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
全站熱搜標籤
# 欣傳媒
欣傳媒服務
欣傳媒
欣講堂
欣會員
BLOG
欣嚴選
客服問與答
您的通知
看所有通知
旅遊金0
我的訂閱
建立部落格
登出

後EDM時代來臨了嗎?

發布時間 : 2017.05.18
5547
0

去年「百大DJ」之首的Martin Garrix,也開始在表演中拿起吉他。(圖片來源:Martin Garrix官方instagram)

圖片說明:去年「百大DJ」之首的Martin Garrix,也開始在表演中拿起吉他。(圖片來源:Martin Garrix官方instagram)

2012 年,對於流行音樂界來說,這是個關鍵年。電音舞曲在老家美國沈潛數 10 年後,以「EDM」之名再度大行其道。無論是搖滾、嘻哈,甚至鄉村歌手,推新歌時不沾一下就似乎不夠潮。過氣名人也紛紛將成為「EDM DJ」視為鹹魚翻身的必殺招。

在接下來的幾年裡,如 Tomorrowland 等大型派對參加人數履創新高,並往全世界開支散葉。由於競爭者眾,派對成本與 DJ 演出費用節節攀升,EDM 商業發展過於躁進的批評也隨之而來。但,直到 2016 年初,EDM 代表性公司 SFX Entertainment 像吹爆氣球般申請破產後,EDM 泡沫化一說才被廣為認可。

事實上自 2014 年起,嗅覺較為敏銳的 DJ,如 Hardwell、Steve Aoki 或是 Afrojack 等,都已陸續表示自己「不是 EDM 藝人」。帝國 SFX 既已崩坍,宣告 2016 年是「後 EDM 時代」應已無懸念。真正令人在意的,應該是到底什麼才算「後EDM」?

什麼是 EDM?

在談論後 EDM 之前,我們需要先將什麼是 EDM 定義清楚。從字面來看,EDM 是「Electronic Dance Music」的縮寫,因此許多媒體與音樂祭業者用它泛指所有電音舞曲。但由於這種用法忽略場景中,商業與地下的對峙,因此不但備受爭議,也容易讓年輕樂迷感到混淆。把它侷限為現今大型派對中流行的「Eletro House +  Dubstep + Trap」的混合體,對多數人來說都比較容易理解接受。除此以外,也有人用它來泛指 2012 年以後,在美國乃至全世界快速膨脹的奇觀式大型電子音樂派對文化與商業模式。

以下 EDM 一詞會同時用來指涉音樂、文化與商業等層面。

誰談論過後 EDM

後 EDM 最早則可見於 2013 年,音樂網站 Paper 出現的文章,但更明確的討論則出現在 2014 年,Porter Robinson 的相關報導。這位 DJ 早年以〈Language〉與〈Easy〉等 Electro House 金曲走紅大舞台,故他推出完全脫離舞池氛圍的〈Sad Machine〉之後,Billborad 與 Spin 等媒體紛紛指出該曲開啟了「Post EDM」樂類的可能。

到了 2014 年底,後 EDM 的外貌進一步被 A-Trak 半認真半吐槽的描繪了出來。他批評 Big Room House 過度流行,嚴重限制大舞台 DJ 的選歌方向。這些討論反應出當時音樂季的尷尬狀況——大舞台有萬萬不能冷掉的壓力,使 DJ 必須重複播放相同歌曲以迎合大眾喜好(譬如〈Animal〉)。這些歌曲常被人批評重複、單調且粗糙,所以此時談論的後 EDM,可說是對它們的反動。

時序進入 2015 年,Future House 與 Tropical House 崛起,Trap 大受歡迎。這些樂類的加入,似乎為場景帶來改變契機,使 EDM 不再被侷限於 Big Room House,後 EDM 的討論也就相對沉寂下去。

直到最近,這個詞才重回人們視線。後EDM的音樂特色

2016 年底,Spotify 上「Post EDM」相關歌單突然快速的增加起來。這顯示人們又開始用後 EDM 來標榜些什麼了。如果音樂多樣性的問題在 EDM 場景已獲得解決,那談後 EDM 還有意義嗎?

