是最好的朋友,因緣際會,倫敦事務所同事來到台灣,吳卓昊帶他們在台灣到處遊玩,聊天的過程中與Antoni談到Open House,也由於當時吳卓昊在交大建研所,因此協助與學界牽線。

Open House授權申請
授權申辦過程中,徐千捷對一些報告等文獻進行研究,深入了解這20多年來Open House他們做了哪些事以及想宣揚的價值。Lady Victoria最大主張想讓民眾重新擁有這個城市的機會,透過兩天的開放,讓民眾進入平常沒辦法到的地方,並認識城市中不同的人以及獨特的建築設計,但在台灣如何讓這個活動吸引人,則是在地化的過程。引進英國授權的重要性在於,作為第一屆台灣舉辦的Open House,能讓活動更有說服力,並且有一個背書以及網站可以參考。

英國Open House授權的概念,是以一個城市的角度來做整體串聯,希望跨出建築圈,邀請各界的人參與,並以一個帶有公益概念的非營利組織去服務各個空間擁有者串聯。徐千捷解釋:「理想狀況應該是組織一個NGO協會,會以社會企業的方式是因為以台灣來說比較類似的工作型態,符合公益性質,組織也相對簡單。」吳卓昊補充:「一些私人舉辦的Open House性質的活動是想要招攬生意,但真正在倫敦Open House的概念,並不是營利行為,這是一個最大的差別。」申請Open House授權的城市需提出兩百個點,團隊以書籍「台北建築地圖」作為論證,以書中列出的六百個建築為基礎,更深入談論台北建築過去的歷史以及發展過程。

Open House Taipei共同創辦人徐千捷(右)、執行長吳卓昊(左);攝影/Howard Lin

Open House Taipei團隊組成
團隊最初由共同創辦人Andoni與徐千捷以及執行長吳卓昊三位組成,為促進建築圈跟大眾對話,而不是一個純建築圈的活動,因此申請授權規定共同創辦人中至少有一個人不是建築背景,Open House Taipei團隊中一半的成員曾經參加過Open House,是一個非常且年輕的團隊。過程中反覆討論,怎麼樣能夠串連到在地的組織團隊及跟學校的連結。

Andoni、徐千捷和吳卓昊三人將台灣最重要的建築學校都拜訪了一輪,其中成功大學、銘傳大學、金門大學、交通大學在第一時間就提供了協助,尤其特別感謝銘傳大學願意協助組織學生團隊,建立了最早基礎的資源。

共同創辦人Andoni與徐千捷以及執行長吳卓昊;圖片提供/Open House Taipei

空間主理人參與邀請
萬事起頭難,一開始說服空間主理人參與難免碰壁,除了思考台北民眾到底會想看什麼?團隊制定出比較清楚的策略進行空間開放的邀約,以曾經有國外工作或求學經驗、參加過Open House,或以前合作過的夥伴為方向,也因為建築圈的群聚效應,所以過程中一個拉一個也漸漸累積了一定的空間開放點。吳卓昊分享:「真的都是緣分!其實很多空間我們從來都沒有想過會加入,比如司法院、兩廳院,某天突然接到司法院來函說他們要加入打開,令我們很震驚。」邀約空間開放點的過程中,團隊發現很多單位其實都想過要舉辦Open House,但找不到一個切入點,剛好這個時間點,拿到國際認證的Open House Taipei團隊出現,具有這樣的穿透力將大家串聯在一起。

Open House Taipei執行長吳卓昊;攝影/Howard Lin

吳卓昊表示:「每個空間開放都有自己參加的原因,但是我們覺得若大家能在這個活動都獲得好處,就是最棒的狀況。私人企業透過這個活動推廣,讓民眾去認識這個品牌也很好。另外,台灣的建築事務所幾乎不做公關,有公關部門的建築事務所非常少,但歐美國家的建築事務所大部分都專門的公關部門,藉由Open House Taipei這個活動讓大家知道這些建築事務所希望與民眾交流,更鼓勵其他事務所與民眾溝通是重要的。」

徐千捷補充:「Open House的過程也是城市知識的累積,原先空間主理人可能不知道自己的房子以前有什麼背後的故事,但當空間打開向參觀者介紹自己的空間時,他們必須要去研究這個建築物,科普就會在活動中廣泛的被建構起來。」

Open House Taipei共同創辦人徐千捷;攝影/Howard Lin

疫情的爆發與外國策展人的退出
策展過程中遇到最困難的事情,除了邀請空間參與策展,就是碰到疫情,這也導致團隊非常掙扎到底是否繼續舉辦Open House Taipei,還有一部分的空間主理人雖然非常希望參與,但受到疫情的緣故,房東不願意將空間打開的情況發生。

談到Andoni離開的原因,吳卓昊說明:「一部分原因是疫情,而另一部分是他對於活動耗費了極大心力,他不懂為什麼這麼好的活動,有些台灣人不接受或聽不懂;前期所有的交通及住宿等開銷都只能自己吸收,對一個在台灣沒有收入的外國人是很大的負擔。當中也面臨很多挑戰,不會中文的Andoni,翻譯讓開會耗費兩倍時間,也使他心力交瘁。由於過去都跟專業團隊合作,所以他總覺得事情交代下去,就能順利產出,但我們團隊初期都是由大二、大三的學生組成,因為沒有經費所以沒辦法找專業者來執行,連網頁設計都是土法煉鋼做出來的。當時我和徐千捷就像帶學生設計課的模式一步步執行,過程中種種原因與文化上的差異讓Andoni覺得很挫折。但壓倒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就是疫情,當他的簽證到期先回去後,接著疫情就開始爆發,並且越來越嚴重。」

