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
全站熱搜標籤
# 欣傳媒
欣傳媒服務
欣傳媒
欣講堂
欣會員
BLOG
欣嚴選
客服問與答
沒有未讀通知
看所有通知
旅遊金0
我的訂閱
建立部落格
登出

欣音樂專訪:我的歌曲是一直都在的陪伴 - 陳惠婷

發布時間 : 2014.07.31
3,563
0

21克,是靈魂的重量,也是陳惠婷首度交出的個人之作,她說這是她第一次完整呈現自己的靈魂,不只有Tizzy Bac的陳惠婷,她還有很多其他的樣子,等著你來聽。

圖片說明:陳惠婷《21克》(攝影:陳庭毅)


Tizzy Bac 在去年發專輯《易碎物》後便休團一年,團員們也各有新的計畫,是從什麼時候開始有「單飛」的想法?

大概是在忙完《易碎物》的大型演唱會之後。其實不是因為大家剛好都有新的計劃,而是剛好在那個時間點,我也在想接下來該怎麼走?玩樂團一直很規律,練團、寫歌、發片,這個例行式的時程表跑了15年,大概是年資到了,自己也會開始想,「要這樣做到70、80歲嗎?」還是有沒有其他方法可以改變自己的音樂生涯?

其實Tizzy Bac發完第一張專輯後,就有其他家廠牌公司來問我有沒有考慮出個人專輯,這些年來時不時都會有這樣的聲音出現,但我總覺得在這個團還有很多事情還沒做完,一直沒有付諸實行。現在累積夠久,也開始考慮進行下一步,所以跳出來做個人專輯,去感受新的東西,回去團裡也會有新的東西,對團也是好的。

決定要製作個人專輯前,是否有詢問團員的意見?

我平常跟團員相處是很果決的,透過Email就可以溝通完畢。當時是用Email討論雞雞叫演唱會時,跟他們一起說了這個想法,他們也覺得從成團到現在,不斷往前去追求與達成某個目標,沒有一個機會停下來休息,或許現在就是個好時機。我們目前暫定休團一年,未來會用什麼樣的方式再度運作都還需要再深思,應該要換個方式對樂團比較健康,如果太規律的持續運作下去,變得像公務員一樣,會少了許多刺激與想法。

圖片說明:「我想跳出來做,去感受新的東西。」(攝影:陳庭毅)


專輯名稱《21克》,也是「靈魂的重量」,是什麼原因讓你想用「靈魂」這個意象來代表個人第一張專輯?

我習慣的創作方式是先寫曲再填詞,整張專輯的名字與概念都是在歌收完之後去想要用什麼貫穿它,我希望創作是可以有更大的自由度,所以最後才去看那段時期創作的東西在講什麼。

這次的個人專輯,其實我一開始也還不確定要用什麼概念,反而像是美術設計,他從旁觀者的角度分析這12首歌,描繪不同主題、曲風也不盡相似,就像是人生各個面向的追求。他給我這個想法,我也覺得揮別過去的團員成分,這是我第一次完整呈現自己的靈魂,每首歌像是分靈體,組合起來就是我,完完全全是我自己。

這張的創作是從什麼時候開始,共花了多久時間?

我想跟樂壇時期切割,所以屬於我自己個人的創作,就是從我認定要發個人專輯開始的時間點之後所寫的東西。這12首歌大概花了半年時間創作,但其實共寫了22首,最後再去挑選出12首來。以前做Tizzy Bac的音樂,常常會想把一張CD塞滿,這次原本想要不收那麼多,就10首歌,結果又還是忍不住多收了兩首(笑)。

首波主打加了大量的電子元素進去,也有像<極光>這種簡單的樂器編制,談談《21克》音樂上的風格差異?