「後 EDM 並不是樂類,它是個時間區段。」作品被標示為後 EDM 的 Grabbitz 在接受 Thump 訪問時,指出後 EDM 是當代樂手對 EDM 影響做出的回應,而並非樂手創造了新的節奏或聲響。這種狀況有如當年搖滾與嘻哈對 EDM 風行也做出回應,只是方向相反了。

若觀察一些被標示為後 EDM 的歌曲,會發現這些歌曲確實充滿電子聲響,但結構與主弦律則更像搖滾或另類歌曲。在器樂演奏、人聲演唱與 EDM 創作技巧多方融合下,這些歌曲提供了 EDM 無法企及的情感深度。

以 EDEN 的音樂為例,他在〈Drug〉中使用 Future Bass 式的低音,〈Circles〉出現類似 Drop 的橋段,這些元素顯示了 EDM 的深度影響。但內省的吉他演奏與詞曲演唱則傳達出疏離與哀傷,儼然有別於 EDM 令人想翩然起舞的愉悅感。它們聽來更像 DJ 玩出來的另類搖滾。後 EDM 與商業 DJ 的連結

所以後 EDM 是另一群人拿 EDM 技巧玩出來的音樂,和商業場景無關囉?要釐清這一點,就必須回到開頭的歷史講述。

在 EDM 泡沫破裂後,儘管許多人認為它可以在中國或印度迅速找到第二春,但音樂祭不斷墊高的成本實在很難不令人側目。更重要的是,這些費用有一大部分都是支付給非常少數的紅牌 DJ,而他們還常被傳出作假放預錄帶。

如果我們將 SFX 破產作為指標,很顯然的在這個時間點以後,只是上台揮揮手帶動唱已經無法滿足聽眾。為讓聽眾對音樂祭常保熱情,DJ 們必須設法與聽眾產生更強烈的情感連結。

因此,光按 Play 鍵是不夠的。

商業大 DJ 們想到的解決方案非常傳統:LIVE。譬如以 2016 年強勢回歸的 The Chainsmoker 來說,他們近來便常在音樂祭中拿起麥克風演唱〈Closer〉這首歌。新科百大 DJ 第一名 Martin Garrix 則是抄起了吉他,和 Bebe Rexha 如同搖滾樂團般現場表演起〈In The Name Of Love〉。Porter Robinson 與 Madeon 的合作巡迴也為兩人創下事業高峰。

一個巧妙的選擇,將商業場景與後 EDM 連結了起來。為了回應聽眾期待,也為了保持身價,商業大 DJ 的創作勢必加入更多演奏與演唱元素。也許後 EDM 最終將為人淡忘,但聽眾對於情感連結的渴望勢將推動電子音樂繼續演化。(本文摘自欣音樂自製出版的專刊《欣音樂 Xin Music》ISSUE 1。線上購買,限時免運 ☞ https://goo.gl/iajfV6
------------------------------------------------------------------------------------------------------------------------------《欣音樂 Xin Music》ISSUE 1

圖片說明:《欣音樂 Xin Music》ISSUE 1

欣音樂網站成立 5 年、報導國內外音樂大小事之後,首度嘗試從線上走向實體的刊物《欣音樂》,限量發行 1,000 本,收錄去年重大音樂議題與作品的回顧,邀請設計師編排製作,希望網站上的好文章能被紙本保存下來,不該只是短短數天的按讚分享,即被淹沒在臉書之中。此外,重新邀請優秀音樂寫手合作新內容,提供不同面向的觀點。

封面人物:陳星翰

這位製作人叫做陳星翰(Starr Chen),你不一定知道這個名字,但至少聽過他所製作過的〈姐姐〉、〈我呸〉等,近年紅遍華語地區的電音舞曲,又台又電的編曲風格,重新改寫了樂迷對於主流音樂的想像。

Issue / 專題報導

歌迷:世上最難服侍的人*
數位時代下,唱片行的死與生
從巨星的殞落 看同志身分認同與精神困境
邱比現身《中國好歌曲》給我的啟示
亞洲嘻哈勢力上昇:88rising*
我在中國音樂產業的觀察*
噪動的半島 韓國獨立音樂地景*
逐漸凋零中的倫敦夜生活?*
音樂節裡的年輕人都去哪了?*
後 EDM 時代來臨了嗎?*

Interview / 人物專訪

專訪桑布伊:文化沒有優劣,物種沒有階級
專訪陳星翰:從嘻哈小子到天后製作人*
專訪 Clockenflap 創辦人 Jusitn:在地的音樂場景 不能只期待一個音樂祭去推動
專訪中坡不孝生:文化流氓十年劍 龐克樂評墓誌銘

Feature / 特別企劃

在死亡的印記外,一窺時代變遷的浪潮:2016 年西洋音樂精選專輯*
音樂還是新人鮮:2016 年台灣音樂精選專輯*

Live / 現場回顧

親臨歷史的案發現場 生祥樂隊《圍庄》專輯首場演出
David Bowie 遺物展「寶兒/收藏家」*

Review / 專輯評析

回歸母體的 Funk:Childish Gambino《"Awaken, My Love!"》*
流行天后的玩美自傳:Lady Gaga《Joanne》*
黑人女性自我培力的旅程:Solange《A Seat at the Table》
不讓耳朵有機會分心的一張專輯:Kaytranada《99.9%》*
不能複製的經驗:Radiohead《A Moon Shaped Pool》*

New Artist / 新聲推薦

古靈精怪的街頭靈魂女聲 9m88*

*為尚未在欣音樂曝光過的全新內容