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ke advertisment

PR

  1. 首頁>
  2. 旅行

[人文旅行][HOW]烏茲別克-你這個會俄文的美國人是CIA派來的吧!

By 欣旅遊BonVoyage2013/03/29
article cover

圖片說明:左邊是男老師J,右邊就是那位奇妙的仁兄「喀布爾 900km / 基輔 3500km / 中國 1700km / 哈薩克 680km」我搭乘Share Taxi在布哈拉城外下車時,看到公路的指標上用英文寫著這樣的里程指示。一般來說是俄文的,我不禁疑惑。站在這個圓環,這樣的里程對來自島國的我來說很難想像。原來往南搭車10個多小時就到阿富汗了,搭個兩天的車會抵達烏克蘭(中間會經過裏海吧!),往北更快一下子就到哈薩克,再過去就會到西伯利亞了呢。往東走的話,經過費爾干納谷地(現在已經沒有汗血馬了),穿過李白的家鄉吉爾吉斯就會來到新疆,過哈密走酒泉張掖就會回到長安城了。圖片說明:烏茲別克地圖這裡

圖片說明:左邊是男老師J,右邊就是那位奇妙的仁兄



「喀布爾 900km / 基輔 3500km / 中國 1700km / 哈薩克 680km」

我搭乘Share Taxi在布哈拉城外下車時,看到公路的指標上用英文寫著這樣的里程指示。一般來說是俄文的,我不禁疑惑。站在這個圓環,這樣的里程對來自島國的我來說很難想像。原來往南搭車10個多小時就到阿富汗了,搭個兩天的車會抵達烏克蘭(中間會經過裏海吧!),往北更快一下子就到哈薩克,再過去就會到西伯利亞了呢。往東走的話,經過費爾干納谷地(現在已經沒有汗血馬了),穿過李白的家鄉吉爾吉斯就會來到新疆,過哈密走酒泉張掖就會回到長安城了。

圖片說明:烏茲別克地圖


這裡是烏茲別克,中亞的心臟。我在布哈拉城,傳說中阿里巴巴與四十大盜這故事的誕生地。或許你不知道烏茲別克到底在哪裡(天啊這是什麼奇怪的地方),但如果回頭翻歷史課本,那個漢朝名將李廣利去搶汗血寶馬的大宛國邊境,就在現今烏茲別克東部與中國接壤的的費爾干納谷地;那個殺成吉思汗來使,讓大汗大怒去屠城的花剌子模首都,就是現今薩馬爾罕。再回到花剌子模國,原來就是金庸小說裡面的「回回」啊。


現在的烏茲別克雖然脫離了蘇聯,但依舊是個集權國家。前蘇聯留下的大廣場與現代建築到處存在,而伊斯蘭教在馬列主義的陰影下顯得隱晦。清真寺是個招攬觀光客的大模型,仰賴UNESCO的資金,貼啊貼著磁磚,補啊補著牆。在地鐵裡隨時會被貪汙的警察檢查護照(順便搶走跟你要錢。但,前蘇聯國家都有地鐵的),整個國家沒有自動提款機,銀行是那樣深鎖,通信如此不發達(有人在檢查吧!),可是遍地都是韓國的產品。


這是目前旅行過的國家中最奇妙的國度。也是在這國家,我遇見了最奇妙的一個仁兄。



這天是在烏茲別克首都塔什干的背包客旅館,我早起啃著真的很硬的麵包,配著熱茶和好吃的果醬。在今天我預計和旅伴去買火車票往西邊沙漠中的古城Khiva。正翻閱著旅遊書,苦惱著稍後該怎麼在火車站對著不會英文只會俄文的售票員買票時,我聽見有人用中文喊我。


歐天啊,是個台灣人,是個在中部教書的男老師J。當我們用母語彼此說話時,有個大鬍子美國人說著中文加入我們。他問我們等一下的行程,問我們可不可以一起走。我和旅伴與男老師J,甚至不覺得奇怪為什麼他會說中文,就不加思索直接說好啊,我們等等要先去買車票,然後就一起走吧。


買車票是另一個故事,後來這個故事引發了這趟旅行最大的危機。不過在當時我們都還沒想過後面會發生什麼事情。於是我們開心的一起逛Chorzu Bazaar這古老的圓頂市集,以及周邊附近的老城區。

