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ke advertisment

PR

  1. 首頁>
  2. 旅行

[歷史][林明德]右轉?直行?變天的一步

By 欣日本2013/04/05
article cover

圖片說明:山陰舊道沓掛。往右是西山街道,可以到備中,直行則是京都。過了這裡,就回不了頭了。(林明德攝)



天正十年(一五八二)五月十七日,明智光秀接受信長前往備中支援秀吉作戰的命令後,憤憤不平地回到琵琶湖畔的?本城。五月二十六日,再由?本城出發到丹波龜山城。五月二十七日,為了祈求戰事順利,前往愛宕神社參拜。

愛宕神社位在京都西北的愛宕山上,古來以供奉能防火避火的神祇著稱。直到現在,京都人都還常常到愛宕神社求來「火?要慎」符貼在家中,保佑居家免受火災的侵襲。

五月二十八日,連歌師里村紹巴來訪,光秀與眾人在愛宕五坊之一的西坊威德院舉行了一場連歌會。連歌會是當時社會名流之間以文會友的方式之一,參加的人輪流詠句,一則抒情,一則表現文才,相當受到歡迎。以儒將自居的光秀當然是個中老手。

在這場著名的連歌會中,光秀劈頭就詠出一句「ときは 今あめが下しる 五月哉」。這句話原本可以單純解釋,但是後來情勢演變,引起後世諸多解讀。句中「とき」發音與「土岐」相同,而光秀出身土岐,「とき」被解讀土岐出身的明智光秀。「今あめが下しる」中的「あめ」可以是「雨」,也可以是「天」,這句話因此被解讀為「支配天下」。於是,整句話就成了「五月,土岐出身的明智光秀要支配天下」。連歌抒情,多少反應了光秀天人交戰的心情。光秀有背叛織田信長的意念,但是是否已下定決心,不得而知。

此句一出,不知道有沒有引起在座眾人的疑慮,但是了解光秀當日處境及心情的人多少有不同的感受。無論如何,眾人興致似乎很好,於是一連詠了百句才結束,留下了著名的《愛宕百韻》。

五月二十九日,織田信長及織田信忠由大本營安土城移往京都本能寺,為支援備中作戰做準備。事變發生前一天的六月一日,信長接見了公家及部屬,晚上還舉辦茶宴。會後就寢,完全不知在此同時,明智光秀正大舉調動部隊,往京都本能寺而來。

明智光秀的一萬三千名大軍在龜山城附近的柴野(今龜岡市野?)集結,準備出發。光秀召集軍中五名將領,告知叛變的決心。可以想見當時五人非常驚訝,因為失意歸失意,叛變一事是何等重大啊!雖然如此,但也許是真心追隨,也許是騎虎難下,五人最後都表明支持光秀的計畫。

圖片說明:本能寺之變相關地點示意圖。(遠流出版提供)



當時從龜山城往備中最短的道路,應該是向西走三草越,翻過三草山,下到姬路城,再往西行。但是當時明智大軍行進方向是往京都,軍隊中不免起疑。由於背叛主君茲事體大,為了防止中途有變,據說光秀早先曾對軍中發布消息:「信長要檢閱往備中的軍隊。」但是知道這個理由可能只是說服一些軍官,至於一般士兵,可能完全矇在鼓裡。據一名下級士兵事後回憶,其實大部分士兵並不知道攻擊的目標是織田信長。在他追隨長官攻入本能寺時,也還不知道這地方就是本能寺,而且要殺的就是織田信長,他一直以為是德川家康。

六月一日深夜,明智大軍兵分二路(一說三路),一路走唐櫃越,從嵯峨嵐山一帶下山。另一路由光秀領軍走山陰道,越老?,過山城國國境碑,往京都前進。部隊在抵達沓掛後稍事休息。

到達沓掛時,想必光秀心情複雜,因為已經到了最後決定的關頭。如果此時部隊改變方向,右轉走西山街道,一場可能的叛變就此解除。出了沓掛,叛變與否昭然若揭,無法再回頭了。

結果,明智光秀的部隊再度啟程時,完全沒有右轉走西山街道的跡象,直直朝京都的方向前進。光秀並派出先發部隊前往京都,除偵察外,只要有人有往本能寺通風報信的嫌疑,一律斬殺。據說當時東寺附近已有農民早起耕種,見先發部隊前來,嚇得四散奔逃,結果有三十多人不明不白的被殺。

圖片說明:明智光秀進軍路線圖。(遠流出版提供)



六月二日天未明時,大軍走到桂川。光秀發布戰鬥命令,慷慨激昂地訓示部隊:「敵人在本能寺!」正式吹響起兵叛變的號角。

渡過桂川後,明智軍沿著七?大路前進,由丹波口進入京都,並次第在各路口轉向,往北直奔織田信長駐紮的本能寺。黎明時,大軍將本能寺團團圍住,展開攻擊。

當時本能寺的範圍東起西洞院大路,西至油小路,北起六角小路,南至錦小路,長約二百八十米,寬約一百四十米,寺外圍有土堤及護城小河,防禦工事不算完備。

圖片說明:明智光秀進軍路線:京都下京區。(遠流出版提供)