Open House Taipei執行長吳卓昊;攝影/Howard Lin

Andoni沒有辦法再回台灣時,團隊一度決定不繼續辦下去,但由於已拿到授權的關係,還是希望能讓這個品牌持續;邀約空間開放點碰壁期加上疫情的影響團隊二度決定,將實體策展改為舉辦線上Open House Taipei。對於舉辦線上展,銘傳大學再度提供VR、AR專門的實驗室的資源,雖然當時已經初步實驗拍攝的方式,但最終因為太耗時間與成本,以及沒有經費來支援而轉回實體活動。

吳卓昊表示:「中間很長一段時間,一直在準備簡報及開會,但都是無效的會議,突然某一天我們決定,當天確定要不要舉辦Open House Taipei。那時候六、七月台灣的疫情已經控制下來了,也是第三次做決定,還有一些贊助廠商可以協助活動提供酒精等物資,最後,終於確定舉辦Open House Taipei。」

徐千捷分享:「今年原本想以小團隊的力量讓活動活著就好,沒想到最後竟然引起蠻大的迴響。後續政府等單位給予協助以及各界的期望,團隊便開始戒慎恐懼,有了不能出錯的壓力,非常感謝大家有這樣的熱情跟使命感一起努力。」

Open House Taipei籌備過程;攝影/Howard Lin

公關加入的契機與規劃
公關團隊的Irene分享:「當初與吳卓昊是在威尼斯雙年展擔任公關時認識的,由於Open House這樣的活動對於做媒體公關的人而言實在是太有趣了,是一件很有熱情、夢想的事情,因此儘管他們沒經費,我們還是願意提供他們所需的協助。」

Open House Taipei公關團隊Irene;攝影/Howard Lin

經過討論團隊達到共識公關規劃策略是鎖定最核心的族群,核心族群是專注於建築、美學、設計領域的人群,是團隊希望最主要花時間溝通的對象。Open House Taipei的公關進行方式與常見合作模式有很大的不同,過去往往是將素材提供給外包的公關公司進行發稿,而他們則是團隊裡的每個人都看過、修過新聞稿,不斷的互動討論,才發送出去,甚至會為了特定需求,製作一份專屬的媒體包。這也是因為Open House Taipei一開始有太多事情都還不確定,所以團隊成員才能在互動過程中理念有所產出,並多了一份認同。

Irene也說:「雖然我在公關業界十幾年,但團隊所佈置的記者會的場地可以讓我感到驚豔。雖然他們沒有媒體公關經驗,但在這件事情的投入程度與細膩程度比我想像中還要高。從這些年輕人身上可以看到原來台灣還有人願意這麼有熱忱進行這項活動,當我也認同這件事情的時候,不只與媒體溝通的力度會更強,連講話的聲音都會不一樣。」

Open House Taipei籌備過程;攝影/Howard Lin

Open House Taipei籌備過程;攝影/Howard Lin

未來的願景與期待
Open House Taipei這三年是一個展開對話的過程,第一年談的自明性及識別,探討台北跟其他地方的不同之處,後兩年則是一個深化的過程。第二年Re-Taipei將談論資源再利用、環保永續以及台北的都市再生,團隊設想透過選點去呼籲這個概念,例如:自來水回收站、污水處理廠、垃圾回收站,同時也是世界設計圈的重要趨勢面。第三年策展題目Social Taipei 是在疫情爆發前就訂下的,大家的社交行為與關係在疫情衝擊的第一年就完全改變了,期待兩年後台北的社交關係會如何變化。

Open House Taipei三年計劃;圖片提供/Open House Taipei

團隊更設想第一年活動結束後,能整理出一個專刊或一張地圖,成為外國人來台北的漫遊地圖,不再只去看知名景點,而有一個地圖引導他們深度的了解這個城市。另外,策展團隊成員也發現似乎大多數國外城市的人,能輕易的講出那個城市有深度的特色,但是問台灣人卻只能說出101、小吃、夜市等,希望透過活動讓大家更了解台北,同時也讓國人將台北的城市特色帶到國外去。

Open House Taipei共同創辦人徐千捷、執行長吳卓昊以及公關團隊Irene;攝影/Howard Lin

【2020 Open House Taipei】
詳情請點>「打開台北 | Open House Taipei」官方網站

【延伸閱讀】
2020最OPEN的周末 打開台北十大精彩現場
學術單位在城市活動的角色 專訪銘傳大學李芝瑜
帶著好奇打開台北私密角落的Open House志工 

欣旅誌No.19「打開台北 誰來解鎖」

==========
撰      文/王彤
攝      影/Howard Lin
圖片提供/Open House Taipei
校      閱/Florence Kao

更多台北城市新觀點,請上【欣旅誌—2020打開台北
旅遊看建築、建築知文化、文化說歷史,更多建築知旅請上【欣建築

填問券,送好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