圖片說明:市場裡的阿姨 @烏茲別克 塔什干


圖片說明:賣蔬菜的老奶奶 @烏茲別克 塔什干


圖片說明:Chorzu Bazaar一側 @烏茲別克 塔什干


我聽他的口音很奇怪,是個字正腔圓的中文發音,但又不像是中國訓練出來的京片子,而且有很多用語非常台灣化,而非中國調。於是我就問他在哪裡學中文,他淡淡的說:「我在台灣學過兩年,然後去北京再學了一年。」


「你在台灣住過?」


「對啊我好喜歡台灣」,他說。「我住在景美附近,然後去師大上課。」


「你連景美都知道!你會不會也太道地了點?」


「其實我還住過高雄」,他又說。「我喜歡上了一個高雄女孩子,然後就去高雄住了一陣子。只是後來他還是和別人在一起了。真了憐」


(我發誓他真的是這樣說,我有寫在我當天的日記上!)


「你會台語也不讓人那麼驚訝了」,我說。「但你的口音真的混的很怪啊。」


「我的中文老師常說我說中文很娘。但是,我哪裡有」(不,真的很娘)


在我們進行這一長串的對話時,他突然拐了個彎說,「這裡有好吃的Plov」。那是一間市場裡還要往深處走的攤位。我們跟著他走進去時,發現他用流利的俄文和老闆點餐。(Plov是炒米,類似油飯。在張國立的小說裡曾經出現過這種菜餚。是中亞常見的節慶食物)

圖片說明:這就是好吃的Plov @烏茲別克 塔什干


「你為什麼會俄文?」


「我在美國有學俄文。」


「你當初是學什麼的為什麼要學俄文?」


「我學的是歷史相關的學科。當初學中文也是為了讀懂中國的歷史。」


「你是出生在美國嗎?」


「我是亞美尼亞裔美國人。」


好了,事情到這邊已經完全超越我的想像了。一個前蘇聯共和國後裔到美國,學習歷史,住過台灣,會中文和俄文。然後這個市場他如此熟門熟路。這個人到底還有什麼本事?


「你為什麼會知道這間店啊?」


「我已經在這幾個國家(烏茲別克、塔吉克、土庫曼、伊朗、哈薩克等中亞國家)旅行三個多月了」,他說。「我今天是第二次來這個市場」(我想他要說的是今天這次是他第二次踏入這個市場吧)


這間店的Plov後來是我整趟旅程裡吃過最好吃的東西。油香帶味配上烤羊肉與熱茶。吃完以後他又用中文帶我們到附近的清真寺,替我們導覽。我真的不確定早上他到底是為什麼會想加入我們。


一天將盡,我和旅伴與男老師J要去火車站趕夜車。我問他他接下來要去哪裡?他說,他在舊城區有發現幾間餐廳,他想去逛逛。順便拜訪一下當地的居民。

圖片說明:舊城區窄巷 @烏茲別克 塔什干


圖片說明:旅伴三人 @烏茲別克 塔什干


圖片說明:舊城區一景 @烏茲別克 塔什干



舊城區,感覺起來就像是要聯繫什麼一樣。這一區房子低矮,像極了電影中隱藏不為人知秘密的地方。

我說,你這樣的美國人在中亞,拿的到簽證嗎?

他說,刁難一定有,但總是可以入境的。


事實上我真正想問的,是你這樣的人,真的不是CIA的間諜嗎?你從頭到尾,從身世學歷背景看來,都徹頭徹尾像是個特工啊。你看看你現在要去拜訪當地的居民,我想是線人吧。

我現在翻閱當初的日記,發現自己甚至沒留下他的名字。我真傻,如果他真的是個特工,怎麼會給我他的名字呢?


【後記】:台灣要去烏茲別克,最快的方式是從南韓轉大韓航空或烏茲別克航空。烏茲別克是絲路的一部分,在薩馬爾罕的雷吉斯坦廣場,有三座列為世界文化遺產的清真寺,非常美麗。而布哈拉這座城市中間的噴水池,更是從建城以來就留下至今。古代為給商旅休憩的中繼站,有很多美麗的刺繡織品。事實上膽子大一點,非常建議往這兒走走。中亞沒有想像的那麼危險的。

==========

圖文/HOW 
依然是部落客,雖然很久沒寫。任職 欣傳媒 社群發展部。只要有錢就會想旅行,所以往往貧窮中。 
部落格:HOW's Sketchbook

 

fake advertisment

PR

fake advertisment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