織田信長雖然控制了日本核心區域的大部分地區,但部將大多在遠離京都的地方征戰:羽柴秀吉在備中對付毛利軍,柴田勝家在越前對付上杉景勝,丹羽長秀及織田信孝在大?附近準備征討四國的長宗我部元親,盟友德川家康僅帶近衛十數人在大?附近遊山玩水。信長此時身邊也只有近衛一百多人,京都附近的防衛還是要靠他的部將。偏偏叛變的,就是負責防衛京都的明智光秀。

信長侍衛不多,且防備鬆散,明智軍幾乎沒遭到阻礙就進入本能寺內。織田信長的居所在本能寺東北方的本殿,明智軍進入後立即遭到圍攻。睡夢中的信長突然被外面的聲音吵醒。剛開始以為是部下鬥毆,後來聽到了鐵炮聲才開始警覺是叛變。

信長問身邊的侍衛森蘭丸:「是什麼人?」

森蘭丸回答:「我看到的是明智的人。」

「沒辦法了……」信長無奈地低語,隨即起身應戰。

在此同時,信長的侍衛與衝入本能寺的大隊人馬已經在本殿前展開激戰,但是敵眾我寡,戰鬥不久就犧牲殆盡。信長剛開始以弓箭應戰,放了兩三箭後弓弦斷裂,於是棄弓取長槍應戰,但是肘部被敵人的火槍擊傷。信長知道勢已不可為,不願落入敵手受辱,於是在近侍的護衛之下退入本殿的內室,關起門,在熊熊烈火中切腹自殺。戰國時代最偉大的武士就這樣結束一生,得年四十九。(註:本段取自《信長公記》,是信長的史官太田牛一後來訪談逃出本能寺的女侍所得。)

信長的長子信忠當時住在不遠處的妙覺寺(今押小路室町小路附近),事變發生不久就得到消息。信忠遠遠看到本能寺陷入大火中,加上本身兵力不足,已經無法趕往本能寺救援。有部屬建議退回信長的大本營安土城,但是信忠擔心明智軍會在中途埋伏(實際上沒有),於是就近退入誠仁親王(當時最有可能接任天皇的人選)的二?御所(二?御新造,妙覺寺旁)。誠仁親王御所不久也為明智軍團團圍住,但親王一家還在御所內,明智軍一時不敢進攻。等誠仁親王一家退出後,明智軍立刻展開總攻擊。

誠仁親王御所的戰事非常慘烈。明智軍雖然人數上占優勢,但信忠等人知道結果就是一死,反而異常英勇。明智軍數度衝入御所內,但一再被擊退,犧牲慘重,到最後才把信忠等人逼到本殿之中,卻依然無法突破最後的防線。最後有人爬上隔壁太政大臣近衛前久宅邸的屋頂,由上向下以火槍弓箭攻擊,御所本殿著火,信忠方人員這才一個一個倒下。信忠最後在本殿中與近臣數人切腹自殺,遺體消失於大火之中。

圖片說明:織田信忠在今日的二?御所造(舊二?殿池)遇難。(林明德攝)



四百年後,我開始接觸本能寺舊址的資料。除了是本能寺之變的現場外,我更有興趣的是,當日燒殺慘烈,不知現在狀況如何?結果赫然發現除了滿是民居外,有一片土地竟是小學用地(本能小學),當下五味雜陳:「小朋友似乎不應該在這種環境中求學吧!」

京都人不知道如何看待這種事?不過京都建城一千二百年,要在城中找到那種發生過慘烈大事的地方,似乎不是什麼難事,池田屋是一例,鴨川也是一例。看來京都人自有一番因應之道,否則也不會那麼堅持守住這塊土地,不會以身為京都人為榮。本能小學在一九九二年因為學區整併而廢校,原址改建成老人養護所及高中用地。當年我造訪此地時,還看到小學生在操場上玩耍。(待續)

圖片說明:舊本能寺內的空地。讓人產生無限想像。(林明德攝)



作者 / 林明德
水瓶座,五年級生,交通大學資訊學士、政治大學資管碩士。小時好地理,常憑直覺搭車趴趴走;稍長好歷史,受黃仁宇《萬曆十五年》影響,喜歡探究人事時地物的彼此關聯以及在歷史上的定位。畢業後在資訊業浮沈多年,對史地的興趣始終未減。

數年前初遊京都,是一大轉捩點。千年古都處處堆疊著層層故事,各有當下發生的原因、對後世的影響,更珍貴的是直到今日都還能追溯到發生地點。擁有如此風貌的京都,簡直就是作者興趣的集大成,因此二零零六年起多次前往,結合書籍博覽與實地踏查,挑選重要歷史事件寫成本書。無論是全球名聞遐邇的熱門景點,或是遊客較少涉足的日常街區,以「歷史現場」的眼光重新審視今昔交織的京都,必能增添另一層旅行樂趣。

摘自《京都歷史事件簿》(遠流出版)
http://bit.ly/14DnKxR

fake advertisment

PR

fake advertisment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