我一直都喜歡聽各式樣的音樂,也想做自己喜歡的音樂,不是那麼適合Tizzy Bac風格的音樂,我就把它放到個人專輯。所以這張專輯會多了一些電子的成分,甚至會有許多獨奏樂器的部分,因為過去在樂團中大家聽到的人聲與樂器是比較平均的表現,樂器也有它說話的空間,個人專輯我則想突顯人聲,讓它有多一點空間。

演唱上也有所調整,我的音域不會那麼高,唱法也不是那麼衝。過去在樂團裡,是去跟隨樂團所帶出來的巨大能量,唱法會比較直接用力,在個人專輯中,這部分就能稍微放鬆。

這次創作也是用鍵盤寫曲?

我在這部分也想嘗試不一樣的做法。以前比較習慣用鋼琴寫歌,但不同的樂器創作會有不同的語法,我這次也是刻意想說部分歌曲用吉他試試看,在demo時期彈一些簡單的和絃創作旋律,再交給編曲老師去編我想像的圖像。某部分也是因為我覺得民謠類的歌曲,刷吉他出來的樣子會比較適合,所以在寫民謠類的歌曲,都會用吉他來創作。

圖片說明:從樂團到個人的創作,想法思維也會不同。(攝影:陳庭毅)


談談「寫作」這件事,「文字」在你的音樂中重要性?

我的文字都是放到最後寫的,連編曲都完成了,才會填詞進去。我覺得文字是音樂中最重要的骨架,旋律或編曲都像它的肌肉,這首歌會長得高矮胖瘦,會長成什麼樣子,就要看我們給它的文字骨架是大的還是小的。像<因為我們能感到疼痛>,我給它一個這麼大的架構,它就會長成一個高大的人,如果給它<飯後甜心>,它就會變成一個溫柔的小孩的感覺。

我對文字一直有種特別的情感,如果有一天我能在音樂世界裡當某一種文豪,我就覺得這輩子值得了。松本清張曾說過「與其追求文章的華麗,毋寧寫出真實的文字。」這也是我一直在追求的事,我不喜歡寫看不懂的東西,不喜歡堆砌華麗文字,所以我的文字比較淺白,好像會比較有畫面感。

個人專輯和樂團間想要呈現的差異性?

過去Tizzy Bac畢竟是集體創作的成分為重,早期比較多情情愛愛與生活觀感的東西,到後來我們想要呈現成長後、大人的模樣,討論的主題也越來越大,例如宇宙、時間等。但除了音樂外自己也還是一個人,有時候女性的一些呢喃就無法放到這個強大的形象裡,尤其在樂團裡比較沒有性別感,有時候「中性」是最好的,所以這次我試圖想要把「女性」的東西做出來,包括那些私人的、情緒的,甚至是自溺的東西,透過音樂做陰性的書寫。在歌詞文字運用與美術設計上,也希望把一些以前強烈的線條感拉掉,走得比較柔軟點。

和過去的創作相比,這張專輯多了許多情歌?

對,應該是不同面向的情歌。我覺得情感這東西對女性來說是很重要的,而感性的東西較好創作,容易觸動別人也觸動自己。剛開始寫歌詞的時候,其實會有點不敢把自己寫得那麼赤裸裸,但現在我也能直接地侃侃而談。像我覺得我很久沒寫情歌,所以在寫<時間的孤島>這首情歌,我就把它寫得情緒重一點,甚至是「煽情」,我想直接地告訴大家我的感受。

過去的作品比較多傳達正面、積極面向的概念,這張似乎沒有那麼多?

這張就比較少一點,我會拋開一些正面或是想要強大形象的包袱,反而有很些歌如果是憂傷,我就讓它憂傷到底。<時間的孤島>這首,它是在講述一對分開的戀人,再怎麼努力也無法碰觸在一起,我也打算就讓它這樣了,沒有打算要告訴大家什麼解救的方式。

<極光>也是在說某種遺憾,我沒有辦法告訴大家怎麼不遺憾,只能說也許我們可以把這樣的思念寄託在極光上,當我們抬頭看到同一片美好而永恆的極光時,也許這遺憾能得到彌補。甚至有更陰暗的歌,像<黯>就是在說小心喔,如果一直執著在愛情裡,可能就會一直活在黑暗的輪迴裡,就像是一個「怪談」。

我覺得柔軟也是另一種美,不論是陰暗、脆弱或破碎都有它美麗的地方,或許我無法給大家那麼多的解答或力量,但我給的是一直都在的陪伴,不論你的故事怎樣也都是包覆在我的故事裡的,我跟你分享我的靈魂,你的靈魂也在我的靈魂裡,這是一直都在的陪伴。

圖片說明:「即使無法給予解答或力量,我希望我的歌曲是一直都在的陪伴。」(攝影:陳庭毅)


創作音樂對你來說是個人的情緒抒發,還是一種生活紀錄?

我覺得寫歌對我來說,它既是一種情緒抒發,但某方面也是某種宣告或是救贖。有一種神秘主義的說法,在說這些歌曲其實本來就存在的,是歌曲本身找到我把它寫出來,不過蠻有意思的是過去Tizzy Bac第一張專輯中,也許某些歌曲當下我只是一口氣寫下來,沒有仔細去反芻它的意思,後來才會知道當初在寫什麼,甚至有些會像預言似的在生活中體現。某些歌過了一段時間後,再回去看會發現它也在告訴你一些事情。

年輕時的創作有時是刻意為了憂傷而憂傷的,但後來自己隨著時間成長,看事情的角度不一樣,也不會那麼刻意想要憂傷,反而也從創作中確立一些信念或救贖的方式。像是<這是因為我們能感到疼痛>這首就非常的正面積極,透過彼此這樣不斷的跟自己宣告、反覆,讓自己也變成一個堅強的人。

這張專輯12首歌代表你到目前為止人生的各樣面向與一路上的追求,談談這個追求是什麼?

這張專輯算是我人生累積到目前為止的精華與感受。若以這個12首歌來看,有高興、哀傷、非常低落的,曲風不一,也許都代表我們各方面的追求,即使是很哀傷的歌也是傳一種往前或往上的追求,渴望得到救贖。

活到現在,音樂創作佔了我人生一半以上的時間,不但是我的工作,也許是我靈魂部分一種救贖的體現。這件事對我來說是很重要的,除此之外我也沒有其他事情像音樂創作可以這麼有把握,如果要把這塊拿走,那我的生命可能剩下不多東西。如果要噁心一點說它是我可以做一輩子的事情,我覺得也是沒錯的。

從Tizzy Bac到陳惠婷,這一路過程中最大的調適?

我覺得是在表演當下,畢竟跟樂團已經一起表演15年了,默契好到閉著眼睛都能表演,只要有他們兩個在我就會很安心,但現在我就要學習與習慣一個人的舞台,要怎麼掌握這麼舞台。這是一個很棒的學習,離開了自己熟悉的舒適圈,重新去學一個新的東西。

很多人會以為我已經表演多年應該很習慣的,其實還是從零開始的,第一次表演觀眾也會發現到我的緊張,直到後來幾場才漸漸的放鬆。我覺得這個對我來說都像是重新洗牌的感覺,就像是一件事情做久了,跳出來去做一件自己不熟悉的事情,重新開始,對我來說可能也是好的。

圖片說明:「當一件事做久了,跳出來去做一件自己不熟悉的事情,就像是重新洗牌、重新開始。」(攝影:陳庭毅)


從發想到製作個人專輯,目前對你來說是好玩的嗎,會繼續推出個人專輯?

想做的事情其實很多,做完這張專輯後,我也覺得可以再挑戰不同風格,加一點民族風,或是帶一點世界音樂的風格進入流行樂。有時候會聽到來自國外一些令人驚喜的音樂,他們都是玩很廣很新的,知道原來別人是這樣玩的,自己也會想是不是可以試試看。吸取別人的養分同時,也會期望自己做出一樣好的東西。

最後,帶著自己第一張個人專輯,想對過去長久以來支持的歌迷說?

我想讓大家看一看,陳惠婷不是只有在Tizzy Bac的陳惠婷而已,她也有很多其他的樣子,希望大家可以看看她不同的樣子,而這個輪廓會是什麼模樣就靠大家聽完來告訴我吧!

採訪/-C≡C-
攝影/陳